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总裁小心失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2 页

 

  “伦伦的恩行就像一杯水,你从玻璃杯看过去,清清澈澈的,没有一丝杂质,她说喜欢就是喜欢,不会存心戏弄人,你是和她走得最近的人,难道看不出她的本质?”她不坏,只是淘气了些。

  “啊!”恍若一道灵光打入眉心,他惊觉的瞠大眼。

  “她那人爱恨分明你又不是不清楚,谁得罪她谁倒楣,你几时看过她对欺负过她的人好脸色?”

  很可爱的女孩子,有时固执、有时调皮,可她最叫人津津乐道的是那硬脾气,凶悍得很,除了她外婆,没人制得住她。

  韩翔叡一听,脸黑了一半。“她说她讨厌我……”

  “哎呀!你这傻小子,女孩子就爱说反话,谁叫你这张笨嘴说些令人发火的蠢话,她要不生气,你就完了。”那表示无望了。

  不气不恼等于无视他的存在,不当一回事。

  “那我该怎么做?”他很无助,二十五岁的大男人居然表现出小男生的无措和慌乱。

  “道歉呀!”大丈夫能屈能伸,像他每回答应老婆不喝酒又喝个烂醉如泥,隔天一定捧盆水替老婆洗脚……呃!是低头认错。

  “道歉……”韩翔叡满头大汗,拼命压挤他不中用的脑汁。

  什么叫道歉?

  要怎么道歉才叫有诚意?

  这个题目像满天飞舞的文字,叫人越看越眼花撩乱,比算一百道数学题,或是破解复杂的五角大厦密码还要困难。

  快要想破大脑的韩翔叡上网搜寻各方解答,有的叫他单膝下跪求饶,有的叫他负荆请罪,有的叫他唱首情歌来听听,有的更花招百出的要他裸奔、遛鸟、穿雨衣拿雨伞在大太阳底下扮变态。

  稀奇古怪的招式应有尽有,让他看完之后直接人脑当机,口吐白沫,瘫在电脑前像条死鱼。

  当然,其中也有比较正常的,譬如:送花、送女孩子喜欢的小饰品,而他立刻付诸行动。

  “喝!请问这是什么?”他去抢劫了吗?

  惊吓万分的方芊伦瞪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眼角有点抽搐。

  “赔礼。”她一定很高兴,高兴得话都说不出来。

  “陪我?”她把他发音不准的“礼”听成“你”。

  “不是陪你,是赔罪的礼物。”他一字一顿的说道,力求中文的标准。

  她被纠正了,这个中文白痴。“你做了什么事要赔罪?”

  方芊伦好整以遐待他说出个原由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