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五十四章:夜送官府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37 2020-10-25 12:39:12

  “你说什么?你竟敢把我送去官府?”凌惜玉懵了,她没想到叶秋竟然这般打算,这不就是要葬送她的名声么?

  若是被关进大牢,她日后哪还有脸见人?

  青儿看见凌惜玉这样强烈的反应,心中忽然痛快了不少,有了大仇得报的快感,当即改口答应叶秋:“现在就去!”

  叶秋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趁凌惜玉不注意,用一招前世所学的擒拿手,将凌惜玉狠狠制住,一面吩咐青儿:“快去麻绳将她绑了!”

  “你怎么敢……”还没等凌惜玉大声喊出来,叶秋就飞快往她嘴里塞了布条,将她的嘴堵住。

  青儿明快地笑了起来,立马返回院子里,避开所有侍女取走了麻绳。再回来时仿佛换了一个人,整个人都是欢喜地,连对叶秋的态度都好了许多,三下五除二给凌惜玉来了个五花大绑。

  夜里不好找马车,叶秋自己去了马厩,牵了马套上马车,便赶紧和青儿两个一同将凌惜玉推了进去。

  叶秋远远地看见了衙门门口的那柄大鼓,她赶紧下了马车跑到大鼓前,拿起鼓槌用力地敲响。

  不一会儿,便出来了许多小吏,团团将叶秋围住。

  叶秋没有丝毫惧怕,仰起头高声说:“我要鸣冤!我要见县丞为我被毒害的五姐姐做主!”

  那些人被她的气势镇住,连忙派人去请县丞。

  不一会儿,大腹便便的县丞便升了堂,端坐大堂中央。叶秋和青儿一左一右,将凌惜玉拉着,跪在地上。

  被五花大绑的凌惜玉,此刻已经吓得魂不守舍,脸色发白,嘴里还堵着布条,看着她躺在地上滑稽的模样,看得那些小吏阵阵发笑。

  “肃静!”县丞老爷不怒自威,见朝堂不静,立马出声喝止。

  他抬眼一看,下面跪着两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中间还躺着一个小丫头,瞬间觉得心烦意乱,敷衍问道:“半夜击鼓鸣冤,你这丫头,哪有什么冤情?还不速速报来?”

  叶秋眼神一凛,声声带着讨伐之意,铿锵说道:“我要告发我四姐姐,下药毒害我五姐姐,致其伤重不好!”

  “哦?”县丞老爷浑浊的眼中透出点不信,不耐烦地拍了惊堂木:“小丫头莫要信口雌黄,下药害人之事,岂是你们这些小丫头做得出来的事?这里是衙门,不是你们过家家的地方!再不回去,本官便要治你扰乱公堂之罪!”

  叶秋起身掏出药包,跪着上前将东西递交给了县丞。

  县丞将信将疑地打开药包,用手取了一点粉末,大拇指和食指拈了拈,便凑近了鼻尖闻。

  闻到那有几分熟悉的味道,县丞明白过来,这是青松散,致人昏迷,略有几分毒性,但会伤及五脏,令中毒之人疼痛呕血。

  “将那丫头的布条取了,本官有话问她!”

  县丞发话,立马便有小吏将凌惜玉扶正,让她跪着面对县丞老爷,动作粗鲁地将她嘴中布条取下。

  凌惜玉抖如筛糠,一度处在崩溃的边缘。

  “本官问你,这是何物?”县丞老爷举起药包,目光如炬,语气更是威严不已。

  凌惜玉到底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哪里接受过这样的问话?立马吓得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卖药的人说了,这只是会让人昏迷的药,不会害人的!再说了,我能害自己的亲妹妹么?”

  叶秋柳眉一横,回怼道:“你为了讨好凌清雪,做的坏事还少了么?”

  县丞无心再听小女儿家的哭啼之声,既然现在物证人证俱全,直接结案即可。

  当即,命主簿将案件记录下来,当庭宣判:“当即收监,关押十五日,心有悔改再行放出!”

  听到这话,凌惜玉直接崩溃了,该来的总归会来,一边哭着求饶,一边被小吏拖了下去。

  等到闻讯赶来的凌丰和华娘,也只看见了凌惜玉被拖走的背影。

  “这是怎么回事?”凌丰气恼不已,他刚睡下,管家就来通传他说是官府有请。

  他本以为是自己生意上出了什么岔子,连忙跑了过来,结果一来,就看见了自己的女儿跪在这里,另一个女儿还被衙吏拖出去了。这让他接受得了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一夜之间,自己一个女儿病倒,一个女儿跪在衙门,一个女儿被收押了?

  叶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凌丰讲了一遍,在提到凌清雪时,刻意加重了字音,观察华娘的反应。

  没等凌丰表态,县丞也警告了他:“子不教,父之过,如今你女儿投毒害人,还害得自家姐妹,回去好好想想你是怎么当父亲的吧!退堂!”

  从衙门出来,叶秋难得“有幸”和自己的爹爹散步走路,一行人个有心事,什么话都没说。

  这一晚过得真是精彩不已,叶秋现在也已经精神得很,怎么也不想睡了。

  没有了凌惜玉的这十几天,凌府终于消停了一阵,华娘也没再找她的麻烦,凌清雪看见她更是绕道走。

  听雪阁中,凌清雪正是焦急不已,这件事是自己让她做的,如果凌惜玉那蠢货在牢里熬不住,把她给供出来,她是不是也要去坐牢?

  不行!她不能被关!自己可是这京都小有名气的才女,风气佳人,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把自己这些年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名声给毁了!

  “你急也没有用,现在人在牢里,随时都可能把你说出来。”

  知女莫若母,华娘当然是知道凌清雪在烦什么。

  凌清雪闻言,眼神忽然坚定了起来,转头定定地望着华娘说:“万万不能让这蠢货把我供出来!”

  华娘微微一笑,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现在雪儿心狠的性子,和她年轻的时候简直如出一辙。

  第二天,凌清雪早早地起了床,便提着食盒朝牢房走去。

  打点了小吏,她便顺利进了牢房,进了凌惜玉所在的那间。

  凌惜玉一看是大姐姐来了,连忙兴奋得扑了过去,抱住她:“我就知道,大姐姐一定会想办法救我的!”

  凌清雪但笑不语,慢条斯理地将食盒打开,让她吃了点东西,又将手中的茶水递给她,手里捏着一枚银针。

  茶里当然有迷药,只要她喝了茶,睡过去,她再悄悄将银针刺入凌惜玉的颅顶,自然能让她直接死去。

  然后,她再将她布置成畏罪自杀的样子,一切就天衣无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