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来时星空落怀

059 你去谈个恋爱好了

他来时星空落怀 小金鱼爱吃面 2111 2021-04-05 22:48:54

  周五这天晚自习前,祁喻在钟雪的指挥下,在隔壁班级所有女生的桌上都放了一杯奶茶。

  晚自习的预备铃响起时,祁喻还站在教室后门,和钟雪一起接受着是时不时走来的女同学的道谢。

  “我怎么觉得这场景这么诡异且熟悉呢?”耿绵绵从厕所里出来,甩着手上的水。

  苏白给她递过去一张面纸,“像结婚时站在门口迎宾的新婚夫妇吗?”

  “对对对,很像。”耿绵绵用力地点头,“咱们这还是高中吧,他们谈恋爱怎么就谈成了这么老成的样子?”

  苏白耸耸肩,“随他们吧,回教室了。”

  “好”

  钟雪站在祁喻身旁,面上是端庄得体的微笑,和自己班级的一个女生点头致意后,她转头刚好看见苏白从前门走进教室。

  想到祁喻已经一周没有和苏白她们一起吃饭了,她眸底闪过一丝得意,消散在抬头看祁喻之前,“好了,快上课了,你回去吧。”

  “好。”

  祁喻环顾四周,学生们大多已经回了班级,只有零星几人靠在阳台上,老师也都还没来,他弯下腰飞快地牵了一下钟雪的手,然后跑回了教室。

  钟雪在原地愣了一下,笑着摇摇头,“真幼稚。”

  周六下午最后一节课,期中考试三门主科的成绩已经出来了,班主任老何走进教室,将手里的一沓卷子重重地摔在讲台上。

  “你们最近这都是什么状态啊,期中考试考得像什么东西!”

  老何年近四十,长了一张年轻且和善的脸,但一米八的大个儿,嗓门又大,发起火来连隔壁班的同学都经常被吓到。

  “又怎么了?”苏白听见身后的韩智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就问你们,这次数学卷子很难吗?你看看你们那个狗啃一样的平均分,加上附加题的分才一百七不到,这是作为强化班学生该有的分数吗?楼下二十四班总平均分都有一百六十四!”

  老何左手撑在桌子上,将卷着的试卷展开在讲台上,右手指关节在上面用力地敲着。

  “就这个十四题啊,我们班有一半人都没做出来,我清楚地记得星期一那天,我还讲了一样的题型!”

  她转身看了眼干净的黑板,抬手指着左上角,“就在那个地方,我给你们写步骤的,这才几天……”

  虽然每次老何发火,强化班的同学也紧张,但并不会特别害怕,习惯了低头听,偶有胆大的会抬头一直保持着和他的互动。

  苏白桌面上摊着一个本子,翻开的那页写着密密麻麻的公式。

  边听老何发火,她边看公式,加深印象。

  约莫十五分钟后,老何的声音终于小了下来。

  “名次明天就出来了,没考进年级前五十的好好想想怎么回事。”老何站直身子,“现在开始发卷子,先发一卷,平均分一百三十六,没考到这个分数的等会都给我认真听!”

  “韩智一百三十七,张超一百四十二,苏白一百五十六……”

  韩智刚拿完卷子走了两步,听见苏白的名字,又折回去将她的一并拿了回来。

  他拿着卷子回到座位上,用笔在苏白后背点了两下,小声道:“苏苏,你卷子先借我订正一下。”

  “好。”

  梁微微隔着一条走道,直勾勾地盯着两人的小动作,直到同桌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刚刚叫到你了,快去拿卷子。”

  她急忙起身往讲台上走,接过卷子时才得知自己的分数——一百二十六。

  太低了,比苏白低了整整三十分。

  卷子发完后,老何对照上次的月考成绩,点了几个人的名字。

  “……还有祁喻,你们上次都在一百四十五分以上的,这次平均分都没考到,自己要反思啊……”

  苏白看着自己在本子上写下的两个分数,听见老何的话之后,眉头皱得更深了。

  卷子其实也没有很难,耿绵绵这次数学发挥正常,没有粗心,所以考了一百四,可祁喻这个向来比耿绵绵考得好的人,这次只考了一百三。

  是被谈恋爱影响了?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老何刚好讲完了半张卷子,他没有拖堂。

  “我晚上在学校,刚刚讲的有不懂的随时来问我,下课。”

  也不等老何出去,几个靠近门口的胆大的同学已经空着手跑了出去。

  老何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走到苏白的座位旁,“苏白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老何走后,教室里的其他人才哄闹起来,回家的回家,问题的问题,聊天的聊天……

  祁喻将试卷夹进书里,起身往门口走,“绵绵我先走了……”

  “祁喻,你等等。”耿绵绵叫住他,“你这次怎么考这么低,你总分比我还少吧?”

  “是比你少几分,放心,我下次会赶超回来的,明天的周练就给你看我的真实水平。”祁喻说话间只是转头看着她,步伐也没停下,“你和苏苏一起吃饭吧,我走啦,拜拜!”

  耿绵绵还想问他这次怎么发挥失常的,就看见钟雪站在了后门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她愣了一下,闭了嘴。

  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次苏白流露出的对钟雪的态度,耿绵绵一直以来都对钟雪喜欢不起来,即使祁喻一直说她和苏白一样温柔大方。

  办公桌前,苏白听了老何的问题,轻轻摇头,“还好,没什么压力。”

  “老何你开玩笑的吧,苏白她每次都轻松考第一,怎么可能有压力啊?”办公室里另一个班主任说。

  老何无奈地望了那人一眼,“就是年级第一才有压力啊,你当这么多年老师,怎么想不明白呢?”

  苏白抿抿唇,觉得老何说话是真不客气。

  “没压力最好,我就怕你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老何对着她又缓和了语气,“其实要不是大家都推荐你当班长,我就把你换掉了。”

  高三的时候他提议过重新选班长,结果票数出来,五十个人里,苏白占了四十八票,还有一票韩智,一票体育委员张超。

  “何老师,你这是对我不满啊?”苏白开玩笑道。

  老何剐了她一眼,“还不是看你太累了,谁有一点事都找你,但我估计换了你也没用,他们还是习惯找你。”

  苏白笑笑没接话,事实也确实如此。

  “苏白啊,要不哪天你去谈个恋爱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