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二十八章:求锤得锤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75 2020-09-29 08:50:51

  凌惜玉走上前:“六妹妹这是什么意思?大姐姐怎么可能做亏心事?”

  叶秋看着两人煞有介事的模样只觉得好笑,并不想搭理她们。这时,陆陆续续出门的同窗们都出来了,看见她们几个站在这里都觉得奇怪,柳萦萦走过来,不明所以地问凌惜月:“惜月姐姐,这是怎么了?是有什么事情么?”

  凌惜玉见这么多人来了,心中正想要当众给叶秋难堪,便故意说:“六妹妹果真是年龄小,说话不需担责任的。到六妹妹这里,饭可以乱吃,话也可以乱讲了!”

  学生们逐渐围了上来,纷纷躲在后面悄悄看戏,几个平时与叶秋走得近的同窗便站出来为叶秋辩驳:“你瞎说什么呢?叶秋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少在这污蔑叶秋!”

  “呵!”凌惜玉冷笑一声,接着说:“是事实还是污蔑,她凌叶秋自己心里清楚!”

  “凌叶秋,你不是说我们大姐姐做了亏心事么,你倒是说说,大姐姐做了什么!要是说不出来,你就当众给大姐姐磕头认错!”凌惜玉看叶秋一直沉默,料定她没有证据也不知道她们那天晚上做的事,所以才这样盛气凌人。

  凌清雪刚开始还有点自信,坚信叶秋不知道她背地里做的事儿,可现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叶秋的神色也越来越淡定,她现在真的摸不透凌叶秋这个臭丫头心里在想什么。可根据她刚刚那句话来说,凌叶秋肯定已经知道了什么!

  “四妹妹,快别说了,六妹妹本来就没说什么。”凌清雪现在只想凌惜玉赶紧停下来,别再闹了,看叶秋那个模样,就让她心慌!

  叶秋看了凌清雪好几眼,今儿个到底是大姐姐主动打退堂鼓,还是在刻意演戏,表现她的大度?

  凌惜玉也以为她是在演戏,越说越起劲,此刻还在模样嚣张地叫嚣着:“你说啊?我看你能编排大姐姐什么!最好是把证据摆出来!”

  凌惜月看着此刻像斗志昂扬的亲姐姐,心里一阵发凉。

  现在这个场面,她还嫌闹得不够大么?

  周围那些同窗们开始议论纷纷,这些凌家的姑娘整日勾心斗角,要不是他们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家境殷实,他们才不屑于与这种市井风范的女子有关系。

  “你看看,她们这几姐妹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大家小姐的仪态可言?”

  “果然是小门小户的女儿,不知道每日都争斗些什么!”

  叶秋看着场面越来越糟,面对趾高气昂的凌惜玉,她不卑不亢地走上前,大大方方行了一礼,缓缓说道:“今日本是我们内宅之事,我无意于公开指证大姐姐错处。可是四姐姐非要这样闹得人尽皆知,只怕是待会你和大姐姐收不了场。”

  说完,她话锋一转,对凌清雪说道:“大姐姐你说呢?”

  叶秋笃定,此刻凌清雪应该已经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手里有证据,完全能够揭开凌清雪的真面目。

  “大清早地吵嚷些什么,让乡亲们白白看我们书院的笑话么?”

  许先生一脸愠色地走来,一双浑浊的眼睛却透出利剑一样的光芒。

  学生们看见许先生到来,立马垂着头,拱手道:“拜见夫子。”

  凌惜玉以为找到了靠山,平日里许先生最喜欢她做的酥饼,仗着这层关系,她便小跑过去到许先生的身边,一手指着叶秋说道:“夫子,是六妹妹平白污蔑我和大姐姐,说我们想害她!”

  凌清雪一听这话脸都绿了,这四妹妹,真是蠢得可以!都已经叫她别闹了,真就听不懂人话是么!

  叶秋的眸中渐渐阴郁,挺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今天可不像从前,一忍再忍了!

  许先生一看她指着的是凌家六小姐凌叶秋,也冷笑说:“凌四姑娘可想清楚了?”

  “当然!要么她拿出证据证明我们确实做了亏心事,要么我今天就要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们下跪磕头,作为污蔑我们的代价!”

  还当众下跪磕头?污蔑她们的代价?叶秋低低地笑出声来,缓缓走至凌惜玉面前。

  她手中紧紧握着织云锦的丝线,眼睛缓缓闭上,再一睁眼,她眼中翻涌着无数的恨意与杀气,猛地指着凌惜玉大声说:“本来只是家丑,叶秋只想顾全大姐姐的颜面,顾全我们凌家的颜面,私下里劝诫大姐姐几句便好。可现在四姐姐非得这样逼我公之于众,几番折辱叶秋,那么叶秋便顾不得大局,现在就说出真相,请求夫子、各位同窗为叶秋做主!”

  越说,叶秋的情绪便越激动,眼中竟急出了眼泪。

  许先生看见叶秋如此模样,心里难免有些心疼,叶秋一向懂事,为人处事比她几个姐姐都成熟得多,今日受了她四姐姐这样的委屈,是有些难为她了。

  “你将整个事情详细说来,老朽自当给你们公正裁决。”

  “想必诸位没有忘记昨日婚典之上,高台轰然倒塌之事吧?昨夜我与五姐姐连夜勘察,发现这件事并非意外,而是人为!”

  叶秋一席话说得慷慨激昂,吊足了胃口,惹得所有人纷纷侧目,看向凌清雪和凌惜玉。

  凌清雪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她们可是半夜做的,料想无人看见她们才对,叶秋怎么知晓的?

  “为什么是人为?”

  一身蓝衣的慕容冲摇着折扇缓步而来,日光给他在身前投下一道细长的影子,标志性的碧色双瞳依旧深邃迷人。

  见皇子发问,还在窃窃私语的学生们纷纷停了下来,等待下文。

  叶秋紧紧盯着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此刻被泪水侵染,显得倔强又惹人怜惜。

  若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场,慕容冲真恨不得冲上去一把将那少女紧紧护在怀里。

  凌惜月走上前,将叶秋护在身后,语气轻柔地说:“我们昨天夜里去查看了废墟,发现支撑高台的竹架接连处,又被利刃挑开扎带的痕迹。”

  慕容冲仔细回忆了一下:“是的,竹架是在下和南宫少爷亲自用扎带接好的,扎带也是在下亲自去城中选购的耐力的材质,大风吹过,根本不会吹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