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来时星空落怀

025 江墨他确实很厉害

他来时星空落怀 小金鱼爱吃面 2139 2021-03-01 23:52:40

  三中的大巴停在南门,苏白背着书包下了车时,整个人都有些恹恹的。

  “我们去教室放书包吧,然后和绵绵一起出去吃饭。”祁喻看了眼手表,离高三放学还有五分钟。

  苏白打着哈欠点头,“好。”

  教室在五楼,苏白他们爬楼的时候,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

  “完了完了,等会要逆行了。”祁喻上楼的步子开始加快。

  苏白拎着一袋零食,慢吞吞地走着,祁喻转头来叫她,“苏苏快点儿。”

  “昂。”苏白迅速上了几级台阶,然后才解释:“其实不用着急,我们这层楼这堂课的几个老师都喜欢拖堂。”

  祁喻又往上跑了几级,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苏白说了点什么,脚步立刻慢了下来。

  正如苏白所说,这节课五楼的几个老师都拖堂,两人到楼上时,一个班级都还没放,他们强化班里面的物理老师也还在上课。

  学生都期盼着下课,前门出现了两人,他们纷纷转头看过去。

  物理老师不满地“啧”了一声,跟着去看,“哟,苏白祁喻回来了。”

  “嗯,老师好。”苏白站在门外应道。

  祁喻抿了抿唇,想到了什么,脸色不太好,但也跟着打招呼,“老师好。”

  “嗯,那今天课就到这吧。”物理老师反手在黑板上敲了两下,“这个公式要记住,下课。”

  “喔!”

  教室里一阵闹哄,有些心急的男生立刻拍桌子站起来往门外跑,可即便心急,经过白苏时还是习惯性地和她打招呼。

  “班长再见!”

  “嗨,苏白。”

  物理老师拿着讲义走出来,对上苏白的视线,脸色都柔和了几分,“回来就行,有时间把这两天作业看看。”

  “好的,老师。”

  “嗯。”物理老师往另一侧办公室的方向走,刚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祁喻你吃完饭记得来我这拿试卷啊。”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根本不给祁喻半点开口的机会

  望着物理老师的背影,祁喻吸了吸鼻子,假装要哭,“苏苏我也太惨了。”

  苏白:“哦。”

  祁喻:“……”

  等班级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前门不那么挤了,苏白才进了教室,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啊,苏苏!”耿绵绵奔过来就从后面抱住了苏白,脑袋在她脖子里使劲蹭了两下,“你可回来了。”

  “哎,痒。”苏白抬起一只手推她的脑袋,另一只手将江墨给的那个袋子放在了自己桌子上。

  耿绵绵又蹭了两下,才松开苏白,帮着她拿肩上的书包,“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吗?”

  “吃,走吧。”

  苏白将书包随意地放在凳子上,转身由着耿绵绵挽着她的胳膊,在狭小的走道里稍显艰难地往前走。

  祁喻已经放好书包了,站在门口扒着门框,“快点儿,饿死了。”

  “你居然还饿?”苏白挑了下眉,“你在车上不是把一大袋薯片都吃完了吗?”

  “零食和饭还是不一样的,而且也不是一大袋,明明是和你分着吃的。”祁喻理直气壮地说。

  “苏苏你也吃了吗,不晕车吗?”耿绵绵问。

  “晕的,就是这两天睡得少稍微有点多,上车后没睡得着,之后饿就吃了点。”苏白说。

  上车睡不着,就开始晕车,到后面饿了,勉强吃了点薯片和橘子,再想睡还是没成功,然后下车了反而开始困了。

  真捉弄人。

  “那我们去喝粥吧,你晕车了就吃清淡点。”耿绵绵提议道。

  “那去对面那个快餐店吧,里面也有别的,你们就不用跟着我喝粥了。”

  “行,就去那,刚好我妈前两天给我在那家店的卡里充了五百块,不用再找钱什么的了。”耿绵绵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张卡。

  苏白哭笑不得,“你这得吃好久。”

  三中的东门,以及对面一中的西门,二三十家店铺里,有一半都是卖吃的的,主食小吃奶茶,什么都有。

  他们三个人,不会每天吃一家店,就那快餐店,物美价廉,女孩子的话,一顿能吃十块钱就算多的了。

  “没事,一起吃很快就能吃完啦。”耿绵绵说。

  祁喻竖了个大拇指,“绵绵这是要请客啊,大气!”

  “我请,你等会自己拿菜啊。”

  苏白叹了口气,“你别惯着他,钱还是留着自己用。”

  “就这一次,刚好你们才回来。”耿绵绵摇着苏白的胳膊,“你就一碗粥,让我付呗,好不好嘛,苏苏……”

  “好,好,你付。”

  进了店,耿绵绵说苏白晕车不舒服就不要去排队了,让她先去占座。

  等耿绵绵和祁喻端着两个大餐盘过来,看着餐盘上满满当当的饭和菜,苏白差点没打人。

  “你们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除了粥和饭,还有面食和六盘菜。

  “不夸张。”耿绵绵把给苏白买的粥、烧麦、蒸饺端到她面前,“平均一人两个菜嘛。”

  “两个菜,你还把我算上了?”苏白指着自己面前,“我吃的多,但也不至于吃了烧麦蒸饺之后,还能再吃下两个菜吧。”

  耿绵绵嘿嘿一笑,“那你就吃两口菜,剩下给我们解决。”

  “你等会肯定撑。”苏白也没再多说什么,毕竟已经买了。

  吃饭的时候,耿绵绵问了比赛的情况,听说Y市只有三个得奖的时候,有点惊讶。

  “这么看,那个江墨是真厉害啊,我听说去年物理和化学竞赛,他也拿了一等奖。”耿绵绵说。

  那两个竞赛,苏白也去了,一个一等,一个二等。

  不过那两个竞赛的奖状什么的都是后来直接寄到学校的,没有颁奖仪式,苏白也从没在竞赛中见到过江墨。

  “嗯,他确实很厉害。”苏白由衷地说道。

  “绵绵你不能说物理,你一说我就想到我等会要去找物理老师拿卷子,我也太惨了吧。”祁喻向后靠在椅背上,“我去跟他说那题我不会,这样可以证明不是我给你发答案的吗?”

  “他只会问你为什么不会。”耿绵绵说。

  祁喻:“……”

  他傲娇地“哼”了一声,“气死宝宝了。”

  话音落,耳边传来一声娇笑,祁喻直觉这是在笑自己,当即皱着眉去寻找笑声来源。

  “笑什……”嘀咕的话还没说全,他就在斜对面看见了笑的人。

  女生见自己被发现了,当即抬手挡着唇,弯着眉眼,对祁喻歉意地点了下头。

  祁喻愣了下,也回点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