精书网 > 养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哪个做娘亲的听到自己心肝孩儿关心自个儿的话会不感动于心的,就连沈婉当然也不例外。

  “还是言儿贴心……都怪你那温吞的爹,老是惹娘气着。”沈婉边说边扬手一举,意指下人将女娃儿带走。

  大汉领命,便恭敬的退下。

  奇怪的是,孩子并无太大反抗,反而有种解脱的快意。

  一出双开大扇门,娃儿这时才猛烈的想窜下大汉厚实的臂膀,“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大汉似乎也知道娃儿的意图,松了手,让她俐落的站直身子。

  果不其然,花梨一得自由,一溜烟的就跑掉了,可跑的不是门里头,而是照着她来时的路又跑了回去。

  “冯叔,那孩子呢?”

  “大少爷,您怎么出来了?万一着了凉……”大少爷的身子得要小心护着,可不是冬时梅树,越冷越开花的啊!

  从门里跟着走出一位少年,未立帽的雪狐白毛软裘斗篷披在身上,但形体还是比大汉小上许多,年方十四,照理来说,还是毛头小子一个,可是那与生俱来的沉稳,就是会让人不自觉的听从他的命令。

  该怎么用最简单直接的词汇形容男孩?那应该就是──

  绝然出尘,沉碇如夜。

  这时的瑞木修言脸上仍有病容,却已然不见喉咙发痒的咳嗽声。

  “不打紧,方才只是让娘亲别再口出恶言的推说之词。”

  大汉低下头,对于小主子,他比对夫人还要心悦诚服万分,“大少爷,那孩子应该去找她娘了。”

  “嗯。”瑞木修言定神一看,果然在那长廊深处找到那道短短的影子,跟着娃儿的步伐转个弯,消失在尽头。

  他轻叹一气,望着月色晕出微微红光。

  今夜的月,且美,且妖媚……且不祥……

  “孩子,你爹呢?他会来吗?”她仍保有一丝冀望,那个曾经许诺会照顾她后半生的男人,是否会前来探视她。

  木板矮榻上躺着一个瘦弱女人,脸露病容,憔悴不堪,面颊凹陷无肉,眼神像是历经沧桑般,但细看可知,女人曾经的美貌仍是留有痕迹,那弯如新月的柳眉,是那男人一眼倾心的芳美,温顺婉约的性子是他梦寐所求的理想妻子人选。

  可当她点头跟了男人后,事情却不如她所想的那般美好……

  简陋的环境,没有半丝烛火之光,湿冷得呼出的气息几乎可以凝结成雾,一旁的孩子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娘亲保暖身子,只能不停用干草堆在娘亲身侧,一边隔着粗衫摩擦母亲的手臂,希望温热她的身体,也傻气的以为这样娘亲就不会昏厥睡去,然后从此一觉不醒。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