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十五章:慕容冲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291 2020-09-16 09:59:48

  叶秋怎么也没想过,有一天她会遭遇绑架。

  像这种情节,不是一般电视剧和小说里才存在的么?她不就是和凌惜月逛逛街买点衣服吗,经过个墙角就被人一麻袋绑了,藏到这个满是霉味灰尘的小阁楼里,也不知道是在哪儿。她寻思着平日里也没得罪谁啊,怎么就遭绑架了呢?

  还好他们的目标是自己和凌惜月,瓶儿和青儿现在应该已经平安回府,或者去找南宫恒救人了。

  “老实点!在那狗崽子没拿赎金来之前,你们别想跑!老老实实呆在这吧!”一瘦黑老哥朝着她们舞了舞手中五尺长的大刀,神色倨傲蛮横,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武力值。

  凌惜月显然被吓坏了,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掉,如同春日里带雨的梨花。

  “你个小娘们哭什么!”瘦黑老哥一下子恼了,“老子最烦女人哭了,能不能收敛点儿?”

  凌惜月被吼这一嗓子,瞬间不哭了,咬着下唇不敢吭声。

  叶秋灵机一动,说:“我姐姐最怕疼了,兴许是你这麻绳绑得她太紧了,弄疼她了,不如你吧我姐姐的绳子解了。”

  “别说那些,老子也懂什么叫怜香惜玉,把她绳子解了,到时候要是跑了怎么办?”

  “那哪能呢,我姐姐一介弱女子,还能在你们这六七个高手中的高手的眼皮子在底下跑了不成?”叶秋挑眉道。

  瘦黑老哥被叶秋一句“高手中的高手”夸得心花怒放,觉得她说得在理,便上前将凌惜月的绳子解了。可没想到凌惜月倒是哭得更凶了。

  “你又哭甚?老子已经很温柔了!你别欺人太甚啊!”瘦黑老哥恼得急跺脚,听见女子的哭声时,心里就像有只爪子在挠一样,搞得他很是崩溃。

  凌惜月:“你身上太臭了......”

  这句话逗得叶秋哈哈大笑,这时一个小伙子上前对着瘦黑老哥耳语几句,高兴得他大刀一甩,大喊:“正好天黑,那狗崽子真的到了!果真守信用!”

  话还没说完,一把短剑从窗外飞进来,干净利落地将瘦黑老哥抹了脖子。

  尽管看电视的时候看过无数杀人的场面,但当叶秋看见那血从人的喉咙里喷涌而出的时候,还是被吓得脸色发白。

  叶秋哆哆嗦嗦地说:“我算是知道了,电视剧里那些人为什么热衷于中午绑架。”

  同样吓得不轻的凌惜月,也哆哆嗦嗦地问她:“为什么?”

  “因为,”叶秋吞了吞口水,“干这违法的买卖早晚得出事!”

  这不,报应就来了?

  见带头大哥死了,剩下的人早就乱作一团,叫嚷着四处逃窜。凌惜月连忙给叶秋的绳子也解了,拉着叶秋说:“别怕,姐姐带你出去!”

  叶秋听着她抖得老高的声线,默默地说:“别紧张,我们会没事的。”

  话一说完,凌惜月就感觉自己心里没那么害怕了,安定了不少。

  “哪里跑!”突然,阁楼上冲进一身劲装的小小少年,手中长剑泛着清冷的剑光。

  叶秋知道他是少将军,却从未见过他杀人,今儿个算是第一次。她也听说他武功甚好,此时真正见了他真正的出手,反而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只见那少年手起刀落手起刀落,像砍萝卜一样砍杀歹人,等除掉最后一个蒙面人,少年单膝跪地,清润的嗓音温柔地说着:“对不起,我来晚了。”

  叶秋瞪着眼睛看了他好几秒,似乎还沉浸在刚刚那一场屠杀中,脑海中飞速运转了好久,终于想起南宫恒之前曾说过的话。

  “小爷武功那是这京城里一顶一的好,平时和煜小王爷切磋就没输过,就是吧,平日张扬惯了,也招惹了一些仇家。”

  后面她反应过来,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大哭着说:“好你个南宫恒,开业典礼你不来就算了,你的仇家绑不到你就来绑我们,你要是再来晚一点我们两姐妹可就真没了!人没了!你懂么!我不能保证我每一次都能穿越重生的啊!”

  南宫恒被叶秋突然发的脾气给搞蒙了,一时间也不知知道怎么安慰她。

  凌惜月是个细心的,她抓住叶秋的话茬,皱眉问:“什么穿越?什么重生?”

  叶秋自知失言,随口胡诌了个话把她绕过去了,这时听到南宫恒沉吟道:“奇怪,我从没见过他们,应该不是我的仇家才对。”

  “不好意思,是在下的仇家。”一道沉稳男声自楼下传来,人未到声先到。

  南宫恒小声说:“这人内力传音,可见内功深厚。”

  叶秋忍不住火冒三丈,怎么了?这语气听着怎么还感觉这人挺光荣的?

  忽然,一身蓝色的锦袍男子走至他们面前,叶秋的目光瞬间落在他的脸上,高挺的鼻梁,一双眼睛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进而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异域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他地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系着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迷人的王者气息,令人不舍得把视线从他脸上挪开。他俊俏得似乎模糊了男女,邪魅的脸庞上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成熟。

  “你是谁?”南宫恒满脸戒备地盯着他,右手悄悄按在剑鞘之上。

  “在下慕容冲,见过南宫少将军。”慕容冲微微低头。

  南宫恒松开剑鞘,慕容乃是燕国皇姓,他进宫虽然不多,但太子慕容齐、三皇子慕容繁都经常往来,从未听说过有一个叫做慕容冲的皇子。

  但看他面貌,似乎是西域人。皇宫中倒真是有一位西域来的娘娘,位份不高,只是个贵人。

  似乎是看穿南宫恒心中所想,慕容冲大方笑道:“在下正是十二皇子,早些年因为母亲触怒父皇,所以被贬至冷宫思过,在下也一直在冷宫生活,最近才得以释放。

  这么一说,几人倒是反应过来了,连忙想要行跪拜礼,却被慕容冲拦住。

  “本就是个不受宠的皇bu’yu子,父皇早已忘记还有我这么个儿子,你们也无需拘礼,把我当常人看待就是了。”

  叶秋和凌惜月面面相觑,一时间沉默不语,面对这位不受宠的皇子,她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慕容冲主动扶起叶秋和凌惜月,微笑说:“今日天色已晚,不知两位姑娘明日是否有空,在下在天下第一楼设宴给两位赔罪。”

  叶秋看了看他,只觉得他的笑容冰冷至极,拒绝道:“我们明日要上学了,怕是不方便赴皇子的约。”

  话还没说完,叶秋连忙拉着凌惜月和南宫恒往楼下走。

  不是她能力不行,是她看见慕容冲第一眼就觉得内心不适,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隐藏的东西太多了,她最怕与这类心思深沉的人打交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