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书网 > 到处是秘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人人都在说,闻人不迫的舅舅这一辈子都难以翻身了。

  农户的弟弟在酒楼里听太多太多了,多到连闻人庄的丫鬟叫什么都一清二楚,当他蒙闻人不迫亲自召见时,他的双腿不争气地发着抖,如同他抖落的句子――他敢发誓,任何人落在闻人不迫手里,必是尸骨无存,嗯,好比那个被囚禁在庄内深处的可怜舅舅。

  接下来发生的事,虽然与他再无关系了,但还是陆续由江湖人的嘴里得知――

  闻人不迫去了山脚下,目睹了那个将闻人庄写成闲人庄的墓碑――而且字又碎又丑。然后闻人庄放出了消息。

  闵总管遭人所杀,凶手乃用剑高手,识字能力不高,字迹如幼儿,若然有正道人士寻获凶手,闻人庄必奉为上宾并感其恩情;同时,闻人庄正积极寻找闵总管失去的令牌。

  出入闻人庄,除非在江湖上深具名望或闻人不迫亲邀外,其余人士进入皆须特殊令牌,这也是闻人庄在一般江湖人眼里成谜的原因之一。但,纵然如此,失去一个令牌,值得闻人不迫穷尽心力去寻找吗?

  那,就是令牌上有鬼了?

  这一个月来,江湖很活跃――至少,暗地里很活跃。

  会点功夫的江湖人,不论新旧,表面无事,暗地悄悄追踪令牌的下落;不会功夫而听过些江湖事的富户,则跟贩卖赃货的黑商有密切的联系――

  一时间,半夜房檐上有人飞来飞去,白天见到有人重伤垂倒在地上,假令牌喊价到十两黄金等不可思议现象层出不穷。

  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再一个月后――

  不知始于何处的摇风,吹得十分张狂,让看似万里无云的蓝天显得有些凉气。

  绿茸茸的野草在浮动,落叶纷飞,纷纷覆于树下泛着白点的草皮;盘根错节的树根旁有抹疑似剑穗的黄白条物斜倒在上头,仿佛一把长剑藏身其间。

  两具胴体很激烈、很用力、很不顾一切,很忘我的交缠在天地之间、滚在野地之上,褪去的衣衫被突如其来的强风吹上空中。

  从天空往下俯望,透过奔腾的飞纱,两具打结的身躯若隐若现的,充满美丽的曲线与自然健康的颜色――

  “师兄,你真要待我一生一世的好?”细碎的娇喘求着最真挚的承诺。嗯,有毛毛虫,破坏气氛,拍掉。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