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三十四:事不过三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23 2020-10-05 13:20:52

  叶秋毫不吝啬地给了他一个白眼,便收拾好怀里刚刚下山路上采的蘑菇,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了。

  回到住处,薛儿赶紧迎了上来,看见叶秋怀里这么多带着泥的菌子,立马惊喜地叫道:“小姐,这是哪位婶婶送给你的么?”

  “才不是呢,这是你家小姐我今天上山采的。你快拿去把它们摘干净,用热水泡着。”

  叶秋将怀里的野生菌一股脑全部倒给薛儿,细心嘱咐道。

  薛儿满心欢喜地将菌子拿走了,依照叶秋的吩咐,烧了热水给它们泡上。

  叶秋心里盘算着时日,自己离开京城已经有几天了,明天后天就该回秀才家访了,也不知道那位大娘抑郁症恢复得怎么样。

  明天还是得跟许先生请个假,回去看看孙秀才的娘。

  “小姐,晚饭好了,今晚的菌汤真的好香!刚刚我都忍不住想偷吃了!”薛儿和瓶儿一同从厨房出来,一个手里端着汤碗,一个手里拿着碗筷,纷纷端上了桌子等待叶秋上来。

  叶秋刚开始并不觉得饿,一闻这味道,便觉得自己肚子里的馋虫被勾了起来,连忙过去坐在桌上,接过瓶儿手中递过来的饭碗。

  “什么汤这么香?”

  叶秋闻言转过头去,看到慕容冲慢慢迈开步子朝她而来。

  今天的他穿了一身浅蓝色的锦缎长衫,腰束玉带,腰间挂着一枚碧绿玉佩,玉佩随着他轻快的脚步左右摆动。烛光映在慕容冲的脸上,显得他面白如玉,目似繁星,清澈的眸子闪着亮光,舒眉浅笑着,如春日阳光般直化进人的心底。

  认出来人,瓶儿和薛儿连忙见礼:“见过七皇子殿下!”

  “你怎么过来了?”叶秋不为所动,声音沉沉,也听不出任何情绪。

  慕容冲的目光落在她沾满泥土的鞋子上,问:“你上山了?一个人?”

  叶秋下意识缩了缩脚,用裙摆遮住满是泥的脏鞋。

  男子走过来,自顾自地坐在桌前,丝毫不把自己当成外人,冷淡吩咐:“添一双在下的碗筷。”

  瓶儿和薛儿点头如捣蒜,连忙飞奔去厨房,还是一个拿了碗筷,一个拿了汤碗和汤勺,恭恭敬敬地放在慕容冲面前的桌子上。

  “谢谢两位姑娘。”他淡淡笑道。

  瓶儿和薛儿只觉心脏瞬间被击中,整个人都酥了,语无伦次地开口:“谢……不……不客气殿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本分!对,本分!”

  他转过头,笑着对叶秋说:“你教的好。”

  叶秋少有的恼怒,开始训斥起了瓶儿和薛儿:“平时我可没这么教你们没出息的。”

  两个丫头知道自己的小姐生气了,连忙收敛了心神,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子上,给自己添饭。

  “你训她们做什么?”慕容冲给她盛了一碗菌汤,推到她的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慕容冲,她就像沉进了一片宽阔的深湖,她一叶扁舟架在湖水中心,周围全是墨色的湖水,像要把她吞没。

  叶秋不想答话,却也不想赶他走,至少他在的时候,会觉得稍微有点安全感。至于这种安全感的来源,可能是慕容冲眼里偶尔露出的那一丝对她的在乎。

  人啊,总是拒绝不了对自己好的人,哪怕这个人做了任何大逆不道的错事,自己都会对他心软。

  叶秋不想这样,她害怕,有一天,她和慕容冲会变成这种局面。

  “明后天,我会回京城一趟,铺子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刘嬷嬷一个人应付不来。”

  她不在,她那小铺子就没什么生意,不过就是孙秀才那飞鸽传书来请了而已。

  慕容冲盯了她好几眼,说:“你一个姑娘家,那么拼做什么?这才开学几天?”

  “正因为我是姑娘家,没有倚仗,所以才要自己打拼。再说了,我有一位病人病情很严重,我得回访才行。”叶秋将他给她盛的汤喝光了。

  “这菌汤很不错。”慕容冲夸道,“你还会医术?是个悬壶济世的女大夫?这我倒是不知道了。”

  “我看的,并不是人身体上的病,而是关注人们的心理健康。”叶秋解释说。

  慕容冲笑了,心理健康,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

  “什么是心理健康?”

  “心理健康是指一种心理状态,即可以对人内部环境具有安定感,又可以对外部环境能以社会上的任何形式去适应。

  一个心理健康的人,能体验到自己的存在价值,既能了解自己,又接受自己,有自知之明,对自己的能力、性格和优缺点都能作出恰当的、客观的评价;对自己的生活目标和理想也能定得切合实际,因而对自己总是满意的。”叶秋娓娓道来。

  “那不健康的人呢?”

  “不健康的?”叶秋想了想,正好瓶儿和薛儿也在这里,给她们讲一讲,对自己以后的铺子生意也有好处,便想着马上说一说。没想到正当她想解释时,慕容冲抢在她前面作答了。

  “那心理不健康的人,则缺少自知之明,总是对自己不满。所定目标和理想严重脱轨,因为这种落差太大而总是自责、自怨、自卑。又因为总是要求自己十全十美,而自己却又总是无法做到完美无缺,于是就总是同自己过不去,这就变成了心理不健康,对么?”

  “这……”叶秋本来想说,如果慕容冲生在现代,一定是一个颇有成就的心理医生。不过转念一想,大家又不是几岁的孩子,刚刚她已经说明了心理健康是什么状态,那么心理不健康的状态,也很容易反推出来。

  要不是这场穿越,叶秋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和一个古人讨论心理问题。

  “我是不是很聪明?”慕容冲笑得略微有些凄凉。

  “你心里,到底隐藏着什么?”叶秋停下筷子,转过头,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慕容冲。

  看着她这么认真的态度,慕容冲有那么一瞬间的动容。

  “要想你自己好好活命,你就别再问了。”

  “你每次都这样逃避,有意思么?”

  “我既不愿说,那你这样一直追问,又有什么意思?”

  叶秋:“……”

  好,事不过三,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这么问他了。今天过后,她便再也不会过问有关慕容冲的任何事情,即便她知道,他的心里压抑着太多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