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二十七章:一夜无眠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04 2020-09-28 10:51:26

  刚把凌惜月送回去,叶秋便独自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一燃灯,屋里突然出现一道蓝色的身影,背对着她,吓得她差点丢掉手中的火折子。

  旁边,瓶儿和薛儿睡得死死的,但按照目前这情况来看,应该是晕过去了。

  “殿下深夜来访,可有什么打不开的心结来找叶秋咨询的?先说好,我的咨询费是一个时辰五十文。”叶秋佯装镇定,其实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自从白天见识了他的另外一面,她就再也对他卸不下防备。

  慕容冲转过身来,正面对着她,英俊的面庞上多了一丝红线。

  叶秋凑近一看,他脸上哪里是什么红线,明明是血迹!

  “你……你做什么了?”她警惕地问,这人,莫不是在她家里杀人了?

  慕容冲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嘴角凄凉。

  “你怕我?”

  他并不擦掉脸上的血迹,只是神色淡淡地问叶秋。

  叶秋想也不想,立马回答:“不怕。”

  慕容冲再次笑了起来,只不过这次的笑容多了些温度,是真心的。

  “你说,我就信。”

  “你还没说,你这么晚来我这干什么,要是没什么事,你就赶紧回去吧,别被人看见,平白毁了殿下的清誉。”

  “那你的清誉呢?你就不怕毁了你的清誉了?你可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

  叶秋差点被他气出脑淤血,这人今天怎么回事,大半夜地不回屋睡觉,过来是来找她吵架的吗?

  “你现在,赶紧回去!”

  “不回。”慕容冲拒绝的干脆。

  叶秋懵了,她的能力失效了?还是他心里真的就是那么想的?完全动摇不了?

  “你好好想想,你最近得罪了谁。”他又说。

  女孩举着火折子的手都快酸了,一听到慕容冲这样问,心里的谜团就更大了。

  慕容冲像早就知道了她什么都不清楚似的,自顾自地接话:“刚刚,有一个黑衣人偷黑摸进了你的住处,想要杀你,幸好你没在。”

  叶秋想起自己刚刚临时起意拉着凌惜月去看草坪的事,瞬间后背发凉,要是刚刚自己没有那个想法,自己今天岂不是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刀下亡魂?

  “那人呢?”

  “我帮你把他解决了,丢远了。”

  “解……解决了?”回想起自己看的电视剧,叶秋在想,慕容冲嘴里的那个“解决”,是不是她理解的那种“解决”。

  慕容冲突然站起来,那张酷似混血的精致面孔在叶秋眼前无限放大,一双碧色瞳孔紧紧盯着她。

  终于,他开口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我总有一种平静无杂质的感觉。”

  “你的话,你的言语,像是有一种魔力,我总是想听你的话去做你说的所有事。”

  “就像你上次无意中曾经对我说,雨天很阴郁,到处湿漉漉的,想去哪儿都去不了。现在,我一看到下雨天我就觉得心烦,觉得到处湿漉漉的,我哪儿也不能去。”

  “你的身上好像有一种魔力。”

  叶秋哑口无言,她轻轻地推开他,说:“对不起,我以后必定时刻注意自己在殿下面前的言行举止,不给殿下带来困扰。”

  “为什么,你对南宫家那个儿子那么亲近,对我这么疏离?”

  叶秋很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她为什么这样对他,心里真没点数?

  “你不如先说说,上次绑错人的事,本应该被劫走的人是谁?是你的谁?”

  慕容冲认真地看了看她,又沉下眼眸,说:“我走了,你好生歇息。”

  叶秋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

  慕容冲跟她一样,也是个深藏着秘密的人。

  而他的秘密,她大概能猜到;而她的秘密,谁也想象不到。

  将丝线整齐包好压在自己枕头底下,心绪不宁的叶秋睁着眼睛度过了一整晚,想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她确实有些糊涂了,重活一世,对自己的前路依然看不明白,白活了这前世今生加起来的这四十岁呀。

  她有太多的人想要照顾,瓶儿,薛儿,对她忠心耿耿的刘嬷嬷,还有百般照顾她的凌惜月,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南宫恒。

  这些人,是她今生的宝藏。

  不知不觉便已到了天亮,瓶儿和薛儿还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叶秋安然睡在榻上,还抱歉地说:“小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我和薛儿实在太累了,没等到你回来我们就睡着了,可别怪我们。”

  “怎么会呢?你们小姐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两个丫头欢欢喜喜地跑过来抱住她,说:“就知道我们的小姐最好了!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小姐!”

  叶秋简单洗漱完,说:“这个任务我们完成了,去问下许先生我们拿到了多少分值吧?”

  “可是小姐,这是小组统一计算分的,大小姐和四小姐什么也没做,强行加入小姐的小组,这不就是在占便宜嘛?”薛儿不服气地埋怨道。

  啊,也对,大学里她也遇到过这样的坑比同学。明明说好以一个寝室为单位来做ppt,结果一个傲娇大小姐一个字都没写,作业全是她和另外两个室友做的,最后这大小姐还死乞白赖地,逼着她们把自己的名字也写在制作人里面,真是无语。

  没想到,穿到古代了,还能遇到这种伸手党,真烦!

  但是一想,她们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啊,至少还搞了破坏不是?

  这次,可不能让她们这么轻易就拿了分。

  叶秋收拾完毕,带着俩丫头就走向了许先生的住处。没想到却和迎面走来的凌清雪撞个正着。

  凌清雪原本高高兴兴地想过来确认凌叶秋死透了没有,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活灵活现的凌叶秋,刚刚还开心的脸上瞬间崩坏,一丝情绪都没有。

  “大姐姐这是怎么了,一看见我脸色就变了,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叶秋微抬起下巴,一副倨傲的模样,眼角含着几分讥笑,静静地打量着凌清雪的反应。

  本来叶秋说的是她高台搞破坏的事情,落在凌清雪和凌惜玉耳朵里,就好像是在告诉她们,昨晚雇凶杀人的事,不仅没让凌叶秋葬身刀口,还让她知道了幕后真凶,就是她们。

  凌清雪瞬间僵在了原地,双手有些止不住的发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