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断指娘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虽然他不姓皇甫,但一见她就心痒难耐,很想处处为难她折她的腰断她的后路,让她可怜兮兮地跪伏在他脚边亲吻他的脚趾――

  以上凌辱的场面全在内心推演一遍,并且尽情幻想,但还来不及实施(此为东方非一生之憾也),就有人想抢先折了她的腰,大魔头首辅占有欲极强,震怒不已,于是,就不小心勉为其难帮她几次,因为小草需要发芽茁壮,再狠狠地踩下去,才会令他快感连连。

  不料,几年下来,在朝中他们培养了亦敌亦友亦兄亦弟(?)亦父亦女(因为期待她茁壮嘛)亦……

  总之,太复杂的感情,令他舍不得放手,不允她养男宠,又不愿她成为他的暖床人(太浪费了),在一次她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大魔头终于承认当初一见她就心跳不已,既想蹂躏她,又见不得她受虐的心情,原来是一见钟情……

  所以,站在人间高处的他,宁愿放弃无味的荣华富贵,也要挑战天下间最难得到的东西――这个大公无私的阮冬故所付出的爱情(当然,这又让他兴奋难耐,夜夜计画,巴不得一口直接吞她入腹了)。

  故事便由阮冬故诈死之后,降级为平民,与东方非分手为起头的爱情故事――

  也可以说是,这是一对未婚夫妻的爱情故事。

  当然,还可以说是,东方非得到爱情的故事。

  楔子

  圣康二年・正旦日后才过两天――

  入夜的皇城寂静无声,连天方止的大雪覆盖了整座皇城,银白无垢的雪地与尽黑的夜色交融,不必仰赖烛灯,皇城之美尽收眼底。

  东方府的朱红大门虚掩,淡淡银辉笼罩在前院的妙龄女子身上――

  她,阮冬故,十六岁买官,仰仗两位义兄扶持,十八岁顺利入朝为户部侍郎;今年她二十五岁,两袖清风,身无官职。

  当日女扮男装入朝堂时,一郎哥已将最坏的结局告诉她――死于奸人所害,死于搅乱朝纲之罪,死无全尸。

  她一直早有心理准备。就算哪天一早醒来,身在牢中,她都不意外,所以……现在她能全身而退,不只是幸运,还仗许多人的帮助。

  思及此,她摸了摸鼻子,想起今日离京……恐怕得带着包袱离去了。

  这个包袱,即是未婚妻的头衔,换句话说,她多了一个未婚夫了。

  她偷觑身边的男人,不巧对上他那带点邪味的凤眸。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