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来时星空落怀

076 祁喻他要栽跟头了

他来时星空落怀 小金鱼爱吃面 2286 2021-04-22 20:00:00

  约定俗成般,大多数学校都会有校花校草,三中也有。

  耿绵绵认出那个和钟雪在一起的男生,是高二年级的,这学期刚被评为校草。

  她拧着眉头,脸色有些不好,“那个男生是我们校草,钟雪和他什么关系啊,笑得这么开心?”

  苏白闻言,停下脚步,细细地打量那个男生。

  约莫一米八的个子,整齐的锅盖头,皮肤在男生里算白的,看起来倒是挺乖的,如果忽略他抓胳膊时刚好抓在钟雪手背上的动作。

  “不知道,也可能是亲戚什么的。”苏白转回头,神色浅淡。

  明明她喜欢皮肤白的男生,但在她看来,这个校草比起江墨可是差远了,方方面面。

  “我们要不要和祁喻说啊?”耿绵绵抓着她的胳膊,语气听着有些犹豫。

  “不用了,祁喻来了。”

  南边的自行车棚里,祁喻拎着一个袋子从里面出来,大步往钟雪那跑去。

  苏白拍拍耿绵绵的手,“我们回去吧。”

  最终,因为耿绵绵坚持着要看事情的后续发展,直到预备铃响起时,两人才往教室跑。

  回到教室时,数学、英语和化学的课代表正把今晚的作业往黑板上写。

  “苏苏回来啦。”英语课代表和她打招呼。

  “嗯,辛苦啦。”苏白拍拍她的肩膀,“给我过一下。”

  “好嘞。”

  坐到座位上,苏白一只手搭在窗沿上,看了眼操场,已经没有了祁喻和钟雪的身影,应该是在回教室的路上了。

  韩智用笔戳了下苏白的肩膀,“苏苏,我刚刚看见祁喻和他女朋友在操场上,两个人是吵架了吗?”

  苏白耳边仿佛又传来了那两人的争吵声,但她还是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

  话落,教室后门被人打开,祁喻耷拉着脑袋走进来,也不关门,径直走到座位坐下,将习题册拿出来,胡乱地翻开摊着,随后整个人趴到桌面上。

  颓废得很。

  耿绵绵口中的那个校草,和钟雪的关系,并不是苏白希望的不影响恋爱的关系,而是可以称得上暧昧的那种朋友关系。

  在操场上,苏白看着祁喻大声质问钟雪,愤怒又委屈,反观钟雪,并没有因为这质问而紧张,只是高声指责祁喻不应该不信任她。

  苏白一只手撑着下巴,有些看不进题目。

  她能理解青春期的悸动,一见钟情也好,日久生情也罢。

  可她还是不太能理解,谈恋爱不仅麻烦,还会产生各种不愉快,为什么身边的人依旧热衷?

  第一节数学晚自习结束后,苏白交了习题册,走到祁喻座位的旁边,眼看着他在大片空白的习题册上,抄写下同桌张超的答案。

  “苏苏你怎么在这?”祁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吓我一跳。”

  “下课就来了。”

  苏白拿起祁喻和张超的习题册,转手交给在一旁等了几分钟的组长。

  “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祁喻抬头看着她。

  “嗯,我和绵绵今晚想找你一起吃饭的,但你下课人就没了。”

  “噢,因为阿雪说她想吃职高西门那家的寿司,我就赶过去给她买了。”祁喻对她笑了一下,“我忘记和你们说了。”

  “去职高那了,那你晚饭吃了吗?”苏白问。

  祁喻愣了一下,想起自己回教室前,把寿司塞到了钟雪手里,但对方只顾着和他生气,压根没问他吃饭没有。

  可苏白,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的晚饭。

  “那肯定是没吃啊。”耿绵绵走过来,将一袋闲趣放到他桌上,随后靠在苏白身上,“他快下课的时候给我传纸条,问我有没有吃的。”

  苏白拧着眉,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祁喻,你最近的成绩下降得有点快。”

  祁喻拆饼干的动作一顿,“我知道,但那只是失误,我……”

  “不仅仅是失误。”苏白打断了他的话,“你之前从来没有过失误两次,你不仅期中考试考得差,你周日晚上的三门考试,也都不太好。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

  “希望我分手吗?”

  祁喻将饼干扔回桌子上,发出的声音将耿绵绵吓了一跳。

  苏白淡淡地扫了饼干一眼,声音没什么起伏,“我不会劝你分手,但我希望你能分清主次,在学习上多花点心思,至少上课要认真听,作业也要按时做。”

  “你上课走神确实蛮严重的。”张超在旁边插了一句嘴。

  “我都说了我那是失误,我自己可以调节好的,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认识我都两年了,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为什么只有阿雪她一个人理解我,相信我后面能考好呢?”祁喻的声音忍不住大了些。

  张超有些惊讶,他撞了一下祁喻的胳膊,“苏苏那是为你好,祁喻你别这么说话!”

  “我不需要,我知道我自己的情况……”

  “祁喻!”娇俏的女声从门外传来,钟雪靠着门框朝祁喻招手,“你出来一下好不好呀?”

  祁喻的话戛然而止,犹豫了两秒,还是站起来走了出去。

  苏白转头时,对上了钟雪满是笑意的眸子。

  “苏苏你别在意祁喻说的话,这小子估计是心情不好,乱发脾气,等他缓过来肯定会去找你道歉的。”张超安慰苏白。

  “没事,谢谢。”

  苏白拉着耿绵绵将她带回到座位上。

  “苏苏,祁喻他怎么这样啊,你明明是为了他好,他脾气还那么大!”耿绵绵性格软,有点被祁喻吓到,此时抓着苏白的手不愿意松开。

  “所以我说他要栽跟头了啊。”

  苏白嘴角勾起一丝嘲讽。

  人总是这样,也许内心明知对方说的话是对的,可往往还是跟随本心,去反驳去争吵。

  忠言逆耳。

  苏白不敢肯定自己说的话是完全正确的,但至少,不是坏话。

  成绩下降,心情压抑,或许都会成为祁喻和钟雪恋爱带来的问题。

  因为她知道,钟雪对祁喻,本来大概率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的。

  苏白了解祁喻,他想像故事里的少年那样,青春恣意,能有好的成绩,也能有美好的爱情。

  所以当他遇上爱情时,就只会听从自己的本心,有机会就去追求,哪怕当初苏白已经给了他停下的暗示。

  “苏苏,他现在都不听你话,怎么办啊?”耿绵绵有些担心,“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再被他吼。”

  “再看看吧,时机到了,会有机会劝他的。”苏白揉揉耿绵绵的脑袋,“别担心。”

  隔了一天,周四下午放学后,苏白和耿绵绵在外面吃完晚饭,在报刊亭遇上了钟雪。

  “苏白同学,好巧啊!”

  钟雪热切地打着招呼向苏白走来,离她还有两三步远的时候,突然脚下一崴,向旁边倒去。

  苏白松开手里的杂志,下意识地上前想要去扶,却发现钟雪倒的方向走来一个男生。

  是江墨。

  

小金鱼爱吃面

明天上架,千字五分钱,希望各位小可爱还在!   (๑>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