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十四章:心理咨询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19 2020-09-15 08:32:35

  一听见有顾客上门,叶秋立马来了精神,仿佛先前只是假寐并没有真正睡着。

  “客人在哪里?”

  一起身跟几个书生面对面,三人傻眼,未曾想到这家店铺的主人竟然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模样。

  “姑娘,您就是这家店的掌柜?”白衣书生行了一礼,轻言细语地说。

  叶秋笑笑:“并不是,我是心理医生,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么?”

  其中一个书生走上前来,摇着扇子斯文道:“鄙姓林,心中有一疑问想问姑娘。医生带个医字,莫非姑娘是大夫?”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叶秋打量他几眼,“不是公子你要咨询,而是你的家中长亲?”

  那书生一听,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姑娘果真好眼力,正是家母心有郁结,连带着茶饭不思,身体也出了毛病,请了许多名医来看,也不见好。”

  “时间多久了?超过一个月或者半年了没?”

  “半年以上。”

  得到这个答案,叶秋便知这位公子的母亲,是典型的病理性抑郁症。

  刚开始她以为只是简单的抑郁情绪,基于一定的客观事物,事出有因,并且通常是短期的。有抑郁情绪的人,通过自我调适,充分发挥自我心理防卫功能,最后是能恢复心理平稳的。

  而精神医学规定,一般抑郁不应超过两周,如果超过一个月,甚至持续数月或半年以上,则可以肯定是病理性抑郁症状。

  “大夫……医生,我母亲是怎么了?心理上有什么疾病么?”

  “目前能看出你母亲有一定的抑郁情绪,严重一点,可称为抑郁症。这我得去公子府上看看她,才能真正下定论。”叶秋边说,边拿出一张纸,上面写了一些心理测试问题,让林公子按照他母亲的实际情况勾选。

  林公子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诊疗方式,只觉新奇,又害怕叶秋是在骗钱。

  “行,我带你回去看看她。”

  叶秋吩咐薛儿在这看店,自己跟着林公子会诊去了。

  到了林府内堂,叶秋刚进去,就看见披头散发的老妇人靠在床榻上,眼睛看向低处,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说些什么。

  “医生,这便是我母亲,请姑娘务必帮帮她,林府自有重谢!”

  叶秋摇摇头,说:“我看病救人并非是为了所谓的重谢,我只会按照我的价目收取诊金。”

  她坐在老妇的身旁,轻声对老妇说:“来,大娘,我怎么说您怎么做。”

  叶秋的话仿佛有一种魔力,老妇转过头看了看她,居然点头答应。

  林杨惊呆了,激动道:“我们往常与她说话,她都不会理睬,姑娘可真是上天派来拯救我们的!”

  叶秋嘴角一抽,这人怎么看着不太聪明的亚子?

  “好,大娘试着伸伸舌头。”

  老妇依言,张口将舌头伸了出来,有些微微发抖。

  “大娘真棒,现在闭口,把您的双手向前平举。”

  老妇嘴里依旧自言自语不停,可又听不清她说的什么,但还是听叶秋的话,向前方伸出双手,有些紧张。

  “好,谢谢大娘,现在您可以躺下休息了。”叶秋看着她发青的黑眼圈,细心地给她掖上被角,又说:“今晚您可以睡个好觉,明天早晨起来,记得吃早餐哦。”

  看了看躺好的老妇人,叶秋叫了林杨外面说话。

  “您母亲伸舌和双手向前平举时,均有细震颤。再伴有多言、失眠紧张、思想不集中,可以证明,是轻微抑郁症。”

  “抑郁症?就是心中郁结么?”

  “抑郁症是很严重的心理疾病,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自卑抑郁,甚至悲观厌世,可有自杀企图或行为;有时甚至会发生木僵;严重者可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这……精神方面的疾病,竟然也如此严重,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叶秋宽慰一笑,说:“您母亲症状并不严重,可以治好的。”

  叶秋并不打算开药,拿出之前准备好的食谱给他,叮嘱林杨每天准备什么饮食,便打算撤了。

  “还未询问姑娘芳名?”

  “凌叶秋,叫我凌大夫便是了。”这没办法,之前去官府备案的时候,要求写户籍名字,不然她就直接写她本来的名字了。

  “我送凌大夫。”林杨赶紧跟上去。

  刚出大门,就看见凌府的马车在外面停着。丫头青儿看见她,连忙叫了凌惜月。

  “六小姐,我们家小姐在外面好等。青儿笑着说。

  六小姐这几年变化好大,不仅瘦了许多,连模样也俊俏得很。

  她暗自捏了捏自己有些涨鼓的肚皮,想讨教减肥的法子,又不好意思开口。

  林杨看见凌家来人了,拜谢叶秋后,就进家中看他老母亲去了。

  “我刚刚去你铺子上,薛儿说你到这来看诊了,我就顺便过来找你。”凌惜月掀开马车的帘子,探出半个身子。

  上了马车,看她穿着体面,叶秋笑道:“这是要趁开学之前大采购一番啊?”

  “哎呀,我这不是看你整天忙着什么心理……什么咨询所的,衣服都穿旧了,想带你一起去逛逛街。”

  “自家就是做布料生意的,还用得着去别家买么?”

  “家里的绸缎铺子,好看一些的成衣那都是给贵女们准备的,哪轮得着咱们呀。听话,你如今不同往日,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姐姐带你去柳三巷,多采买几件,开学可得穿得漂漂亮亮的。”

  叶秋冲她甜甜一笑,说:“秋儿一向最听五姐姐的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今儿个全场都由叶秋小姐买单!”

  凌惜月早就听惯了她的“疯言疯语”,捏了捏她尚有些婴儿肥的脸蛋,一派和乐融融的模样。

  马车开动,瓶儿和青儿边说话,边跟着马车走,

  谁也没看见,马车远远的后面那栋雕梁画栋的楼外,几个蒙面人按着兵器眺望着马车离去的方向,眼里充满杀气。

  为首的那个人一挥手,所有人便如同星星散去大海,各自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