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十六章:以牙还牙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42 2020-09-17 08:52:36

  见叶秋和凌惜月平安回到府中,三个丫头连忙抹掉眼泪,一股脑全迎了上来。

  “小姐你们没有受伤吧?可把我们急死了!”薛儿猛地抱住叶秋,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她本来手劲儿就大,现在一抱住叶秋就不想松手,生怕一松叶秋就被绑走了。

  南宫恒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自信地拍了拍胸膛:“有小爷在,谁还能动得了你们家小姐?”

  薛儿被南宫恒堵得说不出话,叶秋轻怕她的后背安慰道:“我没事啊,多亏了南宫恒及时赶到,我和五姐姐才逃脱虎口呢。”

  “可是小姐在京城认识的人不多,谁会那么坏,派人劫走小姐呢?”瓶儿睁着无辜的大眼盯着她们。

  一听到这句话,叶秋脑海里马上浮现出那一双漆黑的眼眸。

  即使看人不能光看表面,有时候第一印象也并不能决定他这一整个人,没有深入接触过,她还真不知道慕容冲是心术不正,还是生性本就如此阴郁。

  凌惜月看出叶秋不想答话,便替她接话:“我们也不知道,所以以后我们出门小心些就是了,有南宫少爷陪在我们左右,想必不会再发生今天这种事了,你们俩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门口如此吵闹,恰好吸引了路过的凌清雪。

  “你们都聚在大门口吵嚷什么,能否小声一些,母亲病了,正需要静养!”

  “妈呀,”南宫恒一看见凌清雪就头疼得很,悄悄扯了叶秋的袖子说:“小爷我顶不住了,先溜了!”

  叶秋眼神示意让他先走,自己便留下来看看凌清雪这次又想作什么妖。

  这六年里,什么衣服“不小心”撕烂啊、热水“意外”泼脸这类小戏码层出不穷,凌清雪就没有一天放弃过整她,以前还是有所避讳,借凌惜玉的手,现在可是直接亲自出马了。

  “夫人病了?何时的事?”凌惜月皱了眉。

  凌清雪并不想理会她们,刚想走时,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听丫头们说,你们刚刚遭遇了劫持?可让姐姐好一阵担心。”

  担心?从她这前后矛盾的言语来看,凌清雪的关心显得格外的“真实”。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不愧是大姐姐,就是会关心我们这些妹妹呢。薛儿快别哭了,今天出门之前吩咐刘嬷嬷熬了莲子羹,快些给我大姐姐和院子里送一盅去。”

  “送终?”凌清雪原本淡然的表情此刻有些绷不住了。

  她又不傻,丫鬟的名字取个自己名字的谐音,真当她不知道么?凌叶秋当真是个好角色,当初她就是给自己的丫头悦儿取了凌惜月的谐音,凌叶秋也给她自己的丫头取,当真是玩得好一手以牙还牙。现在,又明目张胆地咒她母亲病死,这如何能忍?

  薛儿这么多年在叶秋的手底下做事,自然是不怕凌清雪的,直接嘲笑道:“大小姐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家小姐原本一片好意,大小姐怎么曲解成那样了。”

  叶秋笑了笑:“大姐姐,你恶意曲解妹妹的好意,妹妹并不怪你。只求大姐姐在书院里能够安分守己,少参合男子们的事,别连累我们几个姐妹一起丢脸就是了。”

  仿佛被说中痛处,凌清雪黑了脸色大步离开了。

  叶秋一笑作罢,凌惜月刚还想劝叶秋让着大姐姐一点,看到人已经走了,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小声提醒叶秋:“以后对大姐姐说话还是客气一点,别老是惹大姐姐生气。”

  看着凌惜月一脸认真的模样,叶秋撇撇嘴,冲着凌惜月做了个欠揍的鬼脸便飞快跑了,弄得凌惜月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叫了青儿回自己的院子了。

  听雪阁中,凌清雪气得摔碎了一地的瓷器,把自己刚刚说的“母亲需要静养”抛在了九霄云外。

  华夫人躺在床上,默默地看完凌清雪发完脾气,清咳两声,沉声骂道:“砸完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得一件件地又买回来?你现在在这泼妇行径砸东西,可有一片碎瓷片伤到那凌叶秋?”

  “母亲!”凌清雪满腔委屈正无处发泄,“我要如何才能胜得了她?”

  “就连你弟弟现在都听她的话了,你还要如何?”

  凌清雪猛地一拍桌子:“也不知道凌叶秋那丫头给阿予灌了什么迷魂汤,每次她说什么,阿予都听。”

  “岂止是阿予?”华夫人情绪有点激动,又咳了起来,回道:“每次你爹发怒的时候,不也是让那丫头三言两语就平息了?”

  仔细回想起来,好像是这样的。

  自从凌叶秋八岁那年醒来,整个人都变了。要说她是假的,冒充的,可谁能在她们眼皮子底下完美无差地复制出一个凌叶秋来?

  听说她最近在开铺子,是要自己赚钱了,难道,她想独立出去么?

  可是在京城开一间商铺,首先地段铺面就要许多银子,凌叶秋哪里来的钱呢?

  爹爹这些年有意让自己掌管库房,家中大大小小的银子进账出账,都逃不过她的双眼,所以她清楚地知道,爹爹并没有给凌叶秋这个钱。

  这几年来,凌叶秋吃的穿的用的,哪一件比她这嫡女的规格差了?

  现在坊间都在传闻,说凌叶秋这个庶女,手里管拿着凌老爷的几间铺子,过得比她这个嫡女还要风光呢。

  只要除掉凌叶秋,再想办法把她手里的铺子私产搞过来。到时候,不管是嫡女的位子,还是凌叶秋引以为傲的财力,都是她的!

  “娘亲,许先生是不是说,我们今年主要是下乡实践课程,大多数时间不在书院,都在户外?”

  华夫人想了想,回道:“不错。”

  户外,要么是京城里,要么是乡下。许先生曾经说过他的教育观是先教理知,再育人的品性。户外实操安全性很重要,书院里的同学个个非富即贵,哪怕有一人出了差错,许先生都怕是担当不起。要论安全,当然还是人少并且民风淳朴的乡下更为合适。

  既然是乡下的话……

  似是想到了什么,凌清雪轻轻勾唇,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