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十一章:白鹭书院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35 2020-09-12 14:13:38

  为了不伤凌府的面子,凌丰罕见地给叶秋置办了衣服。

  她望着新买回来的五六身罗裙,发了小半天的呆。由于常年不出门的缘故,自家绸缎铺的徐掌柜还以为她是凌丰最近找回来的私生女。要不是眉眼有几分像凌丰,就她这体型,这身材,徐掌柜还真没把她和凌叶秋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

  想当年,白夫人是京城排的上号的才貌双全的佳人,幼时的凌叶秋也是完美遗传了她的相貌,虽没有特别出众容貌,那也生得是唇红齿白,身材苗条的一个可爱女娃。

  叶秋暗自感叹,岁月真是把杀猪刀。

  这几身衣服,是凌丰从她大病以后,在她这个小女儿身上花的第一笔钱。

  “小姐,你在苦恼什么呢?”瓶儿走过来,递给她一盘模样精致的糕点。

  “没什么,待会就要去学堂了,帮我梳头吧,给我扎个低马尾就行。”

  瓶儿拧着眉想了半天,疑惑地问:“小姐,什么是低马尾啊?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发式呢。”

  叶秋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了一遍,又拿过一条发带自己绑了起来。

  等她们整装完毕,来接他们的马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凌清雪今日是精心打扮过的,梳了精致的发式,步摇流苏的珠宝首饰一个也没少戴,只是颜色样式稍微低调一些,只显精致没有张扬。

  她身上穿的是一身雪白纱裙,裙摆处点缀着朵朵粉红梅花,衬得她整个人灵动出尘,如同不小心跌入凡间的九天仙女。

  陪在她身边的凌惜玉,一身烟青色长裙便要逊色不少。

  “六妹妹,来和我同坐吧。”凌惜月主动邀请叶秋。

  凌惜月今天穿了蓝白相间的裙子,没有过多打扮,显得文静娴雅。

  叶秋今天的穿着不能算好看,毕竟肥胖体质在那里,只能算是得体。她上凌惜月的马车时踩到裙子差点绊一跤,凌惜玉便在旁边冷嘲热讽。

  “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吧,瞧你兴奋的,都摔跤了,丢脸!”

  “这样吧,脸我丢了,看你挺缺的,正好给你补上。”叶秋莞尔一笑。

  凌惜玉气的直跺脚,这不就是在骂她没脸没皮么!

  凌清雪不置可否地看了叶秋一眼,拉着凌惜玉上车了。

  马车摇摇晃晃行驶了许久,终于停了下来,凌府的几个子女陆陆续续下来,看着眼前园子上的牌匾,不禁下意识地念出了上面的烫金大字。

  白鹭书院。

  这时,一群下人模样的男丁出来,嫌弃地看了她们一眼,便趾高气昂地让她们赶紧把马车挪走。接着,便渐渐有许多装饰华丽的马车在书院门口停下。

  接着,一大群衣着光鲜的公子小姐们从马车上下来,碰见彼此相熟的,还行起了君子之礼。

  凌清雪默默地看着这一群人,只觉得自己的身份和装扮,与他们简直是云泥之别,自己把自己愁红了脸。

  叶秋倒不觉得有什么,在旁边默默想他们各自的身份和性格,并通过他们的穿着和配饰估算他们身后代表的权力和财富。

  当然,从表面看不出什么,但她大概能看出一些哪些人身份更加尊贵,哪些人更容易相处。

  凌惜月见她愣神,拉着她跟在人流的末尾进了书院。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进了院子,在一间布置好的的课堂里,各自找了座位坐下。

  叶秋数了数,刚好三十个位子,一个不多一个不少。许先生曾是太子的老师,京城里定有不少权贵想把自己的子女交由他教导,这看似不起眼的三十个位子,能坐在这,想必之前也是经过了一大批淘汰。

  可以想象,凌老爷一下子把她们四姐妹一齐送进来,许先生欠他的人情该有多大。

  大家第一次聚在一起,彼此都觉得新鲜,于是整个堂里有微微的叙话声。

  这时许先生走进来,身后跟着好几个抱着大堆书本的书童,他看了看堂下的众人,轻声说道:“诸位稍安勿躁。”

  他看上去大概六十多岁,年纪有些大了,一个清瘦的书卷气老头儿,看着就觉得十分有学问。

  他的声音不大也并不威严,但底下的学生们都默契地噤了声。这时,书童们开始按照座位依次送书。

  “趁着分发诗书的空隙,老夫先小试牛刀,试一试各位的才学基础。”许先生又说。

  大家一听这话,都开始收敛了心性,正襟危坐,挺直的脊背透出些紧张。

  叶秋的位子在倒数二排靠最左,在一群过分紧张的人群中,放松的她倒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开玩笑,不说才学,她敢打包票,她读过的书,肯定比这群十岁左右的孩子吃过的饭都多。

  就算她做不到现场写作,背背诗书出口成章还是可以的嘛。

  凌惜月坐在她右边的一个位置,看她如此放松,还以为她心思没有集中在许先生的话上面,心里正着急着。

  “你们年龄不大,有些在家读过书,也有些孩子不曾识字。老夫会出些简单的诗句和词句,考你们出处,答得上来的可以坐在前排,答不上来的坐后排,大家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三十个孩子一起答应着。

  叶秋听到这话差点被雷到,按照成绩排前后座位这事,是如何做到古今上下全国统一的?

  “好,老夫出题,知道答案的,可以举手示意。”

  “第一题,‘有朋自远方来’的后半句为何?”

  不是吧,第一题就考《论语》?

  这么说,即使这个时代是架空的,但其实文学艺术体系,还是和主流朝代的差不多?

  那现在的文学,发展到哪一个朝代了?如果后面要求现场吟诗作赋,她会不会碰巧踩雷?

  不对,看他们现在的服装样式,似乎还是魏晋风格,那她就往隋朝后答,百无一失。

  许先生问的这题确实简单,瞬间便有十几人举起了手。

  他微笑着点头,让他们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纸上,交给他。

  “答对题目越多的同学,越有选择座位的优先权。现在开始下一题,‘树木何萧瑟’,下半句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