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断指娘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1 页

 

  被她反问,他直觉答道:「如果流言是事实,一人之死,能换数十万百姓的性命,新皇理当有功。」

  她微笑:「说实话,这种流言这里百姓常听,人人茶余饭后都在闲聊,但聊着聊着,就会聊到新皇登基后的作为。」

  「哦?」他十分注意:「他们怎么说?」

  「王兄,你认为他们会怎么说?」她又反问。

  「新皇登基后,下旨大赦,将士从优怃恤,内地长年旱灾,特免赋税三年,皇宫装修暂免,户部支出因此锐减,国库充盈,这都是先皇做不到的。」

  「正是。」她笑道:「既然如此,王兄一定不将那种什么合谋害死先皇的闲言闲语放在心上了?」

  「……我不放在心上,皇上我可不知道了。」

  「哈哈,连王兄这种小老百姓都不放在心上了,皇上哪会放心上呢?这种闲话,过个两年就淡去了,百姓只管明天能不能平安过下去,今天皇上又下了什么好圣旨来造福百姓,这才是百姓真正想知道的啊。」

  王十全脸色和缓,两人再闲聊几句,就分道扬镳了。

  他上了轿,问道:「黄公公,你说,那怀真所言,是真心话吗?」

  「皇上,奴才一路赶着来,确实人人安居乐业,提起皇上,只有竖起大指拇的份儿。」躲在轿身后头的黄公公答着。

  「这倒是。」这个怀真,字字说中他的心坎里。如果为天下苍生,就算大逆不道,由他来担又如何?思及怀真,又觉得真是可惜,被东方非拿来当替身玩物。

  「黄公公,那阮东潜真是个清直的好宫吗?」

  「奴才不清楚他算不算好宫,但他斩过老国丈的侄子,当时,老国丈还动手脚,将他遣往燕门关呢。」

  「连先皇国丈的侄子都敢斩?」不由得心生好感。「当年真该看看他一面。」

  轿子才转出街口,他瞥了窗外一眼,正好看见另一顶轿子停在远处,怀真正红着脸站在轿前,跟轿里的人说话。

  那顶轿是……他瞇眼,看见轿旁的青衣。

  没多久,怀真像是认命叹气,主动钻进轿子里去。

  他冷冷地目送那顶载着两名男人的轿子离去。

  沉思良久,他才暗自哼声:

  「东方,你以为朕真会给足你七年,让你逍遥过日,跟那怀真双宿双飞吗?」

  尾声

  六个月后

  晋江工程持续中--

  东方府里,冬风微冷,阮冬故一身短袄长裙,黑发垂腰,懒得弄发式,反正晚点她又要穿回男装出门办事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