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来时星空落怀

027 这好丽友派过期了

他来时星空落怀 小金鱼爱吃面 2015 2021-03-03 23:57:15

  “不用了,我先回座位了。”

  梁微微说完,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又仰头对苏白笑,“哎,今晚作业可多了,想想都自闭,我得赶紧去做了。”

  苏白敛了下眉,唇角习惯性地勾起,“嗯,好。”

  梁微微走后,苏白刚要走进自己的座位,耿绵绵从旁边抬起脑袋搭在她的肩上,“苏苏。”

  苏白站在原地没动,“嗯?”

  “你不觉得了梁微微对你的态度有点不对吗,她刚刚那个语气怪怪的。”耿绵绵小声地说,视线定在梁微微身上,“她是不是有点讨厌你啊?可是为什么呢?你明明这么招人喜欢。”

  苏白轻笑了一声,“我又不是神仙,能让所有人都喜欢。”

  “那也没道理。”耿绵绵瘪了瘪嘴,有些不高兴,她把手里的东西递给苏白,“喏,我前两天在网上买文具,顺便给你带了小贴纸。”

  “啊,谢谢。”

  苏白接过,有好小袋,是几种不同主题的:可爱限定、理想三旬、人生有点甜……里面都是手指大小的透明卡片,上面写了不同的句子。

  “多少钱?”苏白问。

  “啧。”耿绵绵瞪了她一眼,“你怎么老跟我计较这个,那我改天是不是还得给你补课费啊。再说了,这些贴纸又不都是你用,最后说不定分布在全校各个同学手里,我干脆跟他们要钱去算了。”

  “好,不给你钱,那你晚上回去多做一套卷子吧,我明天给你讲题。”苏白说。

  耿绵绵嘴张了张,没说出话来,只好佯装生气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往自己座位上走。

  苏白看着她的背影笑了一会,才回到座位上坐下,将贴纸都拆开,放在一个专门的小号笔袋里,里面还有之前没用完的贴纸。

  高中三年,她买过很多贴纸,起初只是自己觉得有意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身边的同学心情不好、学习有压力时候,总是习惯找她来要张贴纸,看到贴纸内容的那一刻,大部分同学都会心情好一点。

  到现在,甚至连低年级的同学,在路上、操场一些地方看见她,也会来和她要贴纸,所以苏白这里,不仅贴纸没断过,口袋里还经常会揣一点。

  这不,她刚看了黑板,翻出今晚的作业,后桌的韩智就用笔敲了敲她的后背。

  “苏苏,我想要一张贴纸。”

  “你怎么了?”苏白转头问。

  “学的有点累,你让我抽一张吧。”韩智说。

  “好。”

  苏白将小笔袋递了过去,韩智伸进两根手指,捏了一张出来。

  “啊。”他眉头皱了起来,“更学不下去了。”

  “写了什么?”苏白问。

  “所谓未来,就是现在。”韩智语气恹恹的,“我现在成绩就上不去,是不是代表着以后也没出息啊。”

  “不是啊。”苏白摇摇头,“它的意思是,你的未来,就是现在努力的结果,只要你现在多坚持一点,你的未来就会好一点。所以,好好学习吧。”

  韩智盯着手里的贴纸,不禁笑了出来,“听你这么说,确实有动力了。”

  “嗯,做题吧。”

  苏白将笔袋拉链拉好,坐正了身子。

  韩智的同桌回来,看见他手里的贴纸,吹了声口哨,“你又在班长面前多愁善感啊。”

  “我那是学习有压力,不是多愁善感。”

  韩智白了同桌一眼,随后翻出自己的校牌,将贴纸撕开,贴在了外壳背面。

  除了这张,上面已经整齐地贴了七张了。

  “哟,你这个也离贴满不远了啊,我记得你饭卡已经贴满了。”

  “啧,你是不是不用写作业了?”

  “写,还不让人说了。”

  韩智又看了一眼校牌,才笑着将它收进了口袋,做了个深呼吸,开始做题。

  一条走道之隔,梁微微将韩智的举动尽收眼底,半晌,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微微。”同桌的声音蓦地传来,梁微微转头“嗯”了一声,“怎么了?”

  “我想问你这个好丽友派能不能给我吃啊,我晚饭没吃饱。”同桌女生指着她的桌面问。

  梁微微没立刻接话,从桌肚里掏出了一袋饼干,递给同桌,“你吃饼干吧,这个好丽友派过期了。”

  说罢,将桌上的好丽友派扔进了桌肚上系着的垃圾袋里。

  “谢谢。”

  背面的窗户稍微开了点缝,不时会有一点微风吹来,及时地吹散苏白做题产生的烦躁。

  桌面上是蓝白相间的格子桌布,四周都用长尾夹固定在了桌面上,不会随着动作偏移。

  熟悉的风和桌布,是苏白喜欢的学习环境,她觉得自己的解题思路都要比在N市时顺畅多了。

  桌布是上高三的时候带到学校铺的,她家里房间的桌子上,也是同样的桌布。

  耿绵绵总劝她,说她应该戒掉这个桌布,不然的话,考试的时候状态会受影响,虽然在三中一直是第一,但等到高考,说不定就会因为缺乏这个桌布带来的氛围,而少考几分。

  苏白每次都说以后会改,但半学期过去了,都还没改。

  一是她觉得高考还远,二是,即便要改,学校这个桌布,也是不能拿掉的。

  第三节晚自习的上课预备铃响起时,陈左从洗手间回来,发现自己的座位上多了一本习题册,是今晚化学要做的那本。

  他翻开,是江墨的。

  陈左将习题册放到桌角,转过身去看正和女生说话的陆清野,“清野,你看见江墨了吗?”

  “啊,他好像说他要出去一趟,我也不知道是干嘛去了。”陆清野回道。

  “好。”陈左没再问他。

  江墨以前也会逃课,但次数很少,平时作业写完了不想学习,大多时候也就是趴在桌上睡觉。

  身为表哥,陈左很在意江墨的行踪,并不是想监视,只是关心。

  他从书包里拿出手机,给江墨发消息。

  【陈左:你去哪了?】

  约莫过了一分钟,上课铃响起,江墨的消息也回了过来。

  【江墨:我去三中逛逛,等会就回去,如果晚的话,我提前给你发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