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三十九章:初到绸缎铺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05 2020-10-10 14:36:25

  叶秋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一丝凉意,连忙接过薛儿手中的衣服给自己披上,便朝着内屋走去,边走边问:“你做完活了?今天累吗?”

  “不累,今天统共给四家店铺做了保洁,挣了不少呢。”

  “那便好。”

  叶秋一进去便窝进被窝里,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对着薛儿说道:“我们小厨房还有吃食没有?”

  薛儿一边给叶秋递上一杯热茶,一边说道:“还没来得及做,小姐可是饿了?”

  叶秋包着杯子,手里捧着热茶冲着瓶儿点了点头:“春卷,我想吃春卷。”

  薛儿为难的咬了咬唇:“小姐,这个点了哪里来的春卷啊。”

  叶秋可怜兮兮的看着薛儿:“我饿,如果今天我要是吃到那么一口春卷,就那么一小口,我就会觉得是上天菩萨的恩赐,我就能收获无数的快乐。”

  “小姐快别这个样子了,刚刚五小姐送了些桂花糕,您凑合着对付一口,明日再说春卷的事情。”瓶儿拿着一盘桂花糕,慢慢走了进来。

  叶秋瘪了瘪嘴:“这桂花糕干巴的很,吃着噎人嗓子。”

  听到这话,瓶儿连忙又往叶秋的杯子里加了点茶:“小姐涮涮吃!没事的。”

  叶秋呆愣的喝了口茶,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桂花糕,一个没注意,噎的自己直伸脖子,赶忙喝了一口茶涮了涮,就将手中的茶杯塞到瓶儿手里,直直的躺在床上。

  叶秋两眼翻白,装出疯癫的模样,大喊着:“造孽啊!如此社会,想吃个春卷都是奢华的事情。”

  瓶儿和薛儿相视一笑,拿着叶秋没吃完的糕点走出了房门。

  两人刚走,屋内就摸进了一个人,缓缓走至叶秋身前。

  叶秋闻到了柴火鸡的味道,顿时馋虫大起,循着味道找过去,正对上屏风后那一双清澈的碧曈。

  “你?”叶秋吃惊地往后退了两步,原本她以为,书院结课之后,她们就不会再见。

  谁知道,现在这人居然深夜进了她的房间?

  “别吵。”慕容冲一袭湖蓝劲装,挺拔的身姿在屏风上投出了影子。

  “之前在泉水乡的时候,你经常半夜叫侍女给你做吃的,我猜你今晚也会饿,所以给你包了柴火鸡,给你送过来。”

  叶秋从屏风后接过纸袋,拿在手里摸着还有些烫手,想必是刚出炉不久,就被慕容冲拿过来给她了。

  她小心地撕下一块肉皮,入口后只觉一股浓郁的肉香弥漫整个唇齿,那熟悉的味道让她忍不住惊叫出声:“是肉食记的!我最喜欢吃他们家做的了!”

  少女有些婴儿肥的脸上溢满了笑容,圆钝的五官并不惊艳,反而是温柔得可爱,越看越觉得喜欢。

  “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我都知道。”慕容冲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满带爱恋地摸了摸她的头。

  这是他运足了功力跑了五公里为她买来的,他发誓,这次是他的轻功最快的一次。

  因为快得很了,导致他在翻她家围墙的时候摔了下来,所以现在隔着屏风与她说话,只因为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受伤的右腿。

  “别站着了,我们去外间坐下一起吃吧,这里离我的床榻还有段距离。”看在美食的份上,叶秋也不忍心让他一直站在那,反正院里都是她自己的丫头,也不会多嘴。

  没想到慕容冲却拒绝了她,说:“你喜欢吃就好,我先走了,要是被别人看到,你的那个嫡姐又要为难你。”

  叶秋一怔,他说的也是,要是被其他院里的下人看到她院里半夜出现了个男人,肯定会说她私会外男,闹到凌丰那儿去。

  此时她正接手了绸缎铺的生意,不知道华娘和二姨娘有多眼红,派了多少眼线盯着她。

  所以一听见慕容冲这样说,便也不再留他。

  叶秋转身进了内间,吃着吃着便忽然反应过来,好像在她面前,慕容冲一直以“我”

  自称;在外人面前,一直自称的“在下”。

  难道,慕容冲对她,是特别的、不同的?

  回想起这段日子和慕容冲的相处,和他对她的格外照顾,叶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慕容冲,似乎是有点喜欢着她的。

  她前世也谈过恋爱,也有过一段感情史,可是最后总是无疾而终,没有任何征兆。

  叶秋不再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吃饱喝足,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叶秋便跟着管家到了绸缎铺子上。

  铺子分为两档生意,一档是只卖布匹,一档是成衣销售,当然也包含成衣定制和手工制作。最近刚刚入夏,来买薄纱的人相当的多,都想趁夏天还未到的时候赶紧制作些新的衣裳,所以最近的布匹生意还是比较火爆。

  管家看她还穿着不合身的衣服,便说先带她去制作一身新的衣服,感受一下成衣定制和采买布匹回去赶工的差别。

  管家将叶秋带到了二楼,有两位热情的嬷嬷上来给她裁定尺寸,连忙活了一整个下午,就把叶秋的新衣服拿给了她。

  穿上了新衣裳,叶秋才觉出和原来成衣铺买的衣裳的不同来。

  成衣铺的衣裳对她来说虽然好,可和身上的相比,料子也差了许多。她在绸缎铺帮忙之前,也认得些料子,一摸就知道价格和她之前穿的高了不少。还有这量了尺寸做出来的衣裳,果然合身许多。

  叶秋身量长,手长脚长,从成衣铺里买来的衣裳,对她来说袖口还短了一小截,如今却正正好好合身,穿着也舒服的不得了。

  料子是好料子,给她们凌家做衣裳的也是熟手,要真算起来,这一身衣裳可能还就得费不少银子。

  “成衣定制,价格要比外面悬挂出来的统一规格的成衣贵多少?”

  叶秋发问了。

  管家显然很满意叶秋的提问,他带叶秋现场感受成衣定制的目的也在于带她认知这两者之间的差距。

  这样,她才会在与主顾交流的时候,知道怎么去讲。

  “成衣定制的工期为三到四天,所以价格要比外面的成衣贵上两倍甚至三倍的价格。但也不用担心价格贵了没人买账,我们家铺子的名号早早地就打出去了,很有些达官贵人在我们这采购。

  ”

  叶秋明白了个大概,便穿着这身衣服,下了楼去,缠着管家问布匹的情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