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十二章:风头无两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03 2020-09-13 20:02:03

  许先生有些浑浊的眼睛扫了底下的人一圈,许多刚刚举过手神色轻松的人,此刻像是陷入了难题,愁眉不展。等了半天也没人举手,正当他要重新选题时,一只肉肉的小胖手举了起来。

  一个又胖又圆的女童站了起来,字正腔圆地回道:“北风声正悲。”

  “这句诗出自于曹孟德的《苦寒行》,意思是风吹树木发出萧萧的声音,呼啸而过的北风发出阵阵悲号。”

  所有人都转过头来,震惊地看着这个语出惊人的小胖妞,眼中纷纷投出了轻蔑不屑的目光。

  凌家的几个儿女更是被惊掉了下巴。

  凌叶秋痴痴傻傻了好几年,怎么一场变故之后,不仅性情大变,还能说出她们从未听说过的诗句?

  难道,她的背后,有个高人偷偷教导?

  凌惜月没想那么多,她只当六妹妹是因祸得福,不再痴傻。

  许先生显然也没想到,曹操的这首《苦寒行》,是他为了平定北方,带着连年征战的疲劳,冒着北方冬春凛冽的寒风,翻越巍峨险峻的太行山,率师北上作战的途中所作而成。

  这首诗一是表现了英雄吞吐宇宙之磅礴大气;二是苍凉悲壮的行军北上,此等开阔诗意,她一个女孩子能知道得如此详尽,想必内心极有大志。

  许先生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你叫什么名字?家从何处?可曾受过名师教诲?”

  他一连问了三个问题,足以表现出他对叶秋的重视。

  叶秋以为自己只用交写了名字的纸就行了,也没想到许先生会这样直接地问她。

  “回先生的话,小女乃是城西二街一小小商户之女,家父姓凌,小女贱名叶秋,无名师指导。”

  凌叶秋……想起来了,凌丰和白诗娘的女儿。想起来,自己当年全靠诗娘的资助和鼓励,才以三十岁的高龄中了榜首,才有了后来自己顺利的官途。

  他眼里透着阵阵欣慰:“原来是凌家的嫡女,果然有大家之女的风范。”

  听到许先生对叶秋赞赏有加,少数人便放下了自己心中对叶秋外貌的成见,但大多数人心中仍然不服,觉得这胖妞又穷又丑,定是运气好才答上了题,不值得他们因此而高看几眼。

  凌清雪一听这话,心中嫉妒的火苗渐渐烧了起来。

  凌叶秋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自己争嫡女的位置?

  凌惜玉见她神色不对,气得当场站了起来,毫不客气地指着凌叶秋喊道:“她才不是什么嫡女呢,不过是一个身份地位见我们家下人都不如的肥球罢了,连给我们大姐姐提鞋都不配!”

  凌清雪似是受了好大的委屈,红着双眼站了起来,澄清道:“回先生,清雪才是凌家的嫡出大小姐呀。”

  这一场闹剧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们三个人之间来回打转。一看清纯如雪的凌清雪,再一看肥得流油的凌叶秋,这气质,这相貌,一对比,稍微有点审美的人都更愿意相信凌清雪才是嫡出。

  这么一定论下来,凌清雪成了开学第一天就受委屈的可怜千金,凌叶秋成了急功近利爱出风头的心机女。

  许先生有些不悦,在他的心里,凌叶秋有志有才,才当得上更高的身份。

  “闹什么,老夫这白鹭书院是给你们争风吃醋的地方吗?一定要争,你们就在外面争出个高低再进来!”

  许先生发怒了。

  这话一出,整个堂里鸦雀无声。

  凌清雪被吓得眼眶滚出几颗泪来,一副楚楚可怜惹人怜惜的模样。

  凌惜玉呆在原地,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被这样吼过?

  叶秋不知道许先生和她生母的那些渊源,只是习惯了先安抚情绪:“先生息怒,秋儿已经不是嫡女了,我想姐姐们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怕让先生误会、让大家误会了而已。”

  她的声音清润平静,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听她的话。

  果然许先生听见了,立马消气很多,平静了下来,宣布考题继续。

  凌惜月本来还想帮着叶秋说话,一看她自己解决了这事,心里也安心了不少。

  不过,她经常和六妹妹在一起,六妹妹连自己固定的住所都没有,又是在哪里读到了曹先生的诗呢?

  角落里,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目睹着这一切。

  原来她叫凌叶秋。

  不知为什么,他经常梦到凌府,梦到一个面目慈爱的女人,也偶尔梦到她。只是梦里的她没有现在这么胖。

  他想起那天她送的午餐,很香很香,他回去后让府里的厨娘做那道菜,但就是做不出她做的那个味道。

  考题很快完成,叶秋和一群自信满满的公子坐在第二排靠左,惜月坐她后座,更远的则是坐在第三排中间的凌清雪和凌惜玉。

  叶秋眼尖地看见了前排的男童,总觉得有几分熟悉,像在哪里见过,不过也没注意。

  下学过后,凌惜月拦住了欲上马车的凌叶秋,抬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叶秋一时间没有防备,被凌惜玉打个正着,摔在了地上。

  远处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公子小姐,看笑话一般地看着她。

  “你算个什么东西!前脚挑拨我和大姐的关系,后脚就在书院里大出风头,还企图抢走大姐姐的嫡女身份!果真是不要脸得很!”

  凌清雪只是远远地看着她们,并不阻止发火的凌惜玉,仿佛此事与她无关。

  叶秋不怒反笑:“东西?我就不能是个人么?”

  “姐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竟然敢打六妹妹!”凌惜月心疼地连忙上前扶着叶秋,眼里泪珠打转。

  这句话倒是点醒了凌惜玉,她还指望着都能给给她钓个金龟婿,如今在这么多人面前,可千万不能失了礼数!

  凌惜玉一改先前刁蛮的面容,假装着温婉地笑笑:“算了,我也是替姐姐给你个教训,下次在姐姐面前记得收敛着,不该你争的东西,就别伸手!”

  说话高傲,凌惜玉一副高高在上进了马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