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梦魅(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屠欢出事了,如茵姊知道屠欢对阿浪来说,就像亲妹妹一样,她知道阿浪必须去欧洲,而我刚好在好莱坞,我认识的人也刚好能弄到邀请函。”

  “玛丽・泰勒是客户,你应该知道,把客户差点害死对武哥来说是大忌。”

  他的确知道,他也的确不该将玛丽牵扯进来,所以他不再辩解,只道歉。

  “我很抱歉。”

  “你最好是。”屠震冷冷的说。

  肯恩深吸了口气,再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听到这个问题,屠震不再指责他,只直接告诉他进展。

  “我们找到了珍妮、玛丽、楚欣欣和林娜娜,武哥已经先安置了她们。城堡被烧毁了,但谈如茵设法从残骸中找出了黛安娜的日记,严风已经到了好莱坞去确认其中说的事。你的档案解释了一部分,玛丽・泰勒补充了细节,她说楚欣欣的朋友湛小姐应该和你在一起,我猜她就是那个被带走的。”

  他心头紧抽,脸色苍白的点头:“对,她就是那个被带走的。”

  “阿浪的老婆看到的只有一部分,你从头再说一遍,我需要更多细节。”

  第1章(2)

  肯恩深吸口气,背靠著身后的枕头,闭上眼,简单陈述那天发生的事。

  半躺在床上的那个家伙语音平稳,平铺直述的交代那天的事,如果只听他说话,会以为他只是受了点轻伤,但屠震知道他不是,所以他抬眼朝他看去。

  床上那家伙的下颚紧绷、双拳紧握在身侧,额际冒著青筋。

  若不是太痛,这家伙绝不会让疼痛显露出来,他害怕被强制施打止痛剂或麻醉药,害怕再次被困住,害怕再也不能自由行动。

  屠震知道他为什么会怕,是他也会怕,那是他为什么不强迫他使用止痛药的原因,他了解,比任何人都更了解他的恐惧。

  有时候,会痛也是件好事。

  还会痛,表示还活著;能够动,证明他是自由的。

  他看著肯恩忍著痛,陈述那天发生的事,然后肯恩张开了眼,脸色苍白的看著他做了总结。

  “我认为带走她的那两个男人,都是幕后的玩家,那个猎人游戏的玩家。”

  屠震同意这点,而这对那被带走的女人来说,真的很不幸。

  “亚伦・艾斯真正的仆人在两个星期前全部被解雇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镇上的人以为是因为他得了癌症快死了才会这么做。至于警方,他们说他们从来不曾接过亚伦堡的报案电话,更没派人去问案过,甚至不知道发生了谋杀案,显然你看见的那些警方,也是假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