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七章:墙外来客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47 2020-09-08 18:43:30

  “全听小姐吩咐。”

  瓶儿和薛儿各自相看一眼,眼里都闪过强烈的欣喜。

  打她们三年前进府做事起,就知道葳蕤轩的丫鬟住处是最好的。但里面的丫鬟住处里,又数白夫人房间旁的单房是最好。

  她们以前都是些浇水扫除的粗使丫头,住的都是十人共睡的通铺,木板床,没有褥子,又冷又硬。鞋子和换洗的衣服都没地方放,只能堆在床上,这样一来,她们能睡的位置就更少,每天只能蜷着脚睡。

  看着她们身上的衣服,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破布,叶秋只觉得心中不快。

  原本嫡出的小姐,吃穿待遇,竟然连府中最低等的丫鬟还不如。

  凌丰这个渣爹自然是靠不住了,要想在这宅子里熬出头去,还得靠自己。

  “你们两个,去把厨房打扫出来,今天中午我们在自己院里吃。”

  瓶儿为难地看了叶秋一眼,瑟瑟缩缩似是有话不敢说。

  “你说。”

  “小姐,”瓶儿有些害怕地看了她一眼,“我们院里目前还没有月银,买不了菜和米。就算是我们想自己在院子里做,还得经过夫人批示,才能去府里的总厨拿菜。”

  月银?

  啊,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她以前做心理医生的时候月薪不菲,自然没过过穷日子,也没有金钱的概念。现在到这边来,自己倒是真的一分钱没有,一穷二白。

  不过她可记得,她的生母临死之前,遗嘱里给她留了好一份财产做平时依仗和出嫁的嫁妆。

  财产分为两部分,一是家里生意不错的一间绸缎铺,一是郊外那五十亩良田。

  绸缎铺是白夫人当初嫁过来时带的陪嫁,归白夫人所有,一直由白夫人亲自打理经营,她死后,铺子便由凌老爷接了手。

  现在的继承法也有说明,死者若立遗嘱,便按遗嘱分配遗产。除非受益人亡故,商铺所有人不予变更。

  这倒是和现代法律差不多,现在凌叶秋是这绸缎铺和田地唯一的主人,只要她及笄之后,便会自然而然地由她接手。

  这么一想,叶秋觉得自己竟然还是个小富婆呢,可这日子过成现在这样,也真是憋屈。

  “你们在这里打扫,我去管厨房要大米和菜品。”

  叶秋飘飘然甩下一句话就走了。

  瓶儿和薛儿目瞪口呆,厨房的管事嬷嬷是窦大娘,那可是个狠角色,凶神恶煞的,最喜欢挑刺和打骂她们这些身份地位不如她的丫鬟。

  六小姐刚刚恢复小姐身份,窦大娘怎会买账?

  可她们错了,就在她们将整个院子除了味之后,她们看见了满载而归的六小姐。

  凌叶秋把身上挂着的好几个袋子卸下来,脸上热得通红,还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

  胖是很胖,也挺难看的,但是她的力气也比之前大了不少。她相信再加几袋子东西,她也能扛得动。

  她热得通红的脸落在瓶儿和薛儿的眼睛里,此刻的凌叶秋,就像一个被烤熟了的烤乳猪,又肥又油。

  六小姐性情变了之后,是要狠厉很多,但她丑真的是丑……又胖又丑……不忍直视……

  叶秋看到她们眼里透出的嫌弃,轻咳了两声。

  俩丫头回过神来,立马走上前帮她提东西,边走边问:“小姐,你是怎么要到这些东西的?窦大娘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善茬。”

  叶秋勾唇一笑:“现在是个秘密,不过以后我慢慢教你们。”

  金手指嘛,不用白不用。

  “好嘞!”俩丫头真以为叶秋要教她们,高兴地脚步都加快了许多。

  厨房打扫得很干净,灶台和案板没有一丝灰尘。十来岁的瓶儿和薛儿真的很能干,叶秋在她们身上来回打量了好几眼,一个赚钱的点子在她心中形成。

  “你们帮我生火,我来做饭。”看了看灶台,叶秋跃跃欲试。

  之前老是在乡村电视台里看到这样还用柴火的灶台,用惯了天然气的她,早就想试试,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俩丫鬟大惊,凌叶秋不是一直痴痴傻傻的吗,她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

  而且,小姐做饭给她们丫鬟吃?这可是违背伦常的呀!

  “万万使不得!”薛儿首先开口。

  “这有什么的?大不了我就做这一顿过过瘾,以后都你们来。”

  “这……”瓶儿心里一沉,原来小姐只是想玩过家家了,到底还是孩童。

  但……她这一心血来潮,做出来的东西能吃吗?

  她俩对视一眼,心中默默做了决定,待会去找平时要好的姐妹,蹭点饭吃吧。

  瓶儿负责烧火,薛儿便帮着洗菜,也好在她做出什么出其不意的想法的时候及时拦住她。

  只见叶秋熟练地给锅中加水淘米,给茄子削皮,将猪肉切成整齐的肉丝,

  过不到一会儿,葳蕤轩的厨房阵阵飘香,

  瓶儿和薛儿立马变成了星星眼。

  “好香啊小姐!”瓶儿望着一盘一盘的成品,嘴角不自觉地流出了口水。

  现在看凌叶秋都不觉得丑了,都觉得耐看了许多,瘦下来也一定是个美人儿。

  叶秋满意地笑了,前世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倒腾厨艺,连吝啬夸奖的老妈都对她的厨艺水平大加赞赏。

  叶秋眼睛黯了下来。

  不知道爸妈、闺蜜她们现在过得还好吗?她车祸离世以后,她们还在为她伤心难过吗?

  正在她难过之际,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葳蕤轩有个不起眼的后门,一直连接着府外,没事就可以从这出去走走,这也是华夫人当初一心想要葳蕤轩的一个重要原因。

  叶秋出去开了门。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倒在后门门口,看起来不过十来岁,看见叶秋开门,两眼迷离着开口:“太香了……太香了……能给我尝一口么?你看我饿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叶秋满头黑线,他以为他的演技很成熟么?她一个心理专家看不出来?

  “薛儿,把我的蒜末茄子给他。”

  薛儿得令,立马将菜和一小碗米饭拿了过来。

  小男孩狼吞虎咽地吃完,痛快地打了个饱嗝,意犹未尽地砸巴砸巴嘴,把空碗递给叶秋,欠打地开口:“还有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