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养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今夜,是老爷的元配夫人沈婉的生辰之喜,宅院里大肆庆祝着,不仅开席宴客,众人欢歌,还请来花旦、小生唱戏吟曲,还有无数能歌善舞的妙龄舞娘长袖翩翩,跳起曼妙舞姿,衬着宴会更是光彩夺目,笙歌鼎沸。

  不过,一整室的主厅欢腾氛围,全因为小小的外来客而打断,乐声也立马终止。

  “爹、爹,求求您,求求您,看看我娘吧!娘真的要死了,真的,看看娘吧……”

  孩子不过五、六来岁,小小的脸蛋灰灰扑扑的,身子也是细如竹竿,根本瞧不清楚孩子的模样是男是女。

  卷着舌音是稚嫩的拜托,动作是卑微的哀求,只有那眼睛,清亮似镜,无瑕无垢,若是仔细观察,不难看出,娃儿眼底没有半点真挚诚意,一切动作只是惯性使然。

  “你这孩子,不是让你没事别来这里吗!”瑞木应同怪声叫道,一双眼不时的飘向一旁的夫人,观察她的神色,唯恐她有任何不满。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舞伶、杂技者、仆佣们,也随之安静的等着夫人的号令行事,因为众人皆知,在这个瑞木家的宅院里,大老爷并无实权,名号只是挂着好听而已。

  真正当家主事者才是沈婉,而她跋扈强权、盛气凌人的作风,就连同在商场上较劲过的男人也对她甘拜下风,她是在整个徽州叱吒风云的铁娘子,连带全城的人民无人不畏惧她十分。

  然瑞木应同也就只有“惧内”、“季常之癖”等名声最常让好事者给说嘴。

  花梨惊觉到瑞木应同的目光根本没放在她身上,她识时务的立刻转向目标,不过她没有再抱着人家的小腿哀求,而是伏下小身子,连连将头磕在石板上,“大娘,求您让老爷看看我娘吧!只要一次就好……”

  沈婉像是有脏东西靠近一样,在孩子话还没说完时,便抬起三寸金莲绊了她一记。

  花梨小小的身躯在地上翻了一圈,滚落一个台阶。

  周围的人们抽起细微呼气,交头接耳的私下议论着这孩子的身分与来历,狠心的是,居然无人上前扶起那孩子。

  “臭丫头!谁是你大娘!来路不明的野种也想乱认亲?”沈婉怒不可遏的斥责小小孩子。

  如今,她一场好好的生辰宴会就这么被这丫头给破坏了!

  “你娘那破败身子,要死也死远一点!别触咱瑞木家的霉头!”沈婉刻薄的话饶不了一个孩子,凌厉的眼神更是狠狠瞪向一旁局促不安的夫婿。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