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六章:独立庭院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125 2020-09-07 22:13:57

  凌清雪被关禁闭的日子里,叶秋的生活平静了不少。

  爱女被罚,华夫人根本连看都不想看见凌叶秋,也从不过问葳蕤轩的吃穿用度。凌丰交代给凌叶秋配几个丫鬟婆子,逼得叶秋只能自己上。

  “有谁想进我院子里伺候的,就主动站出来,我是不会拒绝的。”叶秋个子不高,站在这一群年纪不大的丫鬟前面,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气势。

  葳蕤轩是她生母、原本的凌府的正妻白夫人的院子,自她去世之后,这里就一直空着。凌叶秋变胖了之后,凌丰就将她赶了出去,有时睡在马厩,有时睡在假山里,偶尔睡的柴房就是凌叶秋最奢侈的享受。

  现在葳蕤轩重新打扫了好几遍,终于有了几分有人住的样子,迎回了它的小主人。

  整个葳蕤轩很大,绿植很丰富,布景和建筑都是整个凌府最好的配置,华夫人眼红了好久,各种软磨硬泡都没能让凌丰把这院子给她。

  叶秋得意洋洋地站在前面,自以为自己昨日充满智慧与能力的人格魅力,肯定能吸引大批粉丝,肯定有大批丫鬟挤破了脑袋也想去跟着她。

  她这么好的大腿不来抱,这些人脑袋里想些啥有的没的呢?

  底下那群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推搡了半天,也没人敢出去。

  叶秋很满意,自己果然很受欢迎:“大家都挺害羞的嘛,别介,我很随和的,保证对你们很好。”

  人群中一小丫头探头探脑,憋红了脸蛋,终于憋不住了,忍不住出声:“你只能保证你能对我们很好,但是夫人和大小姐绝对会折磨死我们!”

  此话一出,丫鬟们纷纷附和。

  叶秋内心:我脸疼。

  要不是眼皮上肉多得翻白眼都费劲,她真想很想对她们翻一个大大的白眼!

  叶秋内心郑重宣布,减肥!

  说实话,就她现在这体重,连翻墙都是个问题,更别说什么逃跑了。

  “也行。”叶秋若有所思地讲,“但如果今天你们如果没有两个人留在这里,大家所有人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此时,大家噤声良久,陆陆续续站出来两个丫头一个婆子,三人齐声道:“奴婢愿来葳蕤轩伺候六小姐。”

  看着三颗垂着都还比她高的脑袋,叶秋反倒沉默了。

  这俩丫头她刚才就注意到了,模样生得端正,眉眼看上去倒算得上乖巧。

  这婆子,倒有点意思了。

  头上插的那根白玉簪子,她倒觉得有几分眼熟,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

  叶秋勾唇一笑:“大家记住,是这位嬷嬷和两位小姐姐给了你们活路。”

  听完她说的话,刚刚还在庆幸有人挺身而出的丫鬟们纷纷开始对着前方叩谢,拜完便迅速离开了院子。

  婆子在凌府里做了多年的烧火嬷嬷,现在临时被叫来伺候人,其实就是个走过场的,充充样子。

  叶秋看到她手心里的老茧,眯着眼睛看了嬷嬷半晌,似是要交代什么重要的事情给她做。

  刘嬷嬷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问:“小姐有什么尽管吩咐就是,老奴绝不推辞。”

  叶秋狡黠一笑,指着她身后那棵比她水桶腰腰还粗的大树说:“这棵香樟的位置不大好,坏我风水,你去把它砍了。”

  刘嬷嬷心道砍棵树而已,没什么大事,结果回头一看,那棵比凌叶秋的水桶腰都还要粗的大树,正轻快地随风摇着叶子。

  刘嬷嬷尴尬地咳了一声:“这,砍掉它可得好一阵功夫,老奴身体不好……”

  “当初您让我砍树做柴禾的时候,可曾想过我年纪还小,身体也不好?”叶秋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明明是笑着的,眼底却折射出寒冰冷意。

  刘嬷嬷不说话,额上却冒出了冷汗。

  她不是才八岁么,怎么现在神态口气那么的成熟可怕?

  以前都叫凌叶秋肥球,现在能看在老爷面子上尊称一声六小姐,就已经是对她很好了。

  旁边两个年纪还小的丫鬟看到此情此景,以为是刘嬷嬷怕了凌叶秋,连忙俯身跪在地上朝她磕头:“瓶儿(悦儿)以前有眼无珠,跟着其他人看低过六小姐,我们有罪!不求小姐原谅,但求小姐赐罚赎罪!”

  看着那两个战战兢兢的丫头,叶秋还手抱着腰,右手抬起,食指下意识地点了点下巴。

  “哪个‘月’字?”

  “回小姐的话,并非是五小姐月亮的月字,是开心愉悦的悦!”悦儿连忙澄清。

  她是个聪明的,平日里就五小姐跟她关系最好,现在六小姐性情变了,看着就不好惹,她哪敢上前去触她霉头?

  “即使不同字,音也撞了。”叶秋一下一派明了,这丫头,想必是大房那边派过来的。华夫人一向看不起舞姬出身的二姨娘,是以给丫鬟取个凌惜月同音的字,来膈应她。

  “奴婢改!求小姐赐名!”

  叶秋眼睛一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改叫薛儿吧。”

  这不同音不同字,任那对母女也挑不出毛病,但一听就知道是撞了谁的名字,哈哈哈。

  现在叶秋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儿走进房中,关门时还不忘嘱咐一句:“刘嬷嬷,午饭之前,记得把树劈好哦。瓶儿薛儿跟我进来,我还有其他事嘱咐你们。”

  瓶儿和薛儿赶紧起身,跟在叶秋身后进了房间。留下刘嬷嬷一个人杵在外面,真要去砍,自己又拉不下那个老脸;要是不去,指不定凌叶秋又给她整什么幺蛾子!

  回想起曾经欺负那个肥球的时候,刘嬷嬷肠子都悔青了。

  凌惜月昨晚在二姨娘的房里陪凌惜玉,所以叶秋昨晚在月儿房里睡了一晚上,天刚亮就起来选丫头了。

  其实她是不喜欢古时候这种家仆制度,但她现在太弱小了,她需要充实自己的人手。

  葳蕤轩昨晚刚刚打扫过一遍,但现在仍然还有些发了霉的味道。

  叶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查看,她走到了白夫人的房间,面积大概30平,挺宽敞的。除了放下一张床,还有很大的红木衣柜,用屏风隔开了生活区和接待区。

  尘封了这么久,这边的家具仍是崭新的。

  “从现在起,我睡这间房。旁边的院里有两间单房,你们就睡那,方便我夜里传唤。”叶秋今早上来得早,各个房间都大概记了下布局,只是没有进去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