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来时星空落怀

009 你看那个江墨瞪我

他来时星空落怀 小金鱼爱吃面 1866 2021-02-12 21:11:36

  祁喻他们后面是个走道,和后一排的座位隔了一米多的距离,所以他和苏白之前都没注意到,中午江墨那一桌四人,就坐在他们后面,而苏白的正后方,就是江墨。

  毕竟都是Y市的,座位安排得近,祁喻能理解。

  可是,江墨你看我干嘛啊,还是用那么凶的眼神?

  祁喻和他对视了几秒,便败下阵来,照片也不拍了,再次往苏白那凑,“苏苏,你看那个江墨瞪我。”

  苏白:“???”

  她没听错吧,江墨,那个容易脸红的人,瞪祁喻?

  虽然苏白一直秉承着不要用第一印象来定义别人的宗旨,但江墨的三次脸红,着实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超越了江墨“痞”的名声,让她潜意识里觉得这是个会脸红的乖男孩。

  所以,瞪人,不太可能吧?

  “哪呢?”她问。

  祁喻脑袋不动,眼珠转了转,“就在你正后方。”

  苏白从另一个方向转过头去,最先看到的是低着头的陈左,她顺着陈左的视线,看见了他手里拿着的一本英文杂志。

  嗯,好认真,值得学习。

  看完了陈左,苏白视线右移,看见了自己正后方坐着的人。

  开幕仪式还没开始,走道里偶尔会有人走动,许是为了不挡到别人,男生的脚落在座位前几公分的地方,一双穿着蓝色校服裤的大长腿规规矩矩地放着,膝盖高出椅面不少。

  苏白想到自己和椅面基本齐平的膝盖,一时有些羡慕江墨的腿。

  视线上移,男生的手肘搭在扶把上,手指指尖两两相对,随意地撑在身前,再上移,是男生的喉结……

  苏白在那修长脖颈上的喉结停留了两秒,反应过来不妥后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花痴啊。

  她是来看江墨有没有瞪祁喻的,怎么还欣赏起他的腿手喉结来了!

  看到江墨的眼睛时,他并没有像祁喻说的那样瞪着人,而是垂眸看着地面,似乎是感受到了苏白的视线,才微微抬起,看向她。

  还是像前几次一样,目光还算平静,没外露多少情绪,非要说有点什么,大抵是夹了几分探究的意味,好奇苏白为何看自己。

  毕竟是自己先看对方的,苏白对江墨微微点了下头,才转回身子。

  祁喻立马开口:“看到了吧,他瞪我,老凶了。”

  苏白摇摇头,“没有啊,他都没有看你。”

  祁喻:“???”

  他刚刚是出现幻觉了吗?

  不可能啊。

  正当祁喻想再去确认一下江墨有没有无缘无故瞪自己时,他听见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余光里,有人走了过来。

  苏白低头刚看了一行字,左臂蓦地被抓了一把,向下撞上了不锈钢扶手,腕骨一阵钝痛。

  “你干嘛?”

  祁喻没说话,往她身后使了个眼色。

  苏白蹙着眉,奇怪地往身后看去,刚转过头,一中的校服撞入了她的眸中,随着来人放低身子,下一秒校服便被略尖的下巴代替。

  江墨蹲在苏白椅子的后面,因为身高及场地的原因,他比坐在椅子上的苏白高出半个脑袋。

  走道不宽,江墨就蹲在椅子旁,连带着两人之间的距离都有些近,只要他身子稍稍前倾,便能和苏白呼吸交错。

  苏白盯着近在咫尺的下巴看了几秒,才后知后觉地往后让了一点,拉开距离,视线短暂地偏开了一瞬。

  “怎么了?”她问。

  “嗯。”江墨的声音似乎刻意压着,听起来比在广场上时要低沉,也多了几分勾人,“我想问你……有没有面纸。”

  他说完眨了下眼,搭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握了握。

  “你等一下。”苏白转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纸巾,“你要多少?”

  “一张就够了。”

  苏白将纸抽出,手伸到椅背上,递过去。

  江墨看见她细长白皙的手指,接过纸巾时,还注意到她那修剪得很是圆润的指甲。

  “谢谢。”

  “不客气。”苏白淡淡道。

  江墨起身起到一半,又蹲了回去,认命似的垂了几秒脑袋,正当苏白好奇时,他开了口:“我还想问,你叫什么名字?”

  祁喻拧着眉,有些奇怪地看向他。

  不是,你问名字就问名字,低着个脑袋算怎么回事?

  刚刚瞪我的气势呢?

  刚想完,江墨猝不及防地抬起了头,祁喻立刻收回了脑袋,盯着自己的正前方。

  “我这么问是为了以后能还你人情。”江墨说道,“我先说我名字吧,我叫江墨,江河的江,笔墨的墨。”

  虽然一张纸的人情用不着还,之前也已经知道了他名字,但出于礼貌,苏白还是做了自我介绍。

  “我叫苏白,江苏的苏,白色的白。”

  “苏白。”江墨垂眸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唇角不可抑制地上扬了些,“很好听的名字。”

  苏白笑了笑,“谢谢,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那个,我可以加……”

  江墨迟疑了下,因为这份迟疑,主持人的声音随后便透过喇叭传了出来,“开幕仪式马上开始,请各位老师、同学有序落座……”

  苏白大致扫了一眼周围,除了江墨,其他人都坐在各自的座位上。

  “你快回座位吧。”

  江墨捏着口袋里的手机,点头应了声好。

  习惯了别人来自己这借东西,江墨刚刚这一出,除了人帅以外,并没有给苏白留下太深的印象。

  主持人在台上慷慨激昂地发言,洪亮的声音透过喇叭,砸得人耳朵都有些疼。

  饶是如此,江墨还是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震得他手指发麻。

  心脏像是按捺不住,想要跳出来,飞到前排的苏白那。

  

小金鱼爱吃面

感谢玖玖不在了、小陈是人间理想C的打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