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五十六章:彼此试探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08 2020-10-27 21:39:29

  大夫人盯着自己手中的玉镯子转了转:“妹妹,这谁家不是穷乡辟壤出来的?诗曰:莫笑农家腊酒浑。再说了,那商户,也算是当地名声和家产最为雄厚的,你女儿嫁过去,不吃亏。”

  二姨娘只觉得这会自己头脑眩晕,终归玉儿不是她华娘的女儿,定然是嫁的越远越好。

  现在玉儿为了讨好大小姐,做出了这等事情,华娘恨不得赶紧把她们除掉才对。

  等解决掉玉儿这个污点,她家女儿飞黄腾达了,还不用拉低凌清雪的身份,这还是一步大棋!

  “夫人的一番苦心妾身自然知道,可是,可是那商户只是个做柴火生意的粗人,玉儿哪里……”

  “放肆!”只见华娘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这是什么意思,老爷自当也是商户出身,你是说老爷也是粗人么?”

  二姨娘脸上全是泪痕的呆愣在哪里,还没有等自己反应过来,就听到大夫人的声音:“将二姨娘送回房中!”

  “夫人,妾身不是那个意思啊!”

  叶秋看到这一幕,也悄摸摸地拍手叫绝:“大夫人这个操作绝了!”

  管家低头看了她一眼,点头小声附和:“今日事情还得给老爷禀告,六小姐与老奴一同过去吧。”

  叶秋点了点头,便和管家一同来到了凌丰的书房。

  还未等管家开口,凌丰便出声打断了:“今日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你且先退下,我与六小姐说说话。”

  “是,老爷。”说完,管家便退了下去。

  叶秋倒也是好奇凌丰的态度,自己明明就在书房,可是外面喧闹声那么大,他也能坐得住?

  “爹爹可为何不出去,二姨娘哭的老惨了。”

  凌丰听得此话只是笑了笑,将手中的书随意放下,揉了揉手腕,说道:“娶亲嫁女的事情本就是由主母决定的,我去掺合什么?”

  叶秋点了点头,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着桌上的花生,自己便动手剥了起来:“爹爹倒是会躲清闲,都不知外面闹成什么样了,若是被旁人听见看见,可又是一番说闹的笑话。”

  凌丰自当是不在乎,他本就一心想要打理好自己的生意,家中的事情反正有华娘在,而且这些年也没闹出什么,自己便愈发的不想要管。

  “有大夫人在,此事定然闹不出什么事端来,那你说说你的想法?”

  凌叶秋本就看待凌惜玉不爽,她嫁得好与不好,与自己都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现在凌丰忽然问她的想法,她也是觉得莫名其妙。

  叶秋将自己剥好的花生,递给了凌丰一些,便又继续剥起瓜子:“这人都说天地姻缘全得看月老的一根红线,若四姐姐她真与那商户有缘分,我能说些什么?”

  凌丰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接过叶秋剥好的花生,将它放在一旁:“你四姐姐性子本就刚烈,若是让她嫁给商户,还是个妾室,她定是不依。”

  凌叶秋这会只觉得自己想要翻个白眼,凌惜玉哪里算刚烈?说刚烈,都算是夸赞她了,那明明就是一头发了疯的倔驴。

  但这便宜老爹还坐在旁边,自己也不好说些什么:“爹爹也说的是,如今四姐姐对于这事儿半个字儿都不知晓,等到明日知道了,定然是要有一场大哭大闹。她那性格,怎的下嫁与别人做妾呢?”

  凌丰看着叶秋的目光里第一次有了些不满:“可不能如此想你四姐姐。那以你的看法,这婚是要定还是不定呢?”

  叶秋见她再一次问自己,倒也是想了一想。

  自己又不关心凌惜玉,但若是她嫁出去,家中生意便与她无关,自己能拿得更多。

  若是在生意这方面想,这婚若是定了,也算是好的:“我也听得,那商户做生意方面也是有点手段,在源镇好像也是富甲一方的人物,想来若是四姐姐果真要嫁过去了,总的也不会被委屈吧。”

  凌丰沉思了片刻,闷声看着烛火,便摆了摆手叫凌叶秋回去了。

  叶秋小心翼翼地将剥好的瓜子揽在手中,便走了出去。

  “小姐,四小姐若真的是要下嫁于他人做妾室吗?”薛儿见四下无人,便小心翼翼地问着凌叶秋。

  叶秋躺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磕着手中的瓜子:“这我如何能想到呢?这事儿是大夫人定的,想必估计得成了。”

  一旁的瓶儿自然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可四小姐明日才出狱,这婚事定得未免仓促草率了些。”

  “随意她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也不关我们什么事,回屋睡觉吧。”叶秋拍了拍手中的残渣,便背着手走进屋内。

  第二日一早,叶秋就被吵醒了。

  “小姐,隔壁那院儿这会儿正在闹着呢!”

  凌叶秋迷迷糊糊之中便一直能听到女人家的哭声,烦恼着坐起来。

  瓶儿给叶秋递过衣服,她都烦得没有耐心好好穿。

  “都被这天大的好事给砸在头上了,能不哭吗?”叶秋配合着瓶儿穿好衣服,仍是满脸的不高兴。

  不是她耐心不好,是她有起床气啊,控制不住。

  瓶儿听得这话只是偷偷笑了笑:“今儿个听隔壁院的说,昨儿个晚上二姨娘就又哭起来了,只是动静小,今二个可能是四小姐出狱回来了,才闹得这般大的动静。”

  叶秋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便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化起妆来。

  凌惜月大早上也是被凌惜玉给吵起来,让丫头问了一圈,这才知道了此事:“大夫人真当是要将四姐姐下嫁远郊小镇上的商人做妾室?”

  青儿听得凌惜月的话,连忙点了点头,眼中全是笑意:“自然是这般了,我同昨日在前殿伺候的姐姐们问过,说是二姨娘在前殿因为这件事情闹了大半天了。”

  凌惜月皱着眉头,半天也不语,直直过了许久,才听得她的声音响起:“那男子可是何人,若是品行相貌端庄,此事便也就成了。”

  这问到点子上了,青儿也是满脸迷茫摇了摇头:“这事儿奴婢确实不知晓,只知道那男子不是京城之人,而是源镇人!”

  听到这话,凌惜月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源镇离的京都那么远,若是坐着马车也得赶上两三天,四姐姐若是被那人欺负了,我们又帮不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