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十七章:正经姐弟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07 2020-09-18 10:31:27

  既然是乡下的话……

  似是想到了什么,凌清雪轻轻勾唇,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第二天,叶秋早早地就醒了,让本来打算进来叫醒她的瓶儿还有点不适应。

  这是叶秋的习惯,只要没啥事儿,都是睡到刘嬷嬷做好午饭的时候。但只要一有事吧,她就像个人体活闹钟,比谁都起得早。

  “小姐,今天上什么妆?”

  瓶儿看着叶秋还有点发懵,小姐平时醒的晚,她们也就跟着起得晚,反正在自家院子里,没啥活做。今天突然起这么早,她也还没适应过来。

  说起这个上妆,小姐可有想法了,就连妆容的名字她都觉得新奇又有趣,像什么桃花妆、绿茶妆、裸妆、猫眼妆、通勤妆等等。小姐不仅自己很会,还尽心尽力地教她们两个丫头一些上妆的小技巧,可厉害了!

  “今天我穿的衣服颜色不深,就化个清新自然一点的裸妆吧,你给我敷粉,眼睛和口唇我自己来。”

  叶秋盯着妆奁上自己自制的化妆刷,一脸惋惜,可惜她这些自制的化妆刷,还有她自己调配的各种颜色的唇脂、自制眼影,因为技术落后和生产时间长,都没办法量产,不然她的第一家店绝对是美妆铺,才不会是什么心理咨询所呢。

  不过,如果她能存下钱来,多雇一批妆娘来帮她一起制作,应该可以做下来。

  到时候可以再开一间铺子,只不过现在不行,她辛辛苦苦带着瓶儿和薛儿挣了六年的钱,只够在城西六街盘下一家不大不小的铺子。

  如果要另外再开,是真的很吃力。

  “好的小姐,我会敷得薄点的。”瓶儿连忙说。

  以前她给叶秋敷粉的时候,总是按照她们的习惯厚厚打上一层,让整张脸雪白雪白,叶秋每次都会要求她们卸掉重来。

  叶秋看着瓶儿勤恳的模样,心里还有点过意不去。

  这六年间,瓶儿和薛儿可是累坏了,平均一天要去七家店做打扫,不过也亏得她们肯吃苦,对自己的安排毫无怨言。即便每五天给她们一天休息时间,叶秋自己心里还是觉得不够的,可她们坚决不肯多休息,所以这些年她们自己也攒了不少。

  叶秋一直在给她们讲,小姑娘一定要有自己的房产,这样以后自己才有个依靠,日后嫁了人自己手里也有财产傍身,不至于过苦日子,也不至于被婆家轻慢苛待了去。

  啊,说起房子,她以后挣了钱,房子买在哪里好呢?要不先向南宫恒打听下最近京城的房价?

  正胡思乱想着,瓶儿已经给她打好底妆了。叶秋顺势拿起石黛给自己描眉,勾出一条细细的眼线,使自己眼型更美,双眸更为有神。

  走出大门,盛装的凌清雪似乎有什么话要对她说,叶秋装作不曾注意,便拉着凌惜月一同上了车。

  等到在书院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叶秋细心地发现,第一排多了个一张桌子,一张板凳。

  众人皆看见了那个多出来的位子,在本来排列整齐的五横六纵的书桌位置里,那个位子显得格外突兀而神秘。

  “许先生不是说今年是最后一年办学了么,怎么现在还有插班的?”南宫恒在她身旁坐了下来,一双眼睛盯着那位子就没移开过。

  “南宫哥哥,你说那个新来的人会是谁啊?”一个嗲嗲的声音传来,瞬间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叶秋不用抬头,就知道是她满眼只有南宫恒的花痴前座,柳萦萦。

  柳萦萦是柳尚书的独女,自小喜读诗书,精通音律,在这京城是个小有名气的才女。

  长相自然是美的,就她的颜值,放在现在的娱乐圈那绝对是一线的大明星。而凌叶秋自己,最多是个三四线的小艺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生活往往就是这么真实,且枯燥。

  这妹子其实还是可爱的,就是莫名的,对叶秋好像有点……敌视?

  肯定是因为南宫恒这个大猪蹄子!整天和她凑在一起,早前班里的风言风语传了不知道多少个版本,还好她有催眠的金手指,将八卦扼杀在摇篮之中。在她眼里,十三岁的南宫恒就是一个不靠谱的葬爱家族族长,叶秋才不搞姐弟恋那一套!

  不过莫名的,她心里对南宫恒很亲近,就像他是自己的亲生弟弟。想到这叶秋自己都愣了,怎么搞的自己现在好像一个兄弟婊?

  不管怎么说,她对南宫恒确实是如亲弟弟一般的看待。因为她始终觉得,她和凌叶秋的命运也有一点相似,叶秋在现代时也曾经有个弟弟,也是在小时候得病去世。

  “小爷又不是许先生,我怎么知道?”可惜南宫恒是个大直男,完全无视了柳萦萦眼里藏不住的粉红泡泡,甚至还无情戳破。

  叶秋有点恨铁不成钢,开始极力挽回妹子的自尊心:“他就是一傻直男,说话也不经脑子的,你别往心里去。作为他的姐姐,我会好好管教他的。”

  南宫恒一脸懵逼,刚要习惯性地杠她,就被叶秋底下踢了一脚,瞬间疼得说不出话。

  “姐姐?”柳萦萦也懵了,一个商户之女,一个少将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会是姐弟?

  “没错,我们昨天才义结金兰,所以你们不知道而已。”叶秋一把捞过南宫恒的脖子,语气里透着点威胁。

  南宫恒被叶秋勒得喘不过气,最后只得屈服于她的淫威之下,对柳萦萦说:“没错,我姐说得没错,说得可太对了!我们可是拜过关公的,绝对比亲姐弟都亲!”

  在柳萦萦狐疑的目光里,叶秋露出一个大大的宽慰的笑:“对的,我们是世上最正经的姐弟。”

  柳萦萦看两人有模有样的,也就暂时相信了叶秋的话,心里一半期待一半忐忑地看着南宫恒,希望他能多和她讲些话。

  可惜南宫恒年龄还小,根本不开窍,看他手里经常拿着玩的刀子啊匕首啊就知道了,没一个看着是不吓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