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旅行者的补票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她走回原位置推开窗子,看着窗外。

  天气好冷,可为什么不下雪呢?平安夜该下点雪应应景吧?

  才这么想,黑压压的天空就突然点缀上几朵小白点,接着小白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欸?下……下雪了?”她难以置信的将手伸到窗户外,看着如棉絮般的小白点带着重量降到掌心中,化为小水滴,“哈哈,真的下雪了。”

  看着天际飘落的雪花,她喃喃的说:“流星可以许愿,就不知道雪花能不能许愿?反正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应该条条大路通罗马吧?”管他,老天爷最近超好讲话的说。

  她兴匆匆的找出了房东给的许愿卡,诚心诚意的写下心愿,然后换了套衣服马上往一楼跑—旅馆过于高大的圣诞树是放在外面,树上挂了一堆可爱的装饰,也挂了一堆“规格统一”的许愿卡。她走近树下,踮起脚将卡片挂上,又在下头待了会才进屋。

  夜渐深了,雪花仍持续飘落,偶尔吹来的风将几张许愿卡吹开了,活似老天爷真的在翻看。

  只见最新挂上的那张卡片上写着—

  希望下次赏雪时能和男友在一块。

  在这种天气来杯热腾腾的拿铁最适合了!

  吉丽娃

  第1章(1)

  三个月后 台湾

  “咦?为什么是我?”偏中性、带点个性的嗓音充满了恐惧。

  “因为你摆明了不想嫁,而且你猜拳猜赢了。”

  “既然赢了,那为什么是我进礼堂?”

  “因为猜输了该进礼堂的浑球留书出走了!”说什么要去追求自己的梦哼!想到这个吉品男就有气。

  儿子那是什么梦?哈佛化学二年级时就鬼迷心窍的迷上彩妆,吵着要休学,被他用了一堆方法威胁才完成学业,之后,逼着他考研究所,结果才念了半学期,就又偷偷休学去拜师,还说什么他立志成为世界最一流的彩妆师

  那孩子成天发怪梦,他好不容易把人逮回身边,让那小子乖了一段时日,原以为转性了,结果人却在结婚前夕跑了!

  想到就气、想到就气,男人学什么彩妆!光是想,吉品男心里就一把火烧得劈哩啦响。

  论文不好好写,成天跟着什么名师到处跑,耳洞给他打了一排,三不五时还化妆、戴假睫毛上一回,更假扮他妹妹跟着他去拜访大客户,直到回来时,那浑蛋故意在他面前大跳脱衣舞,他才知道带出去的是儿子不是女儿。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