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二十九章:逐出书院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26 2020-09-30 09:40:28

  凌清雪和凌惜玉明显地慌了。

  凌惜玉还在装傻:“人为就认为,六妹妹凭什么说是我们做了亏心事?”

  叶秋冷冷笑道:“如果不是刚刚看到大姐姐残破的衣角,我们真不敢相信,这件事,是大姐姐做的。”

  众人下意识地随着叶秋的话看向凌清雪的衣摆,在右下半部分,确实有一处被勾花的褶皱。

  凌清雪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小声道:“我这是今早浇花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

  “是么?”叶秋将手中包好的手帕慢慢展开,几缕短短的白色丝线,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

  “这些丝线是我在高台不远处的竹篱笆旁发现的,这是我们家独卖的织云锦,叶秋留意过,书院里所有姑娘,只有大姐姐近日在穿织云锦做成的衣裳。

  至于为什么大姐姐的裙子被勾花,叶秋也去看了,那平地上还有一个不起眼的水坑,大姐姐是夜里割断扎带回去时,不小心被水坑绊倒,衣服不小心被一旁的竹枝勾丝了,残留了这些丝线在上面。

  大姐姐,你说叶秋说的对么?”

  听完叶秋说的话,所有人的心里瞬间如同洪水泛滥,刷新三观。看起来温柔大方的凌清雪,竟然会是做这种事的人?

  柳萦萦还是不敢相信凌叶秋说的话,平日里她没少收到凌清雪送的小玩意儿,她一直觉得凌清雪是个有才华对人温柔又大方的人,绝对不像是做这种谋害他人性命的人。

  因为那天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要是凌叶秋和孙大娘她们没有及时向后逃出去,他们三人可能都要命丧当场!

  事关人命,大家都不敢大意。

  柳萦萦从叶秋手里拿过丝线,走到凌清雪面前,蹲下身子认真与她裙子上的勾丝做比对,最后失望地发现,丝线与她的裙子破损处的丝线,完全一致。

  “竟然……真的是你!枉我一直把你当亲姐姐看待,原来你竟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

  柳萦萦接受不了事实,凌清雪在她心里也曾是仙女一般的存在,现在猛地告诉她信错了人,一时间竟然崩溃地大哭起来。

  柳萦萦向来是不会撒谎的,书院里和她相熟的白姑娘将她拉了回来,抱在怀中轻声安慰,再抬头看向凌清雪的眼里,满是恶心与讨厌。

  “太可恶了!孙大娘和王大爷好不容易终成眷属,凌清雪还破坏他们的婚礼!”

  “我想起来了,当时高台上正是凌六姑娘在主婚,这女人肯定是想害六姑娘!”

  “可是王大爷、孙大娘、夫子,那时候都在高台上啊!”

  “看着长得挺纯,没想到背地里心思竟然这么龌龊!谋害人命!”

  “这……眼下这情况,还是送官府吧!这属于杀人未遂啊!”

  一时间,人心全部倒向叶秋,纷纷唾骂起凌清雪来。

  叶秋在所有人的唾沫声中,缓缓走向凌清雪,用仅能她们两个人听得到的音量说:“开心么?大姐姐,四姐姐可真是你的好帮手,亲手把你送上绝路。”

  凌清雪此刻只觉得叶秋无比的可怕,这肥球自八岁那年醒来后看她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这个肥球变了!

  不仅人慢慢瘦了下来,就连心思,也比以前藏的深的多!

  “你……我真后悔,没有早点除了你!”

  “你晚点也除不掉我。”说完这句话,叶秋便退了回来,走到凌惜月的身旁。

  “六妹妹,看在我姐姐只是给大姐姐帮衬的份上,饶过她吧。”凌惜月哀求地看着她。

  叶秋看向愣在原地还未反应过来的凌惜玉,心中只觉得她蠢的可怜。心甘情愿做凌清雪的舔狗,到头来,却自己把自己作死。

  “五姐姐,你放心吧。”放心什么?叶秋自己也不知道。

  事到如今,惩治她们的不是叶秋,能饶过她们的,自然也不会是叶秋。

  白鹭书院出了这么一档丑闻,许先生自然容忍不了她们两个。

  “今吾以白鹭书院院长之名,以凌清雪、凌惜玉两人罔顾礼法,恶意谋害他人为由,判逐出书院,以肃正听!三年内不得报考!五年内不得录用!”许先生气得差点背过气去,第一次按照皇命开办书院,竟然出了这两个恶徒!

  骄傲如凌清雪,此刻已经顾不得脸面,朝着许先生猛地一跪:“夫子!雪儿确实是动了不该动的手脚,但是我本意并不在谋人性命,只是想搞点小手段使凌叶秋搞砸婚礼,让她当众出丑而已!你就饶了我这一回,雪儿知道错了,雪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凌惜玉也跪下来求情,声泪俱下,看着颇为凄惨:“求夫子饶了我们这一回!”

  “法不容情。老朽无能,教导不了你们,你们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好好修身养性!”

  说完,许先生甩袖离去,看热闹的人也都散了去。

  后面赶来的南宫恒看见此处哭做一团,瞬间就挤到叶秋身边去,眨巴着眼睛问:“这是怎么了?你这两个姐姐怎么突然变这样了?平时不是挺高傲的吗?”

  叶秋将所有事情给南宫恒讲了一遍,听得南宫恒一愣一愣的,他最终朝着叶秋竖了一个大拇指,兴奋道:“用你的话说,这叫干得漂亮!”

  叶秋回之一笑。

  慕容冲看着两人相处融洽的画面,默默地后退一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叶秋一看,柳萦萦还在抽泣,顺便用胳膊肘捅了捅南宫恒,示意他看向那边。

  只见柳萦萦扑在白姑娘的怀里,哭得后背一抽一抽的,南宫恒深深地拧起了眉,问道:“萦萦又怎么了?”

  “她和大姐姐平时关系很好,一直觉得凌清雪是好人,现在这样,恐怕受的打击不小。”

  叶秋再用胳膊肘捅了捅他:“不去看看她?小姑娘现在正需要安慰。”

  慕容冲听见叶秋让南宫安慰别的女人,瞬间信心又回来了,靠着叶秋踏近了一步。

  南宫摇摇头:“不去了吧,那边都是女孩子,小爷过去干嘛?”

  “傻孩子。”叶秋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

  在她眼里,南宫恒就是她的弟弟,比亲生弟弟还要亲。所以他们也没有欺骗柳萦萦。

  这边柳萦萦的情绪也发泄得差不多了,不好意思地对白姑娘道歉。

  正当她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她朝思暮想的声音:“你怎么样?没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