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三十七章:接手绸缎铺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58 2020-10-08 10:21:24

  说完这话,薛儿更是一脸嫌弃,连忙将叶秋改良的运动服塞到了衣柜的最底下,叶秋心疼的看了一眼,便对薛儿问道:“铺子的账单是不是送过来了?”

  薛儿塞衣服的手顿了顿,将旁边的账本拿了过来:“您自己看看吧。”

  叶秋一脸匪夷的接过账本,刚打开看了一页,她就觉得此刻自己心跳加速,血压直接一百八!

  拽了拽自己紫色的的裙子,后退着坐在自己的大床上:“天要亡我!就这就这就这?”

  薛儿一脸实诚的点了点头:“就这。”

  叶秋颤抖着手随便翻了几页,就将账本丢给薛儿了:“赚钱果然是个送命的活,没有亏损太多估计是上天给我最后的体面。”

  叶秋做作的翘着兰花指抵在自己的脑门上,对着薛儿说道:“以后日子过的拮据点,给薛儿说说,往后别给那胖猫留吃食了,快,快把那伤人心的东西拿远一点!”

  说着,叶秋用兰花指指了指薛儿怀里的账本,眼中全是失望!

  薛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便给叶秋提醒:“小姐别忘了去五小姐哪里,您每次都忘!”

  叶秋低着头胡乱点了点,就带着还在擦桌子的薛儿往凌惜月哪里走。

  “五姐姐。”

  凌惜月放下手中的刺绣就走了出去,果真就看到叶秋朝着自己跑了过去。

  “青儿,给六小姐递壶茶!”一边嘱咐着青儿,便给叶秋擦了擦额头的薄汗:“你跑什么,我又不会丢。”

  叶秋看着凌惜月温温柔柔的样子,对着这个便宜姐姐更加满意:“我不是怕你等着急嘛。”

  凌惜月朝着叶秋笑了笑,一对小梨涡若隐若现,她将叶秋的手拉了过来,朝着屋里走去:“我秀了些手巾,你平时最废这种东西了。刚刚来时碰到爹爹,他说叫上你,我们晚上去他那块吃饭。”

  叶秋反牵着凌惜月的手,让薛儿将手巾收起来,之后便看到凌惜月柜子里与她一样款式的衣服,连忙跑过去拿了出来:“五姐姐和我穿一样的吧。”

  凌惜月自小就宠叶秋,这么点要求自然是答应了。

  等到凌惜月换好衣服,两人便朝着前厅走去,青儿端着茶壶,有些呆愣的看了看薛儿:“这茶喝不喝了?”

  薛儿连忙摇了摇头:“快些跟上去吧。”

  等到两人到前厅时,凌清雪和凌惜玉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到两人穿着款式相同的衣服,凌惜玉翻了翻白眼:“也不知晓打扮的那么花枝招展给谁看!还来的那么迟!”

  “四妹妹别这样说两位妹妹,定然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凌清雪将茶杯放下,优雅的擦了擦嘴角,对凌惜玉说道。

  叶秋听完这话,直接翻了个白眼,牵着凌惜月的手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哪里比的上两位姐姐,一天就记得吃食,唯恐来迟了就没自己的了,妹妹们可不大饿,贪不了这一顿两顿的。”

  凌惜玉听到叶秋这样说,用力拍了拍桌子对着她大声说道:“你什么意思!”

  怕两人吵起来,凌惜月连忙偷偷拽了拽叶秋的衣袖。

  不出片刻凌丰便来到前厅,看见四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也就满意的点了点头,等到吃完饭便让叶秋单独留下来。

  凌清雪听到凌丰的话,低下头眼中划过一丝算计,便拉着凌惜玉走了。

  见她们都走了,凌丰这才开口:“秋儿啊,这几日过的可好吧?”

  叶秋看着笑眯眯的凌丰,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点了点头:“咋的了爹?”

  凌丰没有讲话,只是将一旁桌子上的一本账本递给叶秋:“今日爹找你呢,是让你帮我管理咱家的绸缎铺子!”

  叶秋听到凌丰这样说,只是默默又把账本放在桌子上,摇了摇头:“爹啊,我这小铺子不能没有我啊!你的大铺子就重要,我的小铺子就不算什么嘛!”

  凌丰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又把账本塞到叶秋的怀里:“就你那点铺子,想也不用想肯定是亏了,还不如来爹爹这里,长点见识,爹爹是为了你好!”

  “风雨中这点痛,女儿还可以承受,以后自然会好起来!”叶秋对着凌丰反驳道。

  凌丰只是示意叶秋打开账本,自己挑了一个收益最好的铺子,他就不信叶秋不心动!

  叶秋一脸冷漠的翻来账本,打开第一页的时候,叶秋心中一万头神兽唱着情歌从自己的内心奔腾而过。

  自己脑中全是:“错错错!是我的错!”这月流水这么大,凌丰真的舍得给她?

  “你不妨先替爹管理管理,不然最后,不也是赔光了嘛!”凌丰一脸心痛的看着叶秋,眼中全是关爱。

  叶秋忍不住将手放到心口处,此刻自己万箭穿心,但是凌父说的也没有错,反正对自己没有坏处,叶秋也就同意了,又看了一眼凌丰,义正言辞的说道:“得给钱。”

  凌丰看着叶秋笑容突然就凝固了:“我们是家人这样……”

  “爹爹,没有关系我不怕侮辱,如果忍辱负重可以带给你轻松,我愿意。”叶秋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狡黠一笑。

  “谈钱伤感情,你个女子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凌丰不解的看着叶秋。

  只见叶秋伸出手指摇了摇,不认同的说道:“爹爹,俗话说,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女儿只是替你保管,只不过你能从我这里拿走多少,这得另算!”

  凌丰嘴脸抽搐一下,仔仔细细的看着叶秋,这丫头果然算得很精!他点了点头就冲着叶秋摆了摆手,打发了叶秋,叶秋见状,连忙抱着账本一溜儿跑了。

  听雪阁中,凌清雪这边听着婢女的话,一双细长的手紧紧把手绢攥紧,眼中全是低沉:“下去吧。”

  “是。”

  看着婢女下去,凌清雪到底是忍不住,将攥紧的手砸在方桌上:“该死的凌叶秋!凭什么这么得爹爹得宠爱?”

  薛儿和叶秋回到院子后,叶秋就把手里的账本丢给薛儿:“快点给我壶水,今儿个的饭咸死我了!”

  薛儿连忙倒了杯水:“我怎么说小姐饭桌上一直喝水呢。”

  叶秋一饮而尽才觉得好受点,坐在院中杏树下的摇椅上,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小姐!老爷把绸缎店给您了?”薛儿翻了翻手中得账册,不是小姐铺子得那本,随即反应过来,一脸惊喜的看着叶秋,只差拍手叫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