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总裁小心失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呵呵,小伦,你越大越漂亮,村长伯都快认不出你了。”村长沈助本笑呵呵的,一副老好人的和善样。

  才怪,她从小到大没变过,除了长高了十五公分。“村长伯,你确定他要收惊?”

  “嗯、嗯!没错,他刚要出门时还差点被狗咬呢!老许家的大黑一向很乖,可是一见他就吠个不停,牙口一张就想啃他小腿。”准是被什么给缠上,诸事不顺。

  “唔!那他还真倒楣……”许家的德国狼犬高大威猛,可好死不死是一只胆小狗,只要跺跺脚,马上吓得夹着尾巴溜回狗屋。

  方芊伦憋笑的微露同情,她先替阿财伯定定神,用盖有神印的金纸往他胸口贴拍两下,然后学外婆常做的手势,以拇指盖上他眉心,完工。

  接着她又陆陆续续的替几个人收惊,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一一解决疑难杂症。

  乡下人家十分质朴,不像都市人凡事争先恐后,他们安静的等待,偶尔闲话家常,没人因为久候而发出不耐的抱怨。

  除了坐立难安的韩翔叡。

  “我先说明白,我绝不喝满是细菌的口腔。”太脏了,上面还浮着黑黑的纸。

  “是口水,不是口腔。”想“喝”她的口腔,她还不肯呢!那是她男朋友的权利。

  一想到“男朋友”,方芊伦的表情略微难看。那个做错事死不悔改的混帐还敢跟好呛声,说大话要抢走她的独家新闻。

  哼!真让他得逞了,她王牌八卦后也不用混了。

  “我不管口腔还是口水,反正你不换一杯干净的蒸馏水,别想我会沾唇。”原则上,他一秒也待不下去,要不是表舅死拉活扯的压住他双肩,他一步也不愿意进庙。

  韩翔叡是沈劝本的远房表亲,名义上要喊沈舒晨一声表姐,两家的关系很熟络,不因为韩家移民而显得生疏,有时村长夫妻俩兴致一来还会飞到美国,上韩家作客,顺便玩个几天。

  “你这人很难伺候耶!收惊就是要用符水才见效,你看他们每个人都喝了,有谁吭过半声。”爱喝不喝,祝他一辈子霉运当头。

  “那是他们无知。”谁都晓得煮开的水才能饮用,掺有杂质的污水易滋生病菌。

  “……。”到底谁无知,他才是不懂装懂。方芊伦用力地一瞪,水盈眸子盛满无处发的怨气。“神明在前,你就不怕割你耳朵。”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