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121章 书肆买书惹争辩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118 2021-01-21 21:13:00

  几日后。

  温小六正同自己大夫子,也就是温子庭在书肆中买书。

  去的还是之前那家书铺子。

  温子庭带着温小六来过几次,现今那何先生也知温小六是温家的四房庶女,也是温子庭跟温子游的学生。

  “小六儿,你先自去挑挑想要的书,我先去跟同窗打个招呼,一会再过来帮你看看挑选的书。”温子庭摸了摸温小六的脑袋道。

  温小六点点头。

  行露如今跟在她身后,像是个丝毫没有存在感的人一般。

  只是温小六去哪儿,她就跟着去哪儿。

  远不像秋霜跟着她时,那么叽叽喳喳的,经常问东问西。

  但温小六很喜欢行露,所以就算她不说话,温小六也能自己一个人说上半天不尴尬。

  “行露姐姐,你也过来挑,这些日子软软不是教你读了三字经吗?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书,也挑一本,等会软软付钱,出门的时候姨娘给了我好多钱呢。”温小六拍了拍自己的小兜兜,一脸骄傲的道。

  行露却不敢真的逾矩。

  且她自己并不是太爱认字看书,不过是姑娘兴冲冲的非要拉着她学,这才跟着姑娘学习的。

  只是自家姑娘好像当小老师当的有些上瘾。

  平日看书时,指着一个她自己认识,猜到她可能会不认识的,就让她来读。

  要是她读不出来,姑娘就开始兴高采烈的大展身手。

  势必要将她教会才行。

  只是她可能天生不会读书,学认字学的很慢。

  而且经常学了这个之后,之前的就忘记了,总是需要重新回过头去再学。

  姑娘却像是半点都不会觉得不耐烦。

  拿着书慢慢教她。

  行露虽然心底不太愿意学,但却不想辜负姑娘的苦心与努力。

  好歹将三字经都背了下来。

  只是有些字指着让她单独去认,她还是会认不出来。

  温小六见行露不挑,干脆自己蹲在地上,就从最下面那排开始挑起。

  这一排书架上的书,温小六也大多都不太认识,她就捡着自己认识的书挑着。

  不一会就挑出了两三本。

  挑完之后将书递给行露拿着,自己站起身,就去找她的先生。

  此时温子庭正与人辩题。

  他们不过只有两三个月就要参加乡试,此时自然是与同窗多加交流学习。

  而这书肆内,有一间专门的屋子,是供书生辩题探讨学问的。

  温小六之前被温子庭带来过,知道怎么走。

  带着行露往里走去。

  推门进去时,就感受到了一股凉意。

  这个时节,天气还不算特别炎热,毕竟还未到三伏天,但屋子里已经放了几盆冰在里面。

  温小六在一群学子中间视线穿梭,很快就看到坐在中间位置的老师。

  噔噔噔的跑上前去。

  却见温子庭此时脸红脖子粗的正跟人争论什么,双拳紧握,大有要揍人的感觉。

  与他争论的对方似乎未曾发觉一般,嘴里还在继续,“我看温兄此次乡试还是不要参与了,不然考不中是小,丢了你们温家的面子是大。”那人嘴角含着讽刺,说话也不客气。

  “是啊,温兄,你看你如今不是正忙着教你们嫡支那庶出的姑娘念三字经呢,哪有功夫去考试,还不如好好在家教书,说不定教好了,你们嫡支那大老爷,还能赏你个官职做做呢。”

  “岳兄这话说岔了,那庶女不过四房的幺女,那四房老爷空有举人功名在身,却是个无官职的白身,想要靠着那四老爷往上爬,却是希望不大的了。”

  “李兄说的是,在下倒是将此事给忘了,哈哈哈。”

  那三人在一旁自说自话,看似说笑,实则在羞辱温子庭。

  可温子庭是温家人,温家规矩一向大,如是今日他敢在外同人吵架,说不得回去便要被祖父训斥责罚。

  但这三人说话未免太过难听。

  就算他脾气再好,此时也有些忍不下了。

  “咦,几位大哥哥是在说软软吗?”温小六拨开围着的人群进去,满脸疑惑的看向那说话的三人。

  众人的视线不由落在温小六身上,那三人也看了过来。

  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梳着双髻,身上穿着一身嫩黄色衣衫,白皙粉嫩的双颊,带着些婴儿肥。

  一双清澈透亮的黑眸,看着他们时,眼神纯净无暇,又带着一股无辜的软萌。

  刚才还讥诮讽刺的三人,被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盯着,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他们也没想到不过区区庶女,却长得这般可爱乖萌。

  温小六见他们不说话,忍不住上前一步,盯着那为首一人,“大哥哥还没回答软软的问题哦。”

  那人有些尴尬,不大想承认。

  论人是非本就有些不是君子所为,如今却还被议论的主人公给当场抓住,更可怕的是,那主人公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娃娃。

  如果是个大人他们都不会这么尴尬。

  之前有些不赞同他们那般行事说话的其他学子,此时见了他们尴尬的模样却没有帮他们解围的打算。

  平日高喊‘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喊得比谁都大声,现如今却自己做了小人不敢做声了。

  “你是谁家的姑娘?这里可是我们生员探究学问之地,你一女子,虽说不过稚龄,却也不该来此地的。”那人为了掩饰心底的尴尬,板了脸道。

  “咦,可是门外未曾写上女子不得入内哦,且软软这是第二次进来,上次也不曾有人告知软软不可以进来这里呀。”温小六看着他不解问。

  男子眉头微皱,虽然温小六却是长得可爱又软萌,但在他的心里,这讨论学问之地,就不该是女子进的地方。

  就算没有提示牌,女子也不该入内。

  这不应该是常识吗?

  “温兄,难道她不知你也不知吗?此地乃我们大家这些学子探讨学问之地,如何能让一黄毛小儿且还是女子进入这里,这不是对这里的亵渎吗?”男子对着温小六不好说的太过,但对着温子庭却不会客气。

  可温小六是那么好敷衍的人吗?

  她虽说不过四岁多不到五岁,但从小跟着姨娘读书识字,且姨娘灌输的那些理论以及所讲述故事中的内容,让她在男女尊卑上,几乎没什么概念。

  而面前这位大哥哥的一番话,显然让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将大哥哥思想上的不妥之处纠正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