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断指娘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东方非,与阮冬故虽无媒妁之言,但今日私订终身,从此姻缘相连,不得反悔。」一对男女,就此互订终身,看她还能怎么逃出他的掌心。

  「等等!」负责见证的凤一郎,开口:「首辅大人,你尚未辞官。」

  「那又如何?」东方非漫不经心地扬眉。

  「你一日未辞官,一日不得远居它地,如今冬故已恢复女儿身,多留京师一刻就是多一分危险,如果大人数年内都辞不了官……」

  「你当本官是什么人物?连这点小小承诺都守不了吗?」

  「大人一向一诺千金,草民绝不敢质疑。只是,感情的事很难说,也许就在明天,大人会遇见更大的挑战,到那时,请大人务必放冬故一马。」

  换句话说,她这种预留后路的誓言,就是她这位好义兄教的。一名女子都能豪爽地许下这种不拖泥带水的誓约,他要不依样照着做,未免太过小气。

  哼,设个圈套逼他就范吗?他会怕吗?

  他转向扮回女装的「未婚妻」,因为她在燕门关重伤未愈,丽容尚带丝苍白,但精神十足,还染抹点无辜娇态。

  她摊摊手,爽朗笑道:「东方兄,这誓言我是真心许下的。将来你有中意的女子,千万别因我误你良缘。」

  正因看穿她的真心,他才咬牙切齿,暗恼在心头。他轻撇嘴角,补上誓言道:

  「我东方非,在此许下重誓,有朝一日,阮冬故有心仪之人,我绝不强留。不知这样的誓约,妳的义兄可满意?」

  「多谢大人成全。」凤一郎看看天色,提醒:「大人,天快亮了。」

  天一亮,城门即开,一早趁着浓雾出城,才不会招来多余的危机。东方非向青衣比了个手势,后者立刻离开前院。

  「东方兄,后会有期了。」她抱拳笑道:

  他剑眉微扬,语似轻佻,实则不满,道:

  「妳不问我何时辞官?」

  她浅笑道:「东方兄,如今你是新皇的宠臣,不可能在短期内全身而退。我不给你压力,你随时都能改变誓言,真的。」

  换句话说,有他没他,对她未来的生活影响并不大。他神色不变,但突地扣住她的皓腕,拉她到面前,凝视她道:

  「一年之内,我必出现在妳眼前。妳此去应康城?」

  「是,我会去应康找大哥。」

  「很好。一年内,我会带着聘礼上门提亲,妳等着了,冬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