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上梁偷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小姐,你衣服都湿透了啊。”

  “废话,你在雨里走一夜试试看,我要换下衣服,你去帮我熬碗姜汤。”

  “哦。”竹儿走了几步又回头,“对了,夫人传话要我们赶紧跟上去。”

  “我知道了。”

  唐满月转到屏风后将湿透的男装脱下,换上干爽的衣裙,眉宇间拢上忧郁。还是没有找到,可是到了灵宝寺再想单独外出几乎没有机会,越想越让人烦恼。

  “小侯爷啊,你这不是在逼我死吗?”当年为什么是她跟平阳侯府定亲啊!唐满月像泄了气的皮球颓废地坐到床头。“哈啾……”

  一个喷嚏打出,房门也“伊呀”一声被推开,竹儿捧着一只托盘进来。

  “小姐,快把姜汤喝了,可别真的闹出病来。”

  “还是竹儿心疼我。”唐满月笑着接过碗,不忘感谢贴身丫鬟。

  竹儿苦着一张脸,“小姐,您只要安分地坐着让我伺候,就是心疼我了。”这几年只要一出门她就头痛,压力大到都快积出病来了。

  唐满月逸出一声轻叹。她要安分地坐着,就等着满门被抄斩了,当初到底是谁头脑不清楚非要跟平阳侯府定亲的?

  看来,这位小姐是有故事的人。沐非尘忍不住从梁上往下探头看了一眼。圆圆的脸,透着灵气的大眼,长长的睫毛有些翘,鼻梁直挺,唇形优美,唇色红润,犹如抹了上好的胭脂。

  心突地一跳,仿佛有只蝴蝶掠过心湖,有些痒痒的,沐非尘按了按胸口,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摇头无声的嗤笑。

  “小姐,何伯说今天路上泥泞,我们不如明日起程的好。”

  “也好。”她刚从外奔波回来,歇上一日也好。

  “小姐要休息一下吗?”

  “我想先洗个热水澡。”

  房梁上的沐非尘顿时心头狂跳。完蛋!

  “竹儿这就去叫店小二准备。”

  门开又阖,竹儿出去了。

  沐非尘又听到了一道叹气声。她似乎真的是心事重重?

  热水很快被抬进屋,竹儿在门外守着,唐满月则开始脱衣服,裸身进入浴盆。

  梁上沐非尘开始做内息吐纳。早知会遇到这种尴尬事,他情愿被雨淋的继续赶路。

  淅沥的撩水声不住传入耳中,心神实在无法集中。不该好奇看这小姐样貌的,否则此时哪会心猿意马起来,这种香艳的场面他也不是没撞见过,怎么偏偏对她感觉怪怪的,就像猫爪子在心上不停地挠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