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总裁不认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 页

 

  退休后迷上摄影的母亲常为猎取一个好看画面搏命演出,六十几岁的年纪还学人家飞檐走壁,唉……

  “哎哟!怎么会这样。”虽然大哥说得轻松无比,但做女儿的心还是揪在一起。“除了脱臼还有伤到哪里吗?有其他内伤吗?”

  “你看你急的,既然那么想妈,那回家住好不好?”沈亚昕提出老妈第N次交代的命令。

  “我的家在台北!”一听到老话题又起,女孩忧心的表情稍缓,取而代之的是烦躁的眉头。

  “小蔓。”

  “哥,别劝我,当初是爸要我立下切结书不准回家的。”

  “那是一时的气话,爸从来都不想跟你断绝关系,是你自己太好胜了。”

  “是他太在乎门当户对了,他只喜欢照他安排生活的女儿。”当初就是为了抗议父亲的门第之见,所以婚后她干脆直接在台湾身分证上从夫姓,沈蔓茹就这样变成郝蔓茹。

  不过在澳洲出生的她,澳洲护照上倒没改姓,毕竟,结婚后她根本没机会回澳洲。

  “唉!我们别再争论这个,都过去了。总之,这几年爸已经没有那么难沟通了,他很惦记你。”

  “我知道这个台北分馆是你们为了我才设立的。”嘴里虽还气愤父亲当年的反对,但心底却也知道他还是疼爱着她。

  没进亚曼前,因为是外籍新娘,所以她只能教教英文打零工,一直到亚曼在台湾开分馆才有正式的工作,总说一句,如果没有董事长的同意,光老哥这位总经理一个人,是无法决定到哪里开设分馆的。

  只是,当年父女俩决裂的争执主因到目前还是无解……

  “你只是一小部分原因,爸跟我都认为台北本来就需要亚曼行馆。蔓,你现在可以算是离婚了,就回澳洲让哥照顾你好吗?”老妈也希望藉这次机会唤女儿回家。

  “我没离婚,谁说我离婚了?”沈亚昕不经意的一句话又惹得女孩情绪波动。

  “别激动,沈小蔓,就我了解,台湾法律配偶失踪三年就可以声请离婚,哲瀛都失踪四年多……”对这个小他近十岁的小妹,父母亲捧在手心里的心肝宝贝,沈亚昕是绝对的宠爱。

  好快,哲瀛出事都快五年了,妹妹也受苦五年。

  “我不要声请离婚,我不要!”郝蔓茹先是失控否决,随即语气坚定地宣示道:“我是郝哲瀛的太太,是郝太太!”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