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来时星空落怀

005 那个算光明正大吗

他来时星空落怀 小金鱼爱吃面 2126 2021-02-08 21:03:39

  江墨,一中的学神兼校草,是老师们又爱又恨的存在。

  他长了一副好皮囊,影响了不知道多少女生的成绩,不仅如此,抽烟喝酒翘课打架……老师们眼里坏学生会做的事情他都做过,虽然只是偶尔,但老师们还是觉得他给其他学生树立了不好好学习的坏形象。

  就说今年,江墨高二被老师要求去体验一下高考,结果在去考英语的路上和混混起争执打了一架,还因此错过了一半听力,事后被老师骂了半天。

  不过即便如此,最后他还是考了420分,是高二参加高考里分数最高的人,比去年的省状元叶习少28分。

  至此之后,Y市百分之九十的高中生和学生家长都知道他的存在。

  要说苏白听说江墨这个名字,得更早一些,是在刚上高一不久的时候,那时江墨的校草名号似乎还没定下来。

  她新认识的朋友耿绵绵,和江墨念同一所初中。

  耿绵绵当时怎么说来着?

  “苏白,你的名字和江墨是黑白配哎,我觉得你们都可以拜把子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

  苏白当时打断了她,“我觉得不可以,我不想和他同年同月同日挂掉。”

  要说耿绵绵这脑回路,真不是一般地清奇。

  哪怕换了祁喻这么个大直男,听见人说一男一女名字配,想到的都不会是拜把子这种事。

  正是因为有了耿绵绵这一出,后来无论是听说“一中校草江墨”,还是“痞子学神江墨”,都没能让苏白对江墨产生好奇心,因为她听到这名字,想到的只能是拜把子,糟心。

  不过,传言江墨又帅又痞,刚刚那个是不是有点容易脸红啊?

  “对啊,一中学神江墨,185的大高个,长得又帅,还不近视,妥妥的就是。”祁喻的声音拉回了苏白的思绪。

  “光凭这些你就认准他是江墨?”苏白问。

  “那倒不是。”祁喻笑了一下,拿出了自己手机,翻出一条说说给苏白看,“喏,这是之前有人在网吧拍到的江墨,旁边那个据说是他表哥,好像叫陈左。”

  说说配文是:和一中学神在同一个网吧打游戏,我有可能和他考得一样好吗?

  下面评论一水的“别做梦了”。

  照片里,江墨坐在最靠墙的位置,戴着耳机在玩游戏,因为是侧脸,能清楚地看到他流畅精致的下颚线,以及他眸中的淡漠,即便是游戏,似乎也没有激起他太多兴致。

  这样子,可半点没有会脸红的影子。

  毕竟才见过真人,苏白觉得这照片还没拍出真人的七分帅,很快就转移了视线。

  江墨旁边这个表哥,好像就是刚刚转身说话的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啊,不过……

  苏白凑近了一点,抬手指着照片里陈左的电脑屏幕,“他这是在学习吗?”

  “啊?”祁喻将照片放大了看,“卧槽?”

  虽然照片不是很清晰,但放大后,依稀能辨别出电脑屏幕上的那些几何图形,看样子是数学题。

  “在网吧都能学习,也是个人才。”祁喻竖了个大拇指。

  苏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值得学习。”

  祁喻:“……”

  “你盯着我干嘛?”

  “苏苏,你这脑回路,也快赶上绵绵了啊。”祁喻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苏白,“教室、家里、奶茶店,哪个不比网吧香,还都是烟味。”

  祁喻作为一个男生,半点闻不得烟味,也从来都不去网吧。

  苏白:“……有道理。”

  跟着领队老师去宿舍时,苏白和祁喻都暗暗在心里感慨。

  N市不愧是省会城市啊,这所附中是初高中一体,大小快赶上三四个三中大了,那边一片大树林,这边一片名人雕塑,那个角是大礼堂,这个角是图书馆……总之,气派。

  别市来的学生,大部分被安排在了教工食堂,还有一部分被安排在了学生食堂特意隔出来的地方,这其中就有Y市的学生。

  陈左端着餐盘坐下时,看见了旁边桌子上摆着“Y市三中”的牌子。

  “左哥,我从宿舍里出来就注意你了,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啊?”翟霍坐在陈左的对面问道。

  陈左耸了下肩,“我自己没有。”

  “嗯?那谁有?”

  “这位呗。”陆清野在旁边撞了一下翟霍的肩膀,向对面坐着的人扬了扬下巴,“心不在焉呢。”

  附中尽足了地主之谊,每个餐盘里两荤两素打得非常满,色相虽然差了点,但香味很足,可陆清野对面的江墨低着头,筷子就杵在白米饭上,一动不动。

  “居然是墨哥有事吗?可他看上去也不像是……”翟霍低下头去看江墨怅然若失的表情,“高兴的样子啊。”

  “他是没缓过神来。”陈左笑着说了一句,低头去吃饭。

  翟霍和陆清野没急着问,俩人边吃边猜江墨这是遇上了什么事,陈左都不紧张,想来不是坏事。

  食堂门口传来嘈杂的声音,是三中的老师带学生过来了。

  祁喻和苏白站在最后,等着排队端餐盘的工夫,祁喻无聊地在食堂里四处张望。

  “哟,那个附中的学生长得很帅啊,比我们学校校草帅。”

  苏白顺着祁喻的话望过去,看见了一个穿着附中高中部校服、长相帅气的男生,冷白色的肤色,是她平日里喜欢看的那种类型。

  “嗯,挺帅的。”

  至于本校校草,苏白暂时没想起来是谁。

  “不过祁喻,你把手收回来,别被人看……”见。

  话音未落,苏白就看见那男生抬起了头,和祁喻遥遥来了个对视。

  男生目光清清冷冷的,带着几分探究。

  祁喻:“……操。”

  他急忙转回了头,视线落在身前的苏白身上,嘴里小声念叨:“我要是和他说我在夸他帅,你说他会相信吗?”

  “我觉得不会。”苏白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

  “啊?”祁喻有些委屈,拖长了声音,“怎么我每次做点什么事都会被人发现啊?”

  苏白哭笑不得,“因为你太光明正大了啊。”

  哪有像祁喻这样的,把手举得那么高那么直,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似的。

  “那你说,那样的算光明正大吗?”

  祁喻这次学乖了,只是将手放在苏白肩旁的位置,伸出了一根手指,指着食堂的某个方向。

  苏白顺着看过去,入目的是四双眼睛。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