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二十五章:他的可怕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49 2020-09-26 11:03:41

  不知何时起了风,旁边的吹来了不少的落叶,看着竟是漫天飞舞,为婚典的进行增添了些气氛。

  叶秋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宣纸,上面写满了现代时候的婚礼誓词。

  她说过,要给他们一个完全不一样、又有特色和特殊纪念意义的婚礼,不光是场景布置还是仪式、酒席,她都将按照现代风格的来。不过她也考虑到现在的人们关于新事物的接受度问题,所以还是请了德高望重的许先生来给她们证婚。

  叶秋收敛了笑容,郑重地提问王大爷:“你愿意娶这个女人么?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王大爷毫不犹豫地说:“我愿意。”

  所有人没有注意的是,那些被挑开的扎带此刻正一根一根的断掉,覆盖着红色礼花的高台背景竹墙,正在逐渐失掉支撑力。

  毫无察觉的叶秋又问了孙大娘同样的问题,得到的也是肯定的回答。

  台下众人都蒙了,叶秋这主婚誓词,问得可真新奇,以前从未听过还有这样的宣誓方式。

  不过虽然奇怪,但这样直白通俗易懂的话语,也更能让文化程度不高的乡亲们都能听得懂。南宫恒再次拿掉落在自己身上的落叶,心里莫名有些烦躁,怎么着风还越来越大了?

  众人只听叶秋又继续问王大爷:“你愿意承认接纳孙兰芬为你的妻子吗?你愿意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不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并且对他保持忠贞吗?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这下连许先生都惊讶了。

  这誓词虽然简单易懂,可这承诺的分量,比之前他们传统的婚礼誓词都重得多。凌叶秋可真是个心思玲珑的丫头,凌丰那老头子可真是有福,生了个这样好的女儿。

  王大爷还在认真思考叶秋的话,观众席上的乡亲们则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以为王大爷是犹豫了,不敢承诺了。他们好不容易光明正大的在一起,难道在这成亲的前一刻,老王竟要临阵脱逃?

  风更大了起来,吹得众人都快睁不开眼睛了,王大爷正想开口,而此时一阵大风猛地刮过,高台竹墙再也支撑不住,顷刻间便朝着场上的几人倾轧下来。

  凌清雪的脸上浮起一抹痛快的笑容。

  凌叶秋啊凌叶秋,这次看你还怎么逃!

  叶秋一看竹墙即将倒塌下来,根本来不及思考它为什么会突然的崩坏,立马拉着孙大娘和王大爷的手朝观众席跑去,正当他们快要跳下高台时,整面竹墙轰然砸下,将整个高台压成一片废墟!

  “叶秋!”就这十米的距离,慕容冲竟然使出了轻功前去救人。

  南宫恒只看见身旁白影一闪,慕容冲就突然跑到前方高台那去了,瞬间惊道:这被弃了的皇子,竟然轻功如此了得?

  “许先生!凌姑娘!”下面目睹变故的学生们和乡亲们纷纷着急了起来,有的已经在混乱中跑到了远处的安全地带,看见高台塌了,又赶紧回头参与救人。

  看见慕容冲上前救人,凌清雪的眼中满是怨毒,心中不断祈祷着:千万别让殿下救下凌叶秋那个肥球!千万不能!

  慕容冲疯魔一般往外掀着散落的竹子,这是他们昨天一起扎的竹墙,一起绑的红色礼花。

  这竹子都是新鲜砍下来的,不是已经风干的,所以半根竹子的重量就已经比较重。一根竹子砸到或许没事,可这整个高台都是竹子搭建的,要是全部压在认得身上,那也能让人瞬间没了性命!

  再说了,叶秋要是被砸到,是砸到头还是砸到腿?

  叶秋那丫头平时看着挺机灵稳重的,刚刚怎么反应这么慢,都塌下来了才知道逃跑?

  逃跑就逃跑,为什么还要多管闲事去救那对老夫妻?

  他们年纪大了,死了也就死了,可是叶秋还很年轻!要是叶秋因此丧命,他发誓,他要整个泉水乡的人为她陪葬!

  “殿下......”

  慕容冲忽然听到一声细不可闻的女声,他一听就知道是叶秋在呼唤他,她受伤了吗?她被埋在这高台底下了吗?为什么声音这么小?

  他寻声望去,只见那妆容花掉的少女坐在离高台很远的位置,满眼透着害怕和警觉。

  还好,还好,只是衣服被勾花了,人没受伤。

  慕容冲心中的大石落了地,调整了表情,恢复往日如沐春风的模样,一步一步朝着叶秋走去。

  叶秋对他充满了戒备和不可置信,但是她刚刚在旁边看得一清二楚,慕容冲在寻找她的时候,那双眸子里歇斯底里的疯狂和杀意。

  此时她在慕容冲心中的地位并不重要,已经可以从他的行动中看出来了。更重要的是,如果她刚刚没有顺利从那倒塌的竹墙下面逃出来,慕容冲那浑身透出来的杀意,是否是想要全村人都给她陪葬?

  叶秋慌了,她第一次觉察到慕容冲的可怕。

  慕容冲走到叶秋身边,看着她呆呆的模样,只道她是被刚刚的事故吓到了,正想要将瘫坐在地上的也去拉起来时,叶秋却抢先拉住了跑来的南宫恒的手,稳稳当当地站了起来。

  他的手还伸在半空,想要拉的人却已经和南宫恒越过他,走掉了。

  慕容冲面色稍有尴尬,伸出的手渐渐收紧,指甲深深嵌进肉里。

  她是察觉到什么了么?所以不想理他了?是现在暂时不想理,还是以后都不理了?

  叶秋感觉身后似乎有个伪装地温柔无害的黑洞,可她根本不敢回头,刚刚竹墙向前倒塌的那一瞬间,她拉着大娘和大爷猛地向后一躲一跳,正好趁那角度的空隙间安然无恙地逃了出去。

  之后王大爷对着惊魂未定的孙大娘说他愿意,声音很小,但她听见了,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

  而就在这时,她听见前面有竹子被翻动的声音,循声望去,正好看见了满目狰狞的慕容冲。

  回忆着刚刚慕容冲的那个眼神,与平时如沐春风的慕容冲太不一样了,太可怕了,可怕到一想到刚才的画面,叶秋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南宫恒不解地问她:“看你没伤到哪儿啊,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真被吓到了?”

  叶秋很认真地问南宫恒:“在你们这里,慕容冲这位被皇帝完全无视的皇子,是什么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