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来时星空落怀

010 就是不小心按错了

他来时星空落怀 小金鱼爱吃面 2018 2021-02-13 21:31:43

  开幕仪式结束的时候,陆清野和翟霍要去洗手间,江墨和陈左暂时坐在会场里没动。

  苏白将小册子揣进兜里,和身旁的祁喻说着话往门口走。

  江墨的视线紧紧跟随着她,直到看不见人影了,才依依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陈左将自己的书收拾好,抬头时刚好撞见江墨这夹了几分失落的表情。

  他抬手扶了一下自己的银框眼镜,倾斜身子将胳膊随意地搭在扶手上,狭长的眸子透过薄薄的镜片,盯着江墨手里把玩的一张纸巾。

  “墨墨。”

  江墨转头看他,“哥,怎么了?”

  陈左平时都叫他名字,这么叫,一般是以哥哥身份开口,想说的话很认真。

  “看来你没说假话,你是真的特别喜欢那个女生啊。”陈左的声音里染着几分笑意,他是看到江墨去问名字还临时找借纸巾做借口的。

  想到苏白那张白皙好看的脸,江墨的眸子闪了闪,垂下眼睑,也勾起了唇,“嗯,真的。”

  他不会在这种事上说谎。

  “十八九岁的喜欢,有些人觉得美好,有些人觉得这就是青春期荷尔蒙过剩,是短暂的心动,而两个高中生在一起的话,也会被人说成是早恋,是错误的恋爱,不会长久。”陈左一字一句,语气温和平缓,“所以,心动是一层,谈恋爱是一层,有担当、长久的恋爱又是另一层,你得想清楚,你对那个女生的喜欢,到了哪一层。”

  江墨不自觉地将背挺直了些,躁动的心渐渐平静。

  “我以前一直和清野说,不要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去谈恋爱,不要让别人去承担本可以没有的伤害。”陈左顿了顿,“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江墨记得那句话。

  陆清野和翟霍,江墨跟陈左在初一的时候就认识了,几年来,四个人里,陆清野收到的情书仅次于江墨,他曾不止一次动过谈恋爱的心思,只因为送情书的女生漂亮。

  每到这个时候,陈左就会问他,你喜欢人家吗?

  得到的答案总是模棱两可,然后陈左便会说出这句话,让陆清野自己做决定。

  江墨不知道,陆清野每次是听进去了,还是心思没那么强烈,顺势便从了陈左的意思。

  不过他听进去了。

  “我会的。”江墨说。

  江墨知道,自己对苏白的喜欢决然不会变了,想谈恋爱,只是他还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更有担当、更长久。

  陈左打量了下江墨脸上认真的表情,想了想,又开口道:“另外,尽量不要让自己受伤害。”

  “啊?”江墨眨了下眼,有些不解。

  “就是感觉你特别认真,怕你万一失恋了,会很难过。”陈左说。

  江墨:“……”

  虽然情况不是不可能,但怎么可以一开始就说出来呢。

  “哥,我觉得你应该呸三声。”江墨说。

  “呸什么?”陆清野从门口走了过来,一手的水,看见江墨手里的纸巾,当即弯下了腰,“墨哥你这刚好有纸,给我擦手吧。”

  在他手碰到纸之前,江墨举起手避开了,“不给,你自己甩干吧。”

  将纸巾重新揣进口袋,见翟霍也回来了,江墨站起身来,“走吧,去食堂吃饭。”

  陆清野接过陈左递来的纸巾,小声问道:“墨哥怎么那么小气,一张纸都不给?”

  陈左轻轻勾唇笑了一声,“可能是舍不得给你用吧。”

  夜幕降临,附中的学生都在上晚自习,外校来的参赛学生不用上,有些人在宿舍待不住,便三三两两在附中校园里晃悠。

  苏白从宿舍洗手间里出来,走到床边抽了张纸巾,将手擦干。

  “苏苏,我们准备出去走走,你要一起吗?”对床的女生问道。

  苏白摇摇头,“我有点累,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那我们去咯,你有事就给我发消息。”女生扬了扬手机。

  “好。”

  同宿舍的三个女生都出去了,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苏白随手拿过放在床上的书,翻看了两眼,心中生出几分烦躁,负气似的将书丢到了一边,页边撞在被子上,卷了不少。

  从枕头下拿出手机,苏白点开今天中午拍的照片。

  照片上,她的父亲苏兴文,将手放在了陌生女人的腰上,对着身穿初中校服的男孩笑得十分开怀。

  她今年十八岁了,这种笑容,印象里也没见过几次。

  苏白就这么盯着这张照片,直到手机屏幕黑掉,再亮起时,是有电话打进来。

  “喂,爸。”

  “嗯。”电话那头的中年人,声音浑厚低沉,不难想象出他脸上的表情是严肃的,“你中午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吗?”

  中午到现在,隔了七个小时。

  苏白突然就想到,苏兴文一直都是这样,错过她妈的电话,有时过了半天或一天会回个电话,有时压根就不提。

  她自己不常给苏兴文打电话,也不知道她妈这么多年是怎么忍过来的。

  要是有急事,隔了半天的回电,有什么意义?

  “怎么不说话?”苏兴文的语气里带了几分不耐烦。

  苏白神色清冷,语气也跟着不好,“没什么事,就是不小心按错了。”

  电话那头似乎是没预料到她的语气,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是作为父亲那高高在上的教训的口吻:“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在我工作的时候打扰我,还有,你是学生,不要一天到晚就玩手机,你看看人家隔壁的……”

  苏白将手机从耳边拿开,调小音量,直至听不清。

  她盯着通话中的手机,在心里告诉自己,别急着质问苏兴文,再等等。

  苏兴文这人,有什么事惯会推卸责任,一张嘴能将黑的说成白的。

  一张照片,说不定就能被他找借口解释了,不能作为他出轨的证据,到时候只能是心照不宣地承受憋屈。

  电话很快就从通话中变成了结束的状态,苏白一点都不怀疑,苏兴文是教训完自顾自挂了电话,压根就没再说其他,也不知道她根本没在听。

  一点也不关心她,这样的父亲,出轨就出轨吧,只是苦了她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