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四十五章   已成定局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93 2020-10-16 09:43:38

    等到叶秋风风火火的跑到凌丰书房的时候,便看到凌丰坐在那处喝粥。

  “爹爹,今日的事情,给我解释解释。”叶秋将凌丰手中的粥放了下来,盯着凌丰眼睛说道。

  “怎么,你也应该嫁人了,我自小对你最放心不下,从未舍得让你给我端一碗茶,若是嫁到别人家,侍奉别人的父母,我心中哪里舍得?”凌丰盯着叶秋,顺理成章的将粥又拿到自己手中:“再者说了,孙家家里也算干脆,有我在家中,量他也不敢动你。”

  叶秋坐在凌丰对面,心中也是知道他对原主向来是不问意愿,可是自己如今也不是以前的叶秋,她也会反抗:“你就没想过,堂堂七尺男儿,甘愿下身赘婿?话本子都不敢这么演,爹爹!”

  凌丰咽下嘴里的一口咸菜,才对叶秋说道:“若是怕日后出什么意外,等过些日子成亲时,再在知府哪里签订一份自主财产合约。”

  叶秋心中冷哼,原来他还是知道对方是图她们家的钱财来的?,

  看着火急火燎的凌丰,叶秋知道这件事情没什么转机了,便跨步走到凌丰面前低声说道:“爹爹,孙钲向来行为不正,若是秋儿嫁与他,定然会受他折磨。”

  凌丰此刻脑中全是叶秋的声音,迷迷糊糊中便开口说道:“我让管家查过孙钲,祖上三代全是清苦,孙钲为人内敛,你性情欢脱,定然能与其结好。”

  叶秋此刻心中也是五味杂陈,自己从未想过凌丰如此细心,但是婚约之事不得不违:“若是孙钲此刻扮猪吃虎,秋儿日后生不如死呢,爹爹放弃吧。”

  好久不见凌丰说话,叶秋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耐心等待。

  “那便三月后在成婚吧。”

  叶秋听到这话本想再次出声,没想到凌丰想给他招上门女婿的想法如此坚定,根本催眠不了。

  看着桌上那半碗冰凉的白粥,叶秋叹了口气,便将凌丰扶到椅子上,替他盖了件披风,便小心翼翼的走出门。

  回去的路上,叶秋心中想着,一定要趁着三个月内,将孙钲的狐狸尾巴揪出来。

  “小姐可是回来了!”

  叶秋回过神来,便看到瓶儿红着一张脸在门口等她,见着自己回来,瓶儿连忙将叶秋带到院中的方桌前。

  “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叶秋只觉得自己脑袋晕晕乎乎的,坐在椅子上看到桌上剥好的核桃,就放到嘴里。

  “这核桃是孙公子拿过来的,是他自己亲手给小姐你剥的。”

  听闻这话,叶秋面无表情的将嘴里的核桃吐了出来:“拿走!”

  瓶儿用手巾替叶秋擦了擦嘴巴,见到叶秋的脸腊白的,便皱着眉头问道:“小姐可是哪里不舒服?”

  薛儿听闻这话,连忙也跑到叶秋身边,替她拍了拍后背,看到叶秋脸色好了点,才出声问道:“老爷可是没同意将婚事作废?”

  叶秋点了点头,她只觉得现在自己如同那棵杏树所遭遇的一般,秃秃秃!

  “将这核桃拿走,看得我直恶心!”

  薛儿听闻一把用手巾盖住核桃:“小姐还请放心,我这就挖坑埋了!”

  瓶儿看着叶秋这幅模样,心中也是纠结了片刻才说道:“小姐,老爷发话了,让孙公子住在府中。”

  “天要亡我!”

  第二日,叶秋一如往常在府中晨跑减肥,还没有等自己反应过来,孙钲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走到自己面前。

  “秋儿这样可是会着凉的。”说完,给她披上了一件披风。

  叶秋看着面前的孙钲,只觉得自己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本就对他没什么感觉,此刻凌丰也不在,一个笑脸叶秋都不想给:“孙公子,你我还是不要太过亲密为好!”

  孙钲听到叶秋的话,尴尬地笑了笑。看着叶秋满头的汗水,便从衣袖中拿出手巾:“可要擦一擦?这样下去可真是会着凉的。”

  叶秋皱着眉头看着孙钲,自己都这么不注重细节了,怎么还没有毁掉他的温柔?

  “我不喜欢用外人的东西,还有事情,恕不奉陪!”叶秋说完这话也没有理会孙钲,便自己转身就走了。

  孙钲现在原地看着叶秋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方巾,叹了叹气便又收了回去。

  看着叶秋还在远处慢走,孙柾咬了咬牙,又提步跟了上去:“六小姐可有什么忌口的,我这手中有些本事,六小姐可要尝一尝?”

  叶秋看着知难而上的孙钲,心中没来由的抵触,便随口敷衍道:“孙公子既然是客人,怎么会让你去下厨房,且圣贤有云,君子远煲房。”

  叶秋只听得孙钲低沉的笑声,夹杂着一股桂花的香味一同出现:“可是这是为六小姐做的,小生只觉得让六小姐开心便好,先人所言在我这里通通不算数。”

  叶秋这才正视看了一眼孙钲,他个子也算高挑,虽然衣着粗布但是腰杆挺的直直的,眉峰浓密,一双眼睛因为睫毛的带动更显真诚,鼻子更是高挺,嘴脸也时常带着笑。

  但是叶秋真的不喜欢这种君子,相处太累了,自己的心里只有搞钱,只想暴富。这孙钲生的这般清高,日后定然会因为钱的事情闹。

  但是他跟他那爱财的妈又很合得来,这就很难搞了啊!

  想到这里,叶秋摇了摇头,看着孙钲眼中全是抵抗和认真:“我爹爹的意思,从来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之后,叶秋便朝着自己的院中走去,孙钲也没有追……

  这几日,孙柾每天坚持给她送早餐,无论刮风下雨,都对她呼寒问暖,叶秋被整的没任何脾气了,便只好躲去了凌惜月这里。

  “五姐姐,你说这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叶秋趴在凌惜月的旁边,看着凌惜月手中的刺绣瘪,着嘴问道。

  凌惜月听到这话,眉头也是皱了起来:“爹爹这次真的让人捉不到头脑,你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听闻那孙家公子天天都缠着你?”

  叶秋点了点头,翻了身躺在恻垫上,想着自己院门口莫名其妙出现的桂花糕!马蹄糕!头疼!

  “明日我就去铺子里,五姐姐可别给任何人说!”

  凌惜月点了点头,递给叶秋一些秀好的手巾:“自然替你保密,这些花色都是你要的,一点都不好看,还不如我选的。”

  叶秋低头看了看手巾上秀的平底锅,是自己给凌惜月的花色,这几日自己总想优雅的用平底锅拍死孙钲,便忍不住画了下来。

  “五姐姐不懂,这是我现在的精神支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