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第二章:不值一提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2063 2020-09-03 10:16:47

  叶秋看着凌清雪渐渐出神,现代时她也曾见过不少长相可爱的小女孩,可眼前这位,女娲娘娘在捏造她时仿佛格外用心,容貌可真真当得起一句国色天香。

  巴掌大的雪白鹅蛋小脸,标准的柳叶弯眉下,卧着一双欲语还休的丹凤清眸,烛光婆娑,浓密的睫毛在她眼下投出扇形的阴影,格外灵动。她的鼻梁不算高但却秀挺精致,薄薄的菱唇透着少女的粉嫩。

  最重要的,还是凌清雪高挑纤瘦的身材。她穿的裙子是京城当下时兴的款式,布料也是颇有质感的流云锦,贴身的剪裁和独特的样式,将她纤细的腰肢展现得淋漓尽致。

  今天凌清雪的长发全部叠梳上去,盘成了流云发髻,还在最高处插了一只和衣衫颜色呼应的白玉步摇,她每动作一次,步摇便随之晃动,衬得整个人气质如雪,大方优雅。

  十一岁的凌清雪仅一个动作,便轻而易举吸引了满屋子人物的目光。她的每一分动作,每一句话语的语气都拿捏得恰到好处,让人觉得富余人家嫡出的大小姐,就当是她那样的气质和做派。

  她向来都是凌府所有人眼中完美尊贵的象征,凌老爷也对他的这个大女儿分外满意,特别挚爱。

  反观原本才是嫡女的凌叶秋,身量矮小,黑黑的小胖脸如同乡下用来盛猪食的铁盆,没有半分姿色可言。不光脸,她浑身都是圆圆的,肥得滴出油来。十个手指头也都是肉鼓鼓的,只有每节周围才凹进去好象箍着一个圈圈,颇像是几串短的香肠。

  她穿着又破又旧的东西,颜色不是大红就是大紫,裙子的款式和布料都是陈年老式,上衣还短了一截,露出肉鼓鼓的臀部,仿佛随身带了一条板凳行走。头发也乱糟糟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乡下的野娃进城来乞讨的,哪会想到她竟然是一商户人家的小姐呢?

  看着凌清雪,众人只觉得赏心悦目;看见凌叶秋,众人恨不得自插双目。叶秋好像知道凌家人讨厌凌叶秋的原因了,古代女子讲究无才便是德,讲究以色侍人,容貌就是女人最大的价值。而凌叶秋一无才而无貌,在这个女眷较多的商户人家里,自然是讨嫌的。

  说实话,叶秋前世好歹也是才貌双全的大美女,结果现在穿成了个又丑又胖的丑女,要不是刚刚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今天最先崩溃的绝对是她!

  不过,叶秋有凌叶秋全部的记忆,当然知道外表欠缺的她,有着这宅子里最缺乏的善良和最纯洁的灵魂,这一点稍稍让她有些安慰。

  可笑的是,没有可爱美丽的外表,谁又会去关注她的灵魂?

  凌老爷铁青着脸一掌拍在桌上,“既然没闹出大事,你们还跪着干什么?”

  他本来今天在外吃了憋,回来听说这死丫头意外身亡,想着这是他今天听到的唯一的喜讯,原本高高兴兴地回来,结果没想到这凌叶秋居然死而复生了?

  这算哪门子荒唐事?她就该死了才好!这样对面的田老板就不会再拿这事当众取笑他,让他丢脸!

  如今是正房的华娘连忙起身拍着他的后背顺气安慰,一边装模作样地开口:“我倒是没想到叶秋这丫头竟也学会装死骗人了,连累府上其他小姐遭罪。”

  叶秋不想让人看出端倪,学着之前凌叶秋的神态,紧紧拉住凌惜月的袖子不敢松手。眼神呆傻,仿佛还是以前那个胆小懦弱的六小姐。

  经过华娘一提醒,凌老爷面色又沉了几分:“六小姐挑事生非,罚跪祠堂三天!”

  说完,凌老爷便甩袖离开。

  凌惜月还想替凌叶秋争辩几句,却被华娘威严的眼神打断。。

  华娘意味深长地审视着凌叶秋,哪怕她再不想关注这丫头,也发现了凌叶秋从醒来到现在,就只说了一句话,可语气和状态却与之前明显不同。而且,她敏感地发现,凌叶秋也在无人关注的空档里,默默审视着她们。

  难道说,经过今天这一遭,这丫头突然转性了?

  呵,转性又如何,还是一个又丑又胖的废物,能掀起什么风浪?

  想到这里,华娘稍稍放了心,跟随着凌老爷离开了大堂。

  这时,一旁沉默许久的二姨娘终于有了机会说话:“玉儿月儿,你们还不起来?”

  话音刚落,凌惜玉连忙扶着凌清雪一同起身,还专门看自己有没有踩到大姐的裙子。她对着大房的姐姐如此亲昵,自己的同胞妹妹就伤心地跪在一旁,她却连看都不看一眼。

  凌惜月暗自垂泪,明明她们才是亲姐妹,可姐姐却一心只想着讨好大姐姐,对她这个亲妹妹没有半分爱护之意。就像她的亲娘,也会为了讨好华夫人无情地责罚自己。

  这个宅子里,人人都是趋利附势的怪物,只有六妹妹才是真心待人,纯良温柔。可惜爹爹眼里只有伪善的大姐姐,真是让她心酸至极!

  凌惜月对她的好,叶秋都记在了心里,这次她主动扶惜月起来,也不想在她面前伪装自己,温柔地对她说:“不就是跪祠堂么,爹爹今天已经对我很仁慈了,你相信我,我能熬过去的。”

  凌惜月听了这话,心里莫名感到心安,破涕为笑。

  突然叶秋被狠狠地推倒在地上,摔得她身上的肉颤动不已,钻心的痛差点让叶秋开口骂娘。睁开眼一看,原来是二姨娘,而此刻正拉着凌惜月劈头盖脸地训骂:“跟你讲了多少次了,让你不要跟着死胖子玩,不知道夫人最忌讳什么是么?迟早有一天她会害死为娘害死你的!”

  凌惜月苍白的小脸上写满了失望,一语不发。

  叶秋突然被二姨娘搞了一波心态,自然是忍不住了,没好气地说:“二姨娘,要骂你就骂我,今天这事不怪五姐姐!反倒是你,刚开始五姐姐跪在地上的时候不见你吭个声求个情,现在却来指责五姐姐要害死你,合着你现在就是想碰瓷呗?”

  这话一出,凌惜月和二姨娘纷纷惊掉了下巴,这、这还是之前那个懦弱自卑的凌叶秋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