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五十章:将军府义女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74 2020-10-21 13:36:19

  南宫恒也被自己老爹这一手操作给整蒙了,连忙拦下他说:“爹啊,小爷……我和叶秋真的只是单纯的同窗关系,平时走得近了些,但是都把对方当做很好的朋友,没有男女之情,你这样说去提亲,你让儿子怎么跟人家相处?”

  叶秋也还没反应过来,心中只觉得,南宫老将军性情果然急躁,现在这情况,也真是容易收不了场。

  叶秋想了想,连忙走到南宫老将军身边,先行了拱手礼,再开始娓娓道来:“南宫老将军,叶秋本是一个商户之女,并非什么金贵人家的千金,和少将军交好已然是叶秋高攀了少将军。再说了,承蒙少将军不嫌弃,与叶秋结为异性姐弟,平日我也是真心拿他当弟弟看待,并无其他。”

  “且不说叶秋已是高攀少将军,就是我们家小门小户,但家教也甚严。家父若是知道叶秋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秀自己,攀附高门,定然是要责罚叶秋不知廉耻。”

  说完这些,叶秋看了看站在不远处静默的凌清雪,高声说:“大姐姐最懂得我们家的规矩,从未逾越半分,一直是我们家中几个妹妹学习的榜样。所以叶秋说的这些,并不是欺骗大家,你们大可以向我大姐姐求证就是了。”

  早就在刚刚叶秋说完第二番话的时候,凌清雪就已经气得快要站不住了。

  什么展秀自己,攀附高门,不知廉耻;不过就是在讽刺她刚刚主动献舞的举动么?

  叶秋这丫头,让大家来向她求证,不就是想让她自己打自己的脸么?如果她顺着叶秋的话说下去,说是,那么就等于是在承认自己刚刚过于展现自己,想引起大家的关注。如果她说叶秋说的不是真的,那么就等于是在说叶秋在撒谎,欺骗大家。

  可现在这个局面,一旦她说叶秋说的完全是子虚乌有,所有人也只会相信叶秋,不会相信她,反而会落得一个满口谎言的女子。

  现在让她怎么办?该怎么回话才能避免这一切?

  叶秋见她脸色发白,连忙走到凌清雪身边将她扶着,关切道:“大姐姐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么?早就跟你说了不用你陪我来,可你却说我独自前来不安全,非要陪着妹妹一起来,现在又不舒服了吧?”

  不就是当一回绿茶嘛,她又不是不行,对于凌清雪这样多嘴的人来说,就该让她说不出话。

  凌清雪心中已经翻涌起滔天的怒火,方才一直大方得体的笑容也差点维持不住,僵硬地看着叶秋,抱歉道:“对不起……清雪也是担心六妹妹年纪小,第一次来这种场面会不适应,才想陪着来的,并不是……”

  南宫恒本来就看不惯凌清雪,此时一听叶秋这话,立马就懂了,连忙帮腔道:“不安全?这位大姐,在座可是太子殿下、五殿下、太子门客、还有我父亲南宫将军,除此之外就是本将。你倒是说清楚,我们中的哪一个让你觉得危险?不安全?”

  沈白夜听到她们这一唱一和,嘴角都快笑抽了。

  慕容清看了一眼憋笑憋得厉害的沈白夜,冷然开口道:“好了,凌大姑娘只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罢了,大家没必要这么为难她。既然身体不舒服,就先走吧,本宫恕你无过。”

  凌清雪不着痕迹地离叶秋远了些,对着大家行礼拜别:“清雪今日多有失礼之处,还望大家海涵,原谅清雪。”

  说完,凌清雪眼中含着些委屈的泪水,好一朵纯洁无瑕楚楚可怜的白莲花。

  接着,她又努力恢复了刚刚得体的笑容,温柔地对叶秋说:“六妹妹,姐姐先走一步,你要是想再在这玩一会儿就留下来,不用跟姐姐一起走,晚点回来都行,我回去后自会向爹爹说明原因的。”

  好家伙,要走了还要摆她一道,想暗示大家叶秋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陪着。

  还没等叶秋说话,南宫老将军倒是开口了:“是老夫不舍得叶秋走,他凌老爷有什么不快,老夫亲自登门替这丫头解释。让他怪罪老夫便是。”

  凌清雪哪里想到老将军会替叶秋出头,连忙告罪走了,走出去的每一步,都感觉自己的屈辱感又多了一分。

  今天凌叶秋这丫头,敢在这么多人面前羞辱自己,她总有一天,会还回来的。

  看见凌清雪垂头走出去的背影,叶秋只觉心中明快不少。

  经过这一场闹剧,叶秋也算是看出来了,太子殿下有意与南宫老将军关系走得更近,五殿下一心向着太子,而南宫老将军自成脾性,恐怕仍然忠心于皇帝,并没有站到太子一边。

  至于沈白夜,这货从刚才就一直闷声不曾说话,存在感极低,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此时,南宫老将军忽然轻轻抓住叶秋的手腕,语重心长地对叶秋说:“老夫是打心眼里喜欢你这丫头,有志气,有骨气,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这么好的姑娘,怎能随随便便找了一个上门女婿就打发了一辈子?老夫是真心心疼你。”

  “既然商女的身份让你如此介怀,老夫今日就收你为义女,将军府里为你辟一间院子,随时可以来住。你与恒儿,就是名正言顺的姐弟了。”

  听到这里,叶秋的眼角不禁有些湿润,没想到自己重生了这六年来,第一次感受到来自长辈的亲情温暖,而这点温暖,还是从与她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身上得来的。

  “南宫老将军一直想要个女儿,今天可算是得偿所愿了,本宫祝贺老将军。”说完,太子端起酒杯敬了一杯。

  南宫老将军此刻也是满心激动,高兴地说:“今日就请各位殿下做个见证。”

  说完,叶秋连忙先行拱手之礼,最后跪下拜了两拜,磕了头,抬头庄重道:“叶秋,拜见义父。”

  南宫老将军哪里舍得她一直跪着,连忙笑眯眯地将她扶了起来。

  “自然是为你们做的,本宫恭贺南宫老将军喜得爱女,明晚东宫设宴,为老将军祝贺怎么样?”太子慕容清含笑看着南宫老将军。

  南宫老将军大手一挥,豪爽道:“不用太子殿下费心,既然是老夫要贺,自然由老夫做东,在我将军府摆上几桌,到时候各位来我府中畅饮。”

  听到这里,南宫恒倒是嘟嘟囔囔着不乐意了,本来什么义结金兰就是说着玩的,结果现在成真了,那以后凌叶秋这丫头岂不是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