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妾身好忙(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又哭又笑的翠花朝地上连吐三口,凌乱的发丝贴着眼下发黑的小脸。

  “你好吵……”

  还让不让人说呀!叽哩呱啦个没完没了,吵得她额头两侧的太阳穴阵阵发疼。

  “好,好,奴婢不吵,小姐再喝口药,病才好得快,奴婢喂你……”小姐终于熬过去了,有力气开口了。

  “我不……”

  想到苦到极点的黑色稠浓药汁在舌尖漫散开来,顿时打了个激灵的杜云瑾脸色比黄连还苦,纠结成团。

  “多喝药,小姐的病才会快快好起来,大少奶奶已差人来问过好几回了,大夫来了又走,不敢下重药,怕小姐你撑不住。”

  幸好是度过危难了,不然她万死难辞其咎,索性直接跟主子去了。

  “大少奶奶?”杜云瑾皱眉疑惑。

  但杜云瑾的声音太小太虚弱,没发觉异状的翠花兀自说得痛快,好像要将这几日的惊慌一吐为快。

  “小姐这回的病真是太凶险了,不过是小小的风寒居然差点要了小姐的命,大夫直摇头说听天由命,要奴婢别抱太大的希望,小姐十之八九是不成了……”

  她吓得不敢阖眼,端药的手都在发抖,唯恐一个眨眼小姐不喘气了,就这么走得凄凉,连亲人的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一如她受人欺凌的身世,孤孤伶伶地不受人重视。

  “……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了吗?”才要她别吵,嘴上应了,一回身又是端了一窝的麻雀老鼠,叽吱喳呼。

  杜云瑾在心里腹诽,到底是哪来跑龙套的临时演员,演技差到人神共愤,没当过丫鬟也看过古装剧,谁家的奴才会肆无忌惮的在主子面前大放厥词,无疑是找死的行为。

  可是她乏力得说不全一句话,全身骨头像被拆解过又全组,有气无力,虚软如泥,不让人搀扶着便坐不稳,气喘吁吁得有如重症患者,凡事都要由人扶持。

  只是,这丫头有必要演得这么逼真吗?究竟谁在整她?

  入口的黑汁有着浓浓的药味,而且苦不堪言,一向与人为善的她不可能得罪人,她的朋友、亲人们也没人有此恶趣味,他们中规中矩到近乎无趣,除了她有恋妹情结的大哥杜其风。

  越想头越痛的杜云瑾干脆不想了,想多了自寻烦恼,她决定静观其变,不管是谁安排了这场闹剧,到最后总会揭晓,她只要耐心的等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