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花花太岁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这人不仅骄傲,还很嚣张。

  “那么明显的事,你还要来找我印证?脑袋不太好啊!”他斜斜一飞眼,便如大冬天里一盆冷水,浇萧福星一个透心凉。

  她不敢相信,有人能做坏事做得这样光明正大。

  “你你你……”她太惊讶了,竟结巴起来。

  “先生没告诉你,捉到作弊的人要报告先生?”他逼近她。

  她不自觉后退,现在都不知道他们谁是贼?谁是喊要捉贼的人了?

  萧福星的背靠到墙上,才猛然回神。她是来劝同学改过向善的,怎么反被吓住了?她鼓起勇气再上。

  “我知道,但那样你会被赶出书院。”她不忍心。

  萧福星是展城萧家粮行的大小姐,从小受尽宠爱,上书院读书是她离家最远的一回。她本来怀抱憧憬,要在这里求学问、广见闻、再交上很多好朋友,却想不到书院并不如想象中美好,这里有很多纠纷、很多小团体、还有一个姓高名照的大魔王。

  传闻他无恶不作,吃人不吐骨头,但因为书院平时上课是男女分开的,所以她对他并不是太熟悉,偶尔相见,也只听他调笑几句,倒没坏到骨子里。

  直到今天男女学子同聚一堂考试,她才发现这人真的很恶霸。

  萧福星从来就是路见不平便要上去踩两脚的,瞧见他作弊,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她一定要改正他的言行,让他从此循规蹈矩,做一个大好人。

  高照听见她的话,呆了下。这人脑子有病吗?

  “你若确定我作弊,就去跟先生说,找我干什么?”

  “你跟我去自首,我向先生求情,让你继续留在书院求学。”她是个忠厚的人,总认为人无完人,只要他反省认错,就要给他一个自新的机会。

  高照看着她,清秀脸庞上双眼黑白分明,他从没见过这样纯粹的黑和纯粹的白,从底层透出光来,像一大片万里无云的天空。

  由此可见,她个性坦率,一点心机也没有。

  见鬼了,红尘俗世宛如一个大染缸,一个人怎么可能在染缸里生活二十余年,却不沾染半点颜色?

  他出生商人世家,见惯了机智诡诈,他本人更是个中翘楚,因此对她这样的人真的是很敏感、又很反感啊!

  他有点想知道,这张白纸如果点上了墨,是不是还能纯洁无瑕、真诚善良?

  正好,他最近玩其它同学也玩得腻了,不如拿她来逗逗乐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