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二十三章:婚前布置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93 2020-09-24 14:33:27

  她一脚踩进了浴桶,却没发现窗外偷听了许久的人正悄悄离去。

  凌惜玉偷听到叶秋的计划,便迅速去通知了凌清雪,这会两人正在灯下合计。

  “草坪上做婚典?”凌清雪皱了眉。

  大家都是在自己院子里办酒宴客,欢欢喜喜热热闹闹一番就算礼成,什么草地野外办婚,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以她看来,凌叶秋此举不过是异想天开。

  “是的大姐姐,我听得可真切了,她对七皇子和南宫少爷就是这么说的。”凌惜玉连忙搭腔。

  “我们明天就盯着她们,大家都知道她在做这么一件大事,我们就让她当众出丑,搞砸这件事。”

  凌清雪果然说到做到,第二天一大早,她们就看到了叶秋和瓶儿薛儿在忙活。

  叶秋的住处不算太大,院子刚刚好够她们几个人搭着桌椅做手工。叶秋和凌惜月、瓶儿薛儿个人坐在一排,对面坐着的便是南宫恒和慕容冲,五个人拿着剪刀对着手里的红纸缝缝剪剪,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六妹妹一个人忙不过来吧,大姐姐也来帮帮你。”凌清雪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边说边自顾自地拿起了放在几案上的红布。

  叶秋看了凌清雪一眼,放下手里剪了一半的囍字,走到她身边对她说:“大姐姐,您是千金之躯,怎么能和我们一起做这样的粗活呢?还是赶紧回屋歇着吧,这个任务分值是按小组算的,不是按个人算的,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因为你没有参与整个过程,就不在任务卷册上写你名字的。”

  “你!”凌清雪知道她是在暗讽自己昨天没有参与的事,看了一眼那边的慕容冲,她强忍了下去,委屈地说:“昨日是七皇子殿下不让我跟着你的,你不会记恨我吧?我今天就是想多为妹妹分忧而已。”

  “最好是这样。”叶秋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同窗注意她们,便小声地警告她。回来坐下,凌惜月担心道:“你又惹大姐姐不高兴,担心她回去后跟爹爹告状。”

  等到叶秋转身回到她刚刚站着的地方,凌清雪眼中闪过一丝阴郁。

  “叶秋,你看在下这个窗花剪得怎么样?”慕容冲举起刚刚剪好的红色窗花,来到叶秋的面前,像在向她邀功似的。

  叶秋冷不丁地看了他手中的东西一眼,却一下子被这个生动逼真的窗花给吸引了,连忙惊喜地对他说:“你怎么这么聪明啊,我只是给你演示了一遍,你就能剪得这么好,真厉害!”

  南宫恒不服气地看了一眼,酸了起来:“有什么好炫耀的,不就一个窗花吗,我也能剪好!”

  叶秋一看南宫恒手里被剪的乱七八糟的窗花,噗嗤一声地笑出声来,无情地吐槽道:“你可真是一条酸菜鱼,又酸又菜又多余!”

  “你才菜呢!小爷我可厉害着呢……”

  看着几人笑做一团的样子,凌清雪脸都绿了。

  她们这几个人是看不见她在这里么?还是故意在无视她?

  凌惜玉给她递上一块桂花糕,哄她说:“这是你丫鬟刚刚在村民那得的桂花糕,可香了,比城里卖的还好吃,你快尝尝!别管他们了!”

  凌清雪一把将凌惜玉手里的桂花糕打落在地上,小声呵斥道:“什么乡下不入流的东西,也能入我的口?”

  凌惜玉只觉自己的自尊心就像这桂花糕一样,被凌清雪扔在地上,无情地鞭笞。

  可能,在大姐姐的眼里,她们这些庶女都是不入流的“东西”吧?

  凌惜月将凌惜玉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她这个亲姐姐最仰慕的就是美丽动人的嫡姐姐,眼里从未有过自己这个亲妹妹半分。

  明明每日都在大姐姐手底下受气,却又不敢吭声,还是要对她好。

  凌清雪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说错了话。

  “四妹妹你别乱猜测,姐姐不是那个意思。”说完,她还拿起一块刚刚被她描述成“不入流”的东西,放进自己嘴里尝了尝,甜甜地笑道:“嗯,好吃,四妹妹就是会挑东西,比我这个大姐姐还会挑呢。”

  凌惜玉这才转悲为喜,也尝了一口,说:“大姐姐谬赞了,挑东西,我这都是跟大姐姐学的。”

  叶秋不想再听这对姐妹的虚情假意,自顾自地剪着自己手里的红双喜。

  几人忙了一天,才将红绸带和礼花扎好,叶秋又连忙带着东西找到早上选好的草地,让慕容冲和南宫恒唯二的两个男丁把架子搭好。

  叶秋仿照现代花桥的样式搭了一座同样的,她又拿出一条红毯,铺在通往花桥的路上,用竹子搭好的花桥旁,还绑满了红绸带,看着特别喜庆。

  “六小姐,你的想法真好,这台子搭的很漂亮。只是在下不明白,这个红毯是做什么用处的?”慕容冲指着地上的红毯问。

  叶秋满意地看了看地上的红毯,说:“明天,就让新郎和新娘手捧鲜花入场,一起走过这条红毯,来到花桥下,开始拜堂成亲。”

  南宫恒又问:“这是哪儿的风俗,好奇怪,小爷从未听说过。”

  叶秋故作神秘地说:“秘密。”

  “有什么嘛,还藏着掖着不肯说,小气鬼!”

  叶秋无心再闹腾,临走时说:“我要去给孙大娘和王大爷送新人的嫁衣,你们看好场子,最好是搭一层防水布,害怕今晚上下雨把它们淋湿了可就全完了。”

  慕容冲迅速答应道:“好,你说什么我都听。”

  听着这有些暧昧的话,叶秋只觉非常头大,这七皇子还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撩她啊。

  叶秋将嫁衣送给两位准夫妻时,又是一阵信誓旦旦地保证,明天的典礼绝对很有特色,这才又回到了家中。

  正当一切都在往顺利的方向上发展时,两道纤瘦的人影,摸着黑偷偷进了刚刚她们布置好的场地。

  “大姐姐,我们把扎带弄松一点,就可以了,千万不要留下痕迹。”凌惜玉看着动作有些大的凌清雪,深感担忧。

  本来以前这些事,都是凌清雪吩咐她来做的,今天大姐姐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非要跟着一起出来。

  “我知道,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凌清雪抬起头,又挑松了一处扎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