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来时星空落怀

057 以为你和校花吃饭

他来时星空落怀 小金鱼爱吃面 2028 2021-04-03 22:53:54

  “苏白,我可以和你拼桌吗?”

  苏白知道江墨要来,但是没想到对方会想要拼桌,毕竟今天考试放得早,这个点快餐店空位置多得是。

  “可以。”她抬头说道。

  “好,我等会就来。”江墨似乎很开心,一瞬间眼底都盛满了笑意。

  真是个容易满足的人,苏白想。

  她今晚吃的是粥,手里的勺子放回了碗里的,等着江墨过来后再动筷子。

  “绵绵,你刚刚说你化学实验题是哪道没做出……”苏白发现耿绵绵低埋着脑袋在发呆,“你怎么了?”

  “有点紧张。”耿绵绵说。

  苏白挑了下眉,“紧张什么?”

  “江墨坐过来,陆清野也会一起过来的吧?”耿绵绵小声说。

  苏白愣了一下,所以是真的就一见钟情,立马就进入了见面就紧张的地步了吗?

  余光瞥见收银台那边有人过来了,她在耿绵绵肩上拍了拍,“苟住。”

  苏白的位置靠墙,江墨将餐盘放到她的对面,动作很轻地拉开外面一张椅子,走进去坐下。

  “一起的话坐不下啊。”陆清野端着餐盘在桌子旁站着。

  苏白注意到耿绵绵悄悄松了口气,可下一秒,陆清野把还是把餐盘放到了桌上。

  “刚好现在没什么人,我搬个椅子来挤一挤吧。”陆清野回头从走道另一边的桌子那拖了张椅子过来,“霍霍你坐墨哥旁边,我坐这个边上。”

  “好。”

  翟霍的餐盘有点不好放,苏白将自己的餐盘往里挪了点,见耿绵绵还僵着,又去帮她的餐盘往里拉了拉,将陆清野的推到桌子尽头竖放,四人桌才勉强放下了五个餐盘。

  人都坐好后,苏白扫了一眼桌上的人,问江墨:“陈左没来吗?”

  “嗯,他腿受伤了,医生说要卧床一周,所以没来,也没参加期中考试。”江墨说。

  “受伤了?”苏白觉得有些突然。

  “嗯,我们周日下午在中心大道的时候,有个人电动车刹车坏了,一个老奶奶差点被撞,左哥他就骑着自行车冲上去拦了,然后自己摔伤了腿。”

  江墨解释的时候,翟霍和陆清野都面带笑意地盯着他。

  苏白觉得奇怪,便看了翟霍一眼。

  江墨注意到她的视线,边问边跟着转头去看翟霍,“怎么了?”

  担心问出来会不礼貌,苏白摇摇头,“没怎么。”

  “你是好奇我们为什么盯着墨哥看吧。”陆清野说出了她的心声,“其实是因为墨哥平时跟别人说话都是只挑重点说,很少说这么清楚。”

  江墨:“……”

  “这样啊。”苏白没太在意这个点,“那陈左他伤得很严重吗?”

  “嗯,腿上打了石膏,最少也得一个月才能拆。”江墨说。

  “那是挺严重,得让他好好养。”苏白没多说什么,她和陈左的关系也就是认识,没到需要去探望的地步。

  “嗯。”

  苏白喝了一口粥,突然想到江墨话里的一个点,“你刚刚说你们是周日下午在中心大道摔的,那你之后陪陈左一起去医院了吗?”

  “对。”江墨也停下了筷子,“怎么了?”

  苏白有些犹豫,“那你后来和田若云一起吃饭了吗?”

  江墨皱了下眉,“田若云是谁?”

  “咳咳咳……”苏白被呛到,偏头咳嗽了起来。

  “你没事吧?”

  江墨立即站起身来,想要抬手帮苏白去拍后背,被她身旁回过神来的耿绵绵抢先了。

  “霍霍,你帮我去接杯水。”江墨对靠近走道的翟霍说。

  “好。”

  苏白缓了缓,“我没事,就是咳咳……”

  “先别说话了。”江墨提醒道。

  翟霍端了水杯往这走,江墨立刻伸长了胳膊去接过,递到苏白面前,“喝口水。”

  喝了两口水,苏白的咳嗽这才止住。

  “谢谢啊。”她对江墨说完,又看向翟霍,“谢谢。”

  “不客气。”翟霍局促地对她点了下头。

  苏白接过耿绵绵递来的纸擦了擦嘴角,“话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翟霍,他们都叫我霍霍。”

  “我叫苏白。”

  “嗯,我知道的。”

  陆清野望向身边全程没说过话的女生,“耿绵绵,你怎么都不说话啊,是我们几个让你不自在了吗?”

  耿绵绵重重地摇头,“没有没有,我正准备说来着。”

  “那你说,我听着。”陆清野手肘搭在桌角,撑着下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我想说,”耿绵绵眼珠向上转了一下,看向对面的翟霍,“你的妈妈是姓霍吗?”

  “是的,你怎么知道?”

  “因为霍是姓,刚好苏苏她名字也是父母的姓合起来的,所以我就想到了。”耿绵绵说。

  “原来如此。”陆清野接过了她的话,“那霍霍你和苏白还挺配的。”

  话音落,陆清野收到了来自江墨的死亡凝视,他立马改口:“那个,我乱说的,苏白你别介意啊。”

  苏白笑笑,“不会的。”

  翟霍低下头,把嘴角的笑意使劲地压下去。

  “你刚刚怎么突然呛住了,是不是我们几个身上有什么味道?”江墨将话题拉回之前的事上,还偏头在自己身上闻了一下。

  陆清野摆摆手,“不可能,我们最近又没抽烟,身上最多有点汗味。”

  江墨:“……”

  他这两个朋友,怎么一会这个不会说话,一会那个不会说话!

  抽烟这种事,怎么能在苏白面前说。;

  苏白假装没听到陆清野的话,“你们身上没有味道,是我自己呛着了,但是江墨,你不认识田若云吗?她是你们的校花。”

  “校花吗?”江墨想了一下,“噢我认识的,上周清野为了帮她还打架了,但是我没和她吃过饭,你怎么会想起来那么问?”

  苏白其实有些后悔自己问出了那个问题,但又不得不解释,“我上次在奶茶店刚好听见她说要和你吃饭的。”

  苏白有种不经意间伤及了田若云面子的感觉。

  “噢,清野、霍霍跟她一起吃的,我没和她约。”江墨说。

  “我一直以为你没来奶茶店是因为和她约了吃饭,不好意思啊,误会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