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四十七章:偏心叶秋?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330 2020-10-18 11:37:41

  凌清雪自然也是看到了最近有个陌生男子出入府中,因为好奇,派了手下的丫头去打听。

  过了半晌,丫鬟回来,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个清楚。

  “给六小姐的上门女婿?”凌清雪听完丫鬟的话,眼中划过惊讶:“此事属实?”

  “回小姐,确实没错,老爷都将孙家的婚书收下了,前些日子对孙家老太太一口一个亲家,可亲熟了。”丫鬟跪在地上,神色忐忑,生怕自己哪句话不对惹怒了她。

  凌清雪始终想不通,爹爹这步棋,到底是怎么走的?

  凌叶秋已经管了自家的绸缎铺,若是招个上门女婿进来,爹爹定然会给凌叶秋更多店铺去经营,这样下去,以后还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么?

  凌清雪想到这里哪里还坐得住?一时间便火急火燎的往书房走去。

  走到书房门前,凌清雪清了清嗓子,甜声道:“爹爹,雪儿求见。”

  凌丰放下书,听到是凌清雪的声音,当即也笑了笑:“进来吧,今日怎么想到来书房找爹爹了?”

  凌清雪心中装着事,便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将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爹爹怎么给六妹妹招了上门夫婿?”

  凌丰摸了摸胡须,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将手中的账本合了起来:“若是你们姐妹全都嫁出去,我这个老头子,岂不是太可怜了?”

  凌清雪听闻这话,连忙摇了摇头:“爹爹哪里的话,女儿也可以不用嫁人,陪着爹爹的。”

  凌丰洋装生气,抬头看了凌清雪一眼:“这是什么话,爹爹还等着你觅得良人,嫁个好人家。”

  凌清雪见凌丰这样说,心中划过一丝不解。

  这是什么意思?爹爹果真偏心凌叶秋,府中的姐妹都要被他嫁出去,独独留叶秋在家里,不是舍不得是什么?

  正想发怒,但一想到自己是过来哄爹爹的,还是将心中的情绪压了下去,撒娇说道:“爹爹,女儿就是想不明白,为何单独只给六妹妹招夫婿?她性子刚烈,怕是……”

  凌丰倒是无所谓的拍了拍手,凌清雪见状,连忙将桌上的茶杯递给他。

  凌丰揭开杯盖,微微吹了吹:“就在我的眼皮子地下,她能刚烈成什么样子?”

  “可是爹爹,您难道是想把生意都交给她做,万一之后她拿着店契给了夫家,这样不是……”凌清雪有些试探的问了出来,手心里生出薄汗。

  凌丰笑了笑,将茶杯又放在桌子上,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儿,他这个大女儿继承了华娘的相貌,样貌身段完全不输与那些贵府千金,心中想到自己的打算,便对着凌清雪说了实话:“这有什么担心的,店铺终究是怎么凌家的,又不是他孙家的,也不是别家的。”

  凌清雪哪里能跟得上凌丰的思路,见他这样说,更是不解的摇了摇头。

  “肯定是爹爹本就没打算让小六下嫁别家,她可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啊,爹爹可是舍不得,疼爱她比疼爱雪儿还多呢。”

  “并非如此。我将她留在府中,就是要她一辈子死心塌地地待在这,替我们管好生意。她头脑不错,能给家里挣更多的银子,懂了么?”

  凌清雪听到这里才终于明白,爹并不是舍不得凌叶秋,只是舍不得凌叶秋的经商头脑,心中微微颤动,但还是面不改色:“爹爹怎么看得上孙家公子?我看他生性愚钝,对我们家的店铺也帮不上忙吧。”

  凌丰听凌清雪提起孙钲,脸上更是鄙夷,转了转手腕上的桃核珠子:“也是他们提前过来提亲了,祖上又没有做生意的人。孙钲为人好拿捏,相貌性格也不错,你六妹妹又是个将情谊的人,日久生了情,到时候,也就没别的想法了。”

  凌清雪只觉得心中宽慰许多,以前总以为凌叶秋是得了父亲宠爱,原来爹爹心中是这般打算。

  也不知道,等凌叶秋知道这么一盘棋,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那爹爹其实对那个孙柾不满意了?”凌清雪替凌丰填满茶,又继续问道。

  凌丰摇了摇头,笑道:“满不满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将你六妹妹绊住,专心做好生意。等家业做大了,等你嫁人的时候,也能硬气点。”

  凌清雪听到凌丰这样说,倒是有些愣住,其实爹爹对她们的婚事,早有安排?

  凌丰当然知道凌清雪定然是听不懂,便出声解答:“自小我将你养的是最好的,琴棋书画都是请最好的夫子,就等着你有朝一日能夺得贵人青睐,嫁入高门。眼下,就有个机会……”

  凌清雪藏在袖子里的手悄悄捏紧:“爹爹说的,可是什么机会?

  “御苑书会。”

  凌清雪听完这话,心中更是不理解:“御苑书会不是想去就能去的,要被邀请才行,且受邀的都是达官显贵,我们这种身份,一份推荐信可能……”

  凌丰但是无所谓的笑了笑:“此事你不必担忧,爹爹既然已经想好,无论如何都是要你进去的。这几日你就好好准备,可能要吃些苦头,毕竟那些名门贵子大多高傲,你且委屈些忍让一点,多多与他们交好。”

  凌清雪抬头看了看凌丰,这么深的心思,让她似乎有些不认识爹爹了。

  可是如果真的能嫁入高门,此刻的陌生又算的了什么?商户之女,就算在怎么有本事都是低贱,若嫁入高门,这种困境就能彻底摆脱。

  凌清雪乖巧的应下,便对凌丰说道:“我懂爹爹的意思,都是为了我们凌家,这种委屈女儿可以受得了。还请爹爹放心吧,女儿自然不会让爹爹失望的。”

  凌丰满意的点了点头,便让凌清雪退下,自己又看起了凌叶秋今日送来的账本,眼中全是笑意。

  凌清雪也不想多说什么,便迷迷糊糊的回到了自己院中。

  “小姐可是来了,老爷让管家送来一条裙子,可是漂亮极了。”

  凌清雪听着丫鬟这样说,抬起头来看了看挂在自己面前的蓝色琉璃裙,她就算再不了解绸缎,也能看得出来这裙子的布料有多昂贵,慢慢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触感极为柔滑,也几乎看不到任何线头。

  “我累了,都先退下。”

  “是。”

  凌清雪看着丫头们都退了下去,这才将琉璃裙取了下来。

  做工如此复杂,没些日子肯定做不出来,想来这计划,在爹爹脑中已经谋划很久了。

  看着衣服,凌清雪突然便笑了出来,喃喃自语道:“我当你凌叶秋在爹爹心中地位多高,谁能想到,你脑子那么好使,却还是叫自己的父亲摆了一道。日日早出晚归,却还是给我们做嫁衣,真替你不值。”

  随手摸了摸裙子,想着自己虽然也是爹爹计划中的一环,总归也能嫁给高门,比的起凌叶秋,自己不知好了多少。

  男人无非看中才色,自己又不是没有,想到这里,凌清雪眼中划过一起坚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