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迟到十年花烛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 页

 

  他家老大自幼在军中长大,身上的戾气和霸气,绝对让人望而生畏。

  邻桌那小子在见到元帅时不但没心生怯意,还敢迎头瞪过来,说明对方胆识不差。

  没理会他的揶揄,更没有动怒,刚刚那充满怨怼的一瞪,反引起白君然的兴趣。

  玩味的揉着自己的下巴,细细品味着那回眸一瞪,波光流转的眼神中,真有说不出来的妩媚娇嗔。

  如雪的肌肤,哪有半分男子该有的粗犷?

  莫非这两人……

  “这两人外表的确是瘦弱了些,不过刚刚胆敢瞪你的那个公子,真的是生得面如冠玉,俊俏非常啊。”

  萧何自幼在农家长大,虽然面貌也生得算不赖,但骨子里绝对是个大老粗。

  他一边打量,一边羡慕道:“同样是男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这种感慨,很快便换来自家老大一记凶恶的目光。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什么人不好羡慕,偏要羡慕这种废柴?瞧那细胳膊细腿的,随便捏两下还不变成残废。”

  白君然这番话其实并无恶意,他在军中待得久了,又时常跟属下开些玩笑,言谈举止间自然粗野豪迈。

  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邻桌那小厮打扮的少年被他这般有口无心的侮辱一番,脸上的不满更盛了。

  杏眼一瞪,那小厮鼓起了腮帮子,“公子,隔壁那两个家伙实在是有够可恶,居然用如此难听的话来形容咱们,看我不与他们理论一番……”

  未等小厮起身,一柄白扇已经挡住其去路。

  那白衣少年优雅一笑,“拍”的一声将白扇打开,慢条斯理的扇着。

  “正所谓鸡鸣咿咿,鸭鸣呷呷,天涯莫道无同调,磨面驴儿是一家。”

  小厮一听这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萧何虽然是个粗人,年幼时也被长辈逼着学了几个大字,听到这番话,立刻不满了。

  “嘿,我说你这个白面书生真是无礼,我们爷儿不过说了几句实话,你干么骂我们是鸡是鸭,还说我们是驴不是人?”

  丝毫不理会他的质问,少年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眸,不客气的盯向一边的白君然。

  “你眼里的他或许是条铁铮铮的汉子,可在我眼里,这人跟个无知莽夫没有任何区别。”

  这话说得极重,言语间更是难掩几分嗔怒之意。

  “好个无礼的家伙,你可知我们爷……”

  萧何正想为自家老大争口气,却被白君然挡了回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