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四章:姐妹离心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14 2020-09-05 12:33:47

  天边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凌惜月便急匆匆推开了祠堂的大门,一看叶秋竟然回过头来看她,便惊讶地脱口而出:“我道是寻常这会儿你刚起来,今天见你竟是早早地就醒了。”

  凌惜月打心底里觉得,六妹妹不一样了。

  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她以前虽不是睡到日上三竿,但也是会误了早膳。

  “五姐姐。”叶秋甜甜地喊了一声,只是脸颊上的肥肉淹没了鼻梁,笑起来眼睛都被挤成了一条缝。

  凌惜月本就瘦弱,往她身边一站,显得凌叶秋更加的壮实,看得叶秋自己都有些无地自容。

  她前世好歹也是前凸后翘肤白貌美大长腿,现在穿成这么个又黑又胖的小女娃?

  叶秋的心态真的有点爆炸。

  凌惜月拉着她的手,引她到蒲团上坐下,说:“你在祠堂不知道,昨天夜里发生大事啦。”

  叶秋眼珠一转,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什么事?”

  正当此时,祠堂里又闯进来几个拿着麻绳和棍棒的彪形大汉,凶神恶煞,带头的刀疤脸一进门便直直朝着叶秋走去,三下五除二将叶秋五花大绑,这下显得她更像个球了。

  凌惜月一看叶秋被绑了起来,急得小脸涨红,无奈自己力气太弱小了,根本拦不住他们。

  她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拉着刀疤脸的袖子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放了六妹妹!”

  刀疤脸斜睨着凌惜月,他常年混迹于京城底层,来往的都是亡命之徒,身上自然透出一股子狠劲。

  凌惜月一个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哪里与这等人交往过?当即吓得心头一震,往后退了几步。

  “这是老爷的吩咐,还望五小姐莫要插手。”刀疤脸说完便提着叶秋走了。

  凌惜月这个柔弱乖巧的五小姐,在府中向来风评很好,她京城小才女的光环还是很有用的,一般情况下,府中的下人都没有为难她这个不受夫人待见的庶女。反而是无才无脑无貌的凌叶秋,才是众人的欺负的对象。

  不知要被送去哪儿的叶秋被弄得七荤八素,脑子里却飞速运转,突然把她从祠堂绑过来,是又要闹哪一出?

  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她整个人就被粗暴地甩在大堂地上!

  叶秋心里已经滚过无数句脏话,能不能轻一点?能不能好好把她放下来?这还是脸着地的,直接给她蹭出几道渗血的伤口,又辣又痛!

  等她睁开眼,又和昨天她醒来的局面一样,凌老爷、华夫人、凌清雪、二姨娘和一干下人齐齐立在堂上,气氛庄严,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下人们也是纷纷紧张地屏气凝神,一派肃穆。

  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她旁边多了两个遍体鳞伤的下人,跪在一边,垂着头不敢说话。

  叶秋仔细一看,觉得这两人有点眼熟,再一想便是明白了。昨天夜里,这两个家丁一定听了她的话,把蛇放回了之前的地方,也就是蛇的原主所在。

  这么一说,那她确实有了声音催眠这个bug技能喽?那昨天夜里,这蛇也定是咬伤了人,并且让原本想害她的人中了毒!看这堂前人人都在,正好少了凌惜玉,看来,凶手就是她没错了!

  叶秋心中冷笑,想必今天凌惜月要跟她说的大事,应该就是凌惜玉被毒蛇咬伤中毒昏迷了吧?

  “爹爹,你绑秋儿做什么?”不等凌老爷发难,叶秋先不卑不亢地开口。

  凌老爷怒上心头,哪管叶秋的态度如何,直接开骂:“看你干的好事!你长本事了,竟然教唆府里的下人放蛇报复你姐姐,何其歹毒!”

  叶秋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报复?我只是让他们把这蛇从哪儿拿来的送回哪儿去,我有错么?再说了,我被关祠堂一整个下午,怎么知道这蛇就是五姐姐的呢?”

  凌清雪坐在位子上,遮掩着冷哼了一声。没想到这一趟,竟然低估了这个六妹妹,看来她死这一次竟然是因祸得福了,心态转变了,脑子也清醒了,说话也利索了。

  还是得趁早铲除凌叶秋,以绝后患,一想到她曾是嫡出的血脉,她嫉妒的心就快要发狂!哪怕现在自己是嫡出的位分,看着她也碍眼!

  玉儿是个不中用的,不过这不要紧,只要凌叶秋还在这宅子里,她就多的是办法整治她。

  凌老爷着实惊了惊,这个平时畏畏缩缩连话都不敢说的小胖妞,现在却语出惊人?

  从哪儿拿来的送回哪儿去?

  她这意思,是玉儿要害她却反被她算计了?

  “笑话!”凌丰讥笑道,“家里的下人,什么时候这么听你的话了?”

  此时,刚刚醒转的凌惜玉由她的贴身丫鬟翠儿扶着,一路苍白着脸色走到堂前。要不是娘亲大夫请得及时,为她排了一夜的毒素,此刻她这条命就没有了。

  众人并未发现凌惜玉在帘子后面偷听,凌清雪适时出声:“想必是六妹妹装疯卖傻这么多年,突然不想装了吧。”

  叶秋心里只觉得好笑,凌叶秋一个单纯毫无心机的女孩子,经她这么一说,倒成了个城府极深的恶人。这句话,对一个才刚满八岁的女孩,凌清雪怎么说得出口?

  不过,她忽然看见藏在帘子后的凌惜玉,再想着旁边跪着的两个下人,她何不将计就计?

  “大姐这话可不对,他们是从来不听我的话,可是,大小姐的话他们可不敢不听哦。”

  凌清雪微怒:“你什么意思?”

  凌惜玉在后面听得一震。

  对啊,府中遍布都是夫人的眼线,说不定,说不定这两个家丁也是大姐的人?

  是了,昨日白天她想害死凌叶秋却意外失手,大姐说不定就此觉得她没用,借她要再次加害凌叶秋的手段,从而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自己?

  还能将锅甩在凌叶秋的身上,果真一石二鸟!

  叶秋偷偷打量着凌惜玉的反应,这下,哪怕她们再有办法解除误会,今天也会成为凌惜玉心中的一根刺,拔不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