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总裁小心失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香蕉?”是什么意思,她要请他吃一根一根剥皮的水果吗?

  十一岁就出国的韩翔叡对国语一向不拿手,他拿高分科目多半是数理,其他如社会、生活与伦理这类死背的课业,大都低空掠过。

  而且在国外,他的同学、老师、朋友和邻居全以英语交谈,用不到中文反而生疏了。

  久而久之,英语成了他的主要沟通语言,日渐怠忽的母语,除了偶尔和爷爷奶奶说上几句外,基本上都忘得差不多了。

  “是指你长得像东方人,可是内在已经洋化了,不中不西,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来自哪里。”方芊伦无意讽刺,只是照实解释。

  “我知道,我以前就住……”红线村。

  反应慢半拍的韩翔叡也听不出“香蕉”一词带着贬损意味,他对时下年轻人的流行用语一窍不通。

  给他一部电脑,他可以很快写出一组令人惊艳的程式,可是一谈到与人相处,他马上退化十岁,无法理解对方在说什么,鸡同鸭讲的常表错情。

  “车轮嬷仔——查某孙,我是来收惊的,你不要顾着跟男朋友逗嘴鼓。”他肩膀重得要命……。

  “阿财伯,他不是我男朋友啦!”误会大了。

  “哎呀!免怕洗,他缘投,你古锥,嘟嘟好啦!我们等喝喜酒等很多年了。”

  查某囡仔面皮薄,一说面就红了。

  闽南语对韩翔叡而言,他接触过,但不是很熟悉,有些听得懂,有些不解其意。

  “他说逗嘴鼓是什么意思,什么又叫嘟嘟好?”有听没有懂。

  方芊伦没好气地横送一眼。“和你没关系,哪边凉快哪边待。”

  “这里没冷气哪会凉快……”真寒酸,连张像样的沙发也没有,只有几块木板钉成的四脚板凳。

  晕倒,他在耍白痴吗?“人来人往的庙里哪有冷气,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天啦!哪来的天兵,居然说出这么没知识的话,庙门大开怎么装冷气,难道要像一一装上透明玻璃,一有信徒入庙自动喊“欢迎光临。”

  “我……”说句老实话,韩翔叡也不晓得自己为何而来,事实上,他是被表舅押来的。

  “我这外孙笨笨的,最近不管做什么事都不顺利,所以我带他来收惊,看是不是煞到什么?”有拜有保佑,无病强身也好。

  “村长伯,你也来了呀!”真热闹,大伙是一块约好来看她出糗是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