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十三章:白驹过隙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23 2020-09-14 08:57:20

  凌清雪纤纤玉手抬至嘴边半掩着轻笑,仿佛看了一场好戏。

  她的丫鬟翠儿冲着扶着叶秋的瓶儿说道:“不懂规矩的人真是可笑,还妄想抢嫡女的位子,当真是做梦做傻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尊荣!”

  凌惜月怒从心头起:“大姐姐真是教导得好,连一介下人也敢对小姐指指点点。”

  翠儿一看五小姐发话,连忙跟着大小姐上了马车扬长而去,留下凌惜月和叶秋两人。旁人见到事情已经了了,也就散了。

  “六妹妹,我们就做自己,才不管她们说什么!”还没有等到叶秋说话,一旁的凌惜月先哭了起来,眼泪汪汪。边哭还边照看她的脸上的掌印。

  叶秋抬起小肉手,拿出手绢给凌惜月擦拭,泪水两下就擦了一大半:“好了五姐姐,秋儿没事,再说了,秋儿都没哭哦,你也快别哭。”

  说着,叶秋竟然笑了起来,做这鬼脸来逗凌惜月开心。

  凌惜月刚哭起来,就被这小胖丫头逗地噗嗤一笑,懊恼地说:“本应是你哭的,现在怎么是我一个人在哭,你反倒是大大咧咧地不记痛。”

  一下子,凌惜月就被秋叶逗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够扯着娇滴滴的嗓子嘟囔着嘴说道:“六妹妹,我姐姐嚣张跋扈惯了,我娘都管不住她。以后看见她,你一定要第一时间来找我,明白么?”

  凌惜月说话仗义一向是护着自己,叶秋爽快的点点头:“嗯,放心吧五姐姐,我不会给机会让她们欺负我了。”

  听了秋叶的话,凌惜月摸了摸她脑门说道:“真好。”

  看完这一切的南宫恒,正打算装作不认识地悄悄走过。

  “站住,看完了戏就想走?小乞丐?”叶秋靠在马车栏边,眸中透出狡黠的笑意。

  “你什么时候认出来我的?”南宫恒小脸上写满了问号。

  “你猜一下?小乞丐。”刚刚在课堂上,叶秋一句许先生的讲授都没听,愣是想了好半天,才把书院里衣着光鲜的南宫恒,和那天衣衫褴褛小脸稀脏的小乞丐联系在一起。

  “我才不是小乞丐......”南宫恒摸了摸脑袋一脸纳闷地说,说了话三人便笑作了一团。

  在白鹭书院读书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六年过去。

  这六年,叶秋每天都坚持跑步锻炼,严格控制饮食,她不仅长高了,也比之前圆滚滚的肥球模样,减到了微胖的样子。

  这脸上的肉一下去,原本清秀的五官,便真正展现了出来。

  即便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悉心打扮过后的她,也是大方动人,看起来不输正经的嫡家大小姐。

  六年间瓶儿和薛儿也忠心耿耿地跟着叶秋,通过她,俩丫头也积攒了不少钱,说话腰板也比别家小姐的丫鬟硬。

  “小姐,南宫恒让下人给您送了礼,说是南宫将军今日让他参加秋猎来不了了。”瓶儿一边给叶秋梳着头,一边喃喃道,此时的她也是一个快要及笄的姑娘了。

  听了瓶儿的话,叶秋吐了口唾沫,呸道:“这小子这些年总是吃我做的红烧肉,肉吃了我不少,今天我开业大典,他竟然敢不来。呵,孩子大了,想挨揍了。”

  虽然嘴上说着狠话,都知道秋叶是刀子嘴豆腐心,频儿和薛儿淡淡一笑作势说到:“嗯,南宫恒真是欠揍。”

  梳妆打扮完毕,叶秋便带着两个丫头上了马车,朝着她新开的心理咨询所去了。

  她这些年攒了不少钱,六年时间,再加上从凌丰那敲的一笔,够她盘下一个铺子。

  一下车便有人在门口等候,叶秋定睛一看:“五姐姐到了。。”

  “六妹妹今日开业,我自然是要过来捧个场的,这可是你第一次做生意呢。”凌惜月此时也是个大美女,原本就温柔大方的她,六年之后更是变得美貌端庄,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做起事来也极其用心,她请匠人做了一个招财纳宝的貔貅,让丫鬟摆在了柜台。

  “还是姐姐对我好,比起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好多了,嘿嘿。”叶秋咧嘴一笑,当着凌惜月的面,还不忘骂一骂南宫恒,毕竟这家伙可气,她的开业典礼都不来。

  “嗯?谁让六妹妹生气了?”叶秋的话把凌惜月听得稀里糊涂,正当纳闷的时候,叶秋扯开话题:“不说了,就是个傻蛋,姐姐还是随我进去聊吧。”

  说着话,薛儿点燃了鞭炮噼里啪啦地炸了起来,外面一阵声响,吸引了许多人看,好生热闹。

  随着鞭炮点燃,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人一下子就聚集了起来。

  多数人都只是观望,没人敢进。

  “今日我们店开业,做的是心理健康。其实呀,不光人的身体会生病,自己的心灵精神也会生病的哦。心灵生病表现在:躁郁、失眠、焦虑、抑郁、长时间意志消沉。本店能让心情难受之人精神舒畅,使胸有郁结之人解开郁结,豁然开朗。”说话的薛儿一脸蒙圈,说着自己都不明白的话,周围的人更是听得云里雾里,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开店打听别人隐私的。

  一个穿着华贵的醉汉摇了摇头,身上散发出来一股浓郁的胭脂味,似乎刚从勾栏瓦舍里出来。醉汉喝光手中酒壶的酒,将瓶子一丢埋汰道:“我呸,老子的秘密从来不与人说,凭什么倒贴钱跟你们讲?”

  几个身穿长衫的书生挤在人堆里,其中一人探头说道:“这什么新鲜东西?”

  另外一个身穿蓝色对襟的老者叹了口气,抬起头照着招牌读了起来:“嗯?心理咨询所,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店名。”念完了店名,老者不忘轻咳了两声,然后走了。

  几个年轻人有些好奇,朝着店铺走了进去。

  “小姐,客人来了。”见到有人进门,薛儿心情激动地对秋叶说。

  叶秋此时正趴在桌案上睡大觉,凌惜月因为有事提前走了,从开业到现在已经有三个时辰没有一个客人进门,原本信心满满的她已经倦怠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