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断指娘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3 页

 

  她做到这个月底,没有为自己争取什么。她看得开,却不放弃,没了亲随职位,她照样可以继续前进,这一点,他不得不佩服,也很明白凤一郎的担忧。

  这种人,确实会早死。

  但那又如何?在她早死前,他也玩弄过瘾,另投其他兴趣了。

  那新上任的县官用不着多久,就会发现这世上无处不贪,留在乐知县唯一不贪的亲随唯谨,也不过是一个自以为公事公办,不懂百姓冤屈的普通人而已。

  他支手托腮,捕捉她每一个细微的神色,并为此感到心情愉悦。

  就算这样看几个时辰,他也不厌倦,看来,要等他生厌,还得要好几年了。

  今晚啊……哼,他要赢棋太容易,太容易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

  冬风继续吹,卷起庭院里枯黄的落叶。

  自从青衣送上热茶后,躲在暗处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上前轻声问:

  「爷,需要抱小姐回房吗?」

  东方非脸色铁青,沉声道:

  「不必,这点冷风,她还撑得了。」

  「……小姐一早来下棋时,曾说昨晚她跟凤公子熬夜代写状纸,还忙着看悬案,过了月底,她得将这些资料交回县府。」

  他冷笑一声:

  「她就要辞职了,当然忙着做事。」依旧瞪着趴在桌上沉睡的姑娘。

  好啊,竟敢跟他来这招?他冷眼看向始终摆在桌旁,被镇石压住的悬案资料。

  她以为她累极睡着,他就会帮她破这些悬案?这么愚蠢的斗法,他看了都觉得羞愧,宁愿叫她义兄多帮她点。

  青衣迟疑一会儿,上前收起那些悬案资料。东方非斜睨他一眼,道:

  「你做什么?」

  「我怕吹散了,小姐醒来,还得一张一张找。」

  东方非又看向她睡着的倦容,不耐烦道:

  「跟个心在它处的人下棋,有什么乐趣可言?青衣,去泡壶茶来。」

  「是。」

  「把悬案放下,拿件貂裘出来。」

  「是。」

  东方非瞇眼,瞪着她。「我倒想看看,等妳身边什么事都解决了,还敢不敢当着我的面睡着?」

  他取过资料,随意翻开第一页,细读一阵--

  青衣将早备好的貂裘盖在她身上,又听见他家主人道:

  「去取文房四宝来。」

  「是。」

  这一天,阮冬故睡了一场饱觉。

  【全书完】

  后记

  假如,有人看了开头那句:「是东方非得到爱情的故事」,而在看完故事后,深觉受骗,请原谅主角个性已定,就把它当成「这是东方非付出爱情的故事」吧(请默念)。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